张明宇叹了口气,“年年都修,不过这老房子就跟人老了一样,毛病不断。根基坏掉了,再怎么修也都那样,没有办法的。”

  江小白道:“这房子钥匙有台风吹过来,很可能要倒塌的。上面就没有给说法吗?”

  张明宇道:“指望上面是不可能的,财政资金就那么一点,像咱们这样的学校,全县不知道有多少,每个村都有,每个村的情况都不会比这里好多少。我以前曾经跟村里商量过,让大家伙集资建房,不过没人愿意出钱,最后只好作罢。”

  江小白道:“当务之急就是要让孩子们能够在一个安全和相对舒适的环境下学习,要不然大风大雨的时候,真是不敢想象。这样吧,我出资建几间新的瓦房,课桌椅也都换上新的。你们给我做个预算,钱我来解决。”

  “太、太好了!”张明宇激动得浑身发抖,心想可算是遇上财神爷了,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人家几句话就解决了。

  “我今天就给您做个预算出来。”张明宇道。

  江小白道:“到时候我会找个监工过来,我的钱每一分都必须要用到孩子们的身上,贪污克扣这种事情决不能发生。”

  张明宇拍着胸脯道:“您放心,这种事要是发生了,您拿我试问,把我千刀万剐了都成。”

  时间快到中午了,张明宇提出让江小白留在学校吃顿饭。学校有个小食堂,老师们轮流做饭。至于学生,中午放学之后就全都回家去了。

  张明宇让一个老师去村里老乡家里买只鸡回来,要不然中午招待客人连一点荤腥都没有。

  江小白没有让他们去村里买鸡,至于吃什么,他根本不在乎,更艰苦的日子他也过过。

  不过,张明宇还是悄悄地让人去村里买了一只鸡,还弄了点腊肉过来。

  饭菜端上桌的时候,江小白才发现。

  “张校长,这、这……学校条件已经那么艰苦了,能省一点是一点吧。”

  张明宇笑道:“江总,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没有别的,我们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

  江小白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所有老师都来了,一个叫作“马老师”的老先生从家里把自己酿造的米酒给拿了过来。

  “江总啊,这是老朽自己酿造的米酒,不是买的,你可一定要尝尝啊。”

  所有人都非常的热情,盛情难却,江小白也受到了这样的气氛的感染。

  这些老师虽然工作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不过他们的心都是为了学生好,这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午饭过后,江小白道:“我想见见村里那些到了上学年龄却没有来上学的孩子。”

  马老师道:“这事包在我身上,我下午没课,我挨家挨户去找,把他们全都找过来。”

  张明宇道:“老马,那就辛苦你了,一定把人全都找过来,一个都不要遗漏了。”

  马老师笑道:“这点事老朽还是能办好的,放心吧,老朽保证完成任务。”

  马老师立刻就去办这事,江小白回到车上休息。

  张明宇在办公室里和其余几个老师讨论建学校所需要的费用,他们把村里一个包工头请了过来,让他给参谋参谋。

  下午两点左右,一份预算方案就做好了。

  江小白在车上休息了一会儿,下车之后,伸了个懒腰。

  “江总,”张明宇走了过来,“老马已经把那些孩子都带到学校了,就在我的办公室里。”

  “去看看。”

  二人来到办公室,看到里面有十几个孩子,每个人身上穿的衣服都打着补丁。江小白注意到了他们的脚上,有几个孩子两只脚上穿的鞋子不但大小不一样,就连款式也不一样。看得出来,这些孩子的家里是真的困难。

  他已经在人群里发现了他要找的那个孩子,一个黢黑黢黑的小男孩,躲在人群里面,睁大眼睛看着江小白,打量着这个从外面世界来的人。

  他看上去非常的腼腆,还很怕生,性格没有其他孩子那么活泼,站在人群里一句话也没有。

  “你们想上学吗?”

  看到这些困难家庭的孩子,江小白已经忘了他这次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他此刻心里想的是如何帮助这些孩子。

  “想。”

  有些孩子怯生生地道。

  “大声告诉我你们想不想上学?”

  “想。”

  这次回应江小白的人多了一些。

  “我需要得到你们大声的回应!”江小白道。

  张明宇道:“孩子们,大声把你们的心声说出来啊!”

  “想!”

  在马老师和张明宇的鼓励之下,这些孩子终于整齐划一地喊出了他们心中的想法。

  “好!都是好孩子,从明天开始,你们都来上学。”江小白道:“你们的学杂费,叔叔会帮你们解决。”

  语罢,江小白看着张明宇,“张校长,你们老师得辛苦一些,这些孩子的基础比不上已经上学的孩子,你们得拿出一个方案来,帮助他们尽快赶上进度。”

  张明宇道:“这没问题,我们老师会抽出时间来辅导他们的。”

  “书本,孩子们上课用的书本有没有?”江小白问道。

  张明宇摇了摇头,“这得去买。”

  江小白道:“要尽快落实。”

  张明宇道:“江总放心吧,有了钱,书本就不是问题。”

  张明宇是在向江小白暗示什么,他们忙活了半天了,可一分钱还没见着。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不说话啊?”

  江小白指着人群中的那个神帝转世的灵童,笑问道。

  孩子更加窘迫了,直往后面钻,却被马老师给拉了出来。

  “水娃,你咋不说话呢?这位叔叔出钱给你们上学,你们应该要感谢他啊。”

  这孩子本来就内向,这一紧张,更加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我……我要回家放牛。我不要读书。”

  紧张的水娃哇啦啦哭了起来,其他孩子全都笑了。

  “水娃,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哭鼻子啊,丢不丢人啊!”

  江小白把水娃抱了过来,抱到了外面。

  “孩子,别害怕,你看这是什么。”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