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顿饭一直吃到很晚才结束。

  林勇和郑霞这两口子都是非常实诚的人,热情好客,江小白很喜欢和他们一起聊天。

  将近夜里十二点的时候,江小白才从林勇的小酒馆里面走出来。

  “勇哥、霞姐,我回去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兄弟慢走,路上开车小心点啊!”郑霞叮嘱道。

  江小白道:“没事,放心吧。”

  这么晚了,江小白原本想着在县城找个宾馆住下来,但仔细一想,还是没有在县城住下,还是开车去了秦家村。

  到了秦香莲家,房间里的灯还亮着。他走进去一看,原来是二愣子醒了,刚刚给他喂了奶,这小子现在正精神,一点都不想睡觉。

  “你怎么那么晚才回来?”秦香莲问道。

  江小白道:“有点事情耽误了。今天家里没事吧?”

  秦香莲道:“没啥事,有了吕大嫂和赵大哥,我轻松多了,家里面的事情都是他们在做。”

  “那就好,这阵子你太累了,正好多休息休息。”江小白道。

  吕桂花道:“就是啊,妹子,你有啥不放心的?嫂子我生了两个娃娃了,我带娃有的是经验。你瞧好了吧,这娃娃给我手上带,我肯定给你养的白白胖胖的。”

  秦香莲道:“吕大嫂,我不是不放心你啊,我是听到娃娃哭了,就睡不着了,所以就来看看。”

  吕桂花笑道:“你得习惯啊,这孩子哪有不哭的啊。”

  江小白道:“我觉得吕大嫂说的有道理。你就放心吧,吕大嫂有的是经验,比你会带孩子。”

  “好了,你们都回去睡觉吧。我得抓紧时间睡觉。这带娃啊,就得争分夺秒地去睡觉,要不然休息不好,没精神不说,还影响奶水的质量。”吕桂花道。

  “我们出去吧。”

  江小白把秦香莲拉了出去。

  “哟,今晚忘了告诉你了,现在家里没有你睡觉的地方了,这可咋办?”秦香莲想起了这茬。

  江小白道:“没事,我在车上将就一宿好了。”

  “车里那么小,连腿都伸不直,你怎么睡啊?”秦香莲道:“镇长有招待所,要不你去招待所里住着吧。”

  “真不用。好了,我去休息了。你也去吧。”江小白说完就朝车子走了过去。

  到了车上,江小白把座椅放倒,半躺着睡觉。刚闭上眼睛没多久,听到有人敲窗户的声音,江小白便睁开眼,一看是秦香莲抱着被子站在车外面。

  江小白打开车门,一股冷风灌了进来。

  “天冷了,我给你拿了一床被子过来。”

  “谢谢。”江小白道。

  秦香莲道:“跟我还客气什么。对了,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江小白道:“你说吧。”

  秦香莲道:“我姐的骨灰还在家里放着,我想找个风水宝地给她安葬了。老话说入土为安,总是有道理的。”

  江小白道:“嗯,我倒是忘了这件事了。不过牛大哥得回来一趟吧,你姐嫁给了他,毕竟算是他们杨家的人。这件事得由他来操办。”

  “我跟他打了电话,沟通过了。他怕是不会回来了。姐姐的死对他打击很大,在元安市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他精神状态有点不对劲。我打电话问他回不回来,他说不想回来,想留在那边多赚钱,要给孩子好的生活。”

  江小白道:“我还是希望他能回来。孩子已经没了亲妈,如果亲爸也一直不在身边,聚少离多的话,对孩子的成长是很不利的。”

  秦香莲道:“随他去吧,他的想法也对。要是回来了,这一家人以后靠什么生活?靠种这几亩地吗?显然不行。现在村里的青壮劳动力都往城市里去,都是老人在家带孩子。”

  “你姐安葬这事,我来解决吧。你需不需要大操大办?”江小白问道。

  秦香莲道:“不了,我就想请和尚来念念经,超度一下我姐,让她下辈子投胎到一个好人家,不要吃那么多的苦。她……她这辈子还没享过福。”

  说到这里,秦香莲眼圈一红,想到苦命的姐姐,又流下了眼泪。

  “行,明儿我就去慈兴寺,请里面的和尚来家里诵经。好了,你赶快回去睡觉吧,不要多想了。”

  “你也早点休息。”秦香莲擦了擦眼泪,走开了。

  关上车门,江小白把被子盖在身上,心里想这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

  次日一早,赵三林敲了敲车窗玻璃。

  “啥事啊赵哥?”

  江小白放下车窗,问道。

  赵三林道:“一大早地能有啥事,吃饭了。”

  江小白下了车,搓了搓脸。

  走进院子,吕桂花给他端了一碗面。

  江小白一看就知道这面不是秦香莲做的,秦香莲做的面看上去就要比这个面精致很多。

  “吕大嫂,这面是你擀的吧?”江小白问道。

  吕桂花道:“是俺男人,老板,你觉得这面咋样?”

  江小白道:“擀面啊,还真得男人来,男人有劲儿,擀出的面就是劲道。”

  赵三林哈哈笑道:“老娘们,听见没!我就说我擀的面一级棒吧!”

  “看把你美的,那以后的面都你来擀!”吕桂花道。

  “老娘们,你咋还蹬鼻子上脸了呢!”赵三林道:“擀面条,那是老爷们干的吗?”

  吕桂花道:“不是你说你厉害的嘛,那就让你做呗。”

  江小白道:“赵哥,嫂子说得对,你可别想着光拿钱不干活啊。现在又不是农忙的时候,地里的事情又没有,家里的杂物活,你得包了。”

  “是,是,我没说不做啊。”

  在江小白面前,赵三林还想着要努力表现自己,想着有朝一日能把工资给提上来。

  吃过了早饭,江小白跟秦香莲说了一声,然后就离开了。

  慈云寺在县城,是个不大不小的寺庙,香火也就那样。

  江小白一大早就赶到了慈云寺,找到了主持。

  “大师,我想请贵寺的师父出去做一趟法事。”

  见面之后,江小白直截了当地表明了来意。

  “没问题,不过寺里香油紧缺,施主是不是可以添点香油钱啊?”主持笑问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