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去冬来。

  几个月的时间转眼即逝。

  秦香荷的肚子已经大得快要走不动路了,每天只能在早上和晚上下楼走一圈。

  秦香莲的早点摊生意越来越好,蛋饼西施的称号不胫而走。元安市里很多人都知道有个漂亮的女孩在路边摆早点摊。有人为了一睹她的芳容,更是不惜绕半个城来到这里,就为了买一块蛋饼,看她一眼。

  她的生意好到已经没有了早高峰这种说法,基本上一天之中,她要从早忙到晚,时时刻刻都有顾客在排队。

  都市新闻早报的记者还来对她进行了采访,镜头前的秦香莲显得有些羞涩,她面带微笑地向记者介绍如何制作一张蛋饼,并且阐述了她的经营理念。

  在这样的人气之下,秦香莲的月收入已经破了万元,并且这个数字一直都在增长。

  杨大牛自从当上了项目监理之后,用了半个月的时间适应了自己的新的角色,随后他就有点飘了。

  整天和那帮人混在一起,有没完没了的应酬,每次回来都是带着深更半夜才回来,带着一身的酒气。

  秦香荷为此和他吵了几回,但老太太却劝秦香荷要忍耐,要克制。老太太说现在的杨大牛算是个人物,男人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之后,就会变得很忙。

  杨大牛每个月交给家里的工资的确是要比以前多太多了,公司还时不时地会发一些福利。

  不过秦香荷却发现自己和杨大牛的感情不如以前了,她在杨大牛的衬衫上发现了别的女人的头发,还从他的衣服上闻到了香水味。她根本从来都不用香水,家里也没有这东西,很显然这香水味是杨大牛从别的女人的身上带回来的。

  眼看着预产期要到了,秦香荷却没有半点即将要见到新生命的期待感,整天郁郁寡欢。

  杨大牛每天回来都是倒头就睡,甚至都不愿意和她说上半句话。这让秦香荷十分难过。

  秦香莲早出晚归,对于家里的变化,倒也没有察觉到什么。老太太一直没有跟她说,秦香荷也不愿意把两口子之间的事情告诉妹妹。

  又是一天晚上,将近凌晨一点,杨大牛才醉醺醺地从外面回来了。

  当时的老太太和秦香莲都已经睡着了。

  进了房间,杨大牛把衣服一脱,然后就倒在了床上。

  秦香荷把他丢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挂好,然后去把杨大牛脚上的鞋子给脱了下来。就在她去给杨大牛盖被子的时候,却在杨大牛的脖子上发现了女人的口红印。

  “杨大牛,你给我起来!”

  秦香荷压抑在内心的火气终于爆发出来了,在她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的时候,她的丈夫居然在外面乱搞!

  “你干什么啊?我要睡觉,困死了。”杨大牛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秦香荷拖了几下,没能把他拖起来,便去卫生间接了一盆冷水过来,就这么泼在了杨大牛的身上。

  冷水那么一刺激,杨大牛浑身一激灵,马上就清醒了。

  “秦香荷,你疯啦!”

  杨大牛跳下了床,浑身都是水。

  “杨大牛,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对着镜子看看,你告诉我你脖子上的口红印是怎么回事?”

  “什么……什么口红印?”杨大牛已经有些心虚。

  “事到如今,你还要抵赖吗?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秦香荷泪如雨下,“我怀着你的孩子啊,你知不知道这个小东西折磨得我每天睡不着觉,无论是坐着还是躺着,都不舒服。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我哪里做错了?”

  杨大牛道:“秦香荷,我现在不一样了,总是有需要应酬的时候。酒桌上做做样子,你要是连样子都不做,人家以后就不带你玩了。我那都是逢场作戏。你看每个月的工资我还不是交给你的嘛。你何必这么大惊小怪的?”

  “逢场作戏?”

  秦香荷道:“你需要这么逢场作戏吗?你每天都要逢场作戏吗?每天你回来,我都能从你的衣服上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杨大牛,咱俩还能过得下去吗?”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杨大牛把脸一冷,“秦香荷,你不要做傻事。以我现在的条件,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就是找个漂亮的都市白领,只要我愿意,也有大把的姑娘扑过来!”

  男人有钱就变坏,杨大牛不是个例外。

  自从他适应了自己的新角色之后,就开始膨胀了,对于糟糠之妻,早已经嫌弃得不行。今天,他是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杨大牛,你这个没良心的混蛋,老娘跟你拼了!”

  秦香荷扑了过去,二人扭打在一起。

  杨大牛不再像以前那样事事都顺着秦香荷了,在被秦香荷挠了几下之后,愤怒的他用力地推开了秦香荷。

  秦香荷就快要临盆了,被他这么一推,撞到了墙上,然后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顿时便倒在地上不动了,流了一滩血出来。

  秦香莲忙了一天了,累得早已经睡着了,根本什么都没听到。隔壁老太太的睡眠浅,听到了动静,却已经习以为常了。这阵子,他们两口子夜里总是吵架。

  看到了血流了一地,杨大牛才吓得慌了神了。

  “荷儿,你起来啊,你快起来啊,你别吓我啊。”

  无论他怎么喊,秦香荷都是没有反应。

  杨大牛吓得腿都软了,这才跑了出去,大喊大叫起来,这下终于把秦香莲和老太太都给惊动了。

  秦香莲睡得迷迷糊糊,被杨大牛给喊了起来,进了秦香荷的房间一看,差点没吓得摔倒。

  “叫救护车啊!”

  杨大牛这才想起打电话叫救护车,慌慌张张找出手机,却连手机都拿不稳。

  秦香莲一把夺过手机,打了急救电话。

  老太太已经哭得昏死了过去。

  一家人来到了城里,眼看着一切都在变好,仿佛离理想中的幸福生活不远了,谁知道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救护车来了之后,秦香莲和杨大牛都跟着去了。到了医院,秦香荷便被推进了抢救室里。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