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离开这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

  站在冰宫的外面,江小白几人回头看着冰宫,心生感慨。

  “喂,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狂刀还不知道江小白要带他去什么地方。

  江小白道:“去对付魔尊。狂刀,你有你自己的选择,如果愿意跟着我们,我们当然欢迎。如果不愿意,你也可以自行离开。”

  “就是那个曾经和神帝势均力敌的家伙吗?”

  狂刀哈哈一笑,“神帝陨落了,老子这辈子是没办法和他争长短了,好在还有魔尊在。只要老子击败了那孙子,老子就等于是击败了神帝,就算是报了当年之仇!”

  土球嘿嘿笑道:“狂刀,你这家伙还真是会算账。人家魔尊怎么得罪你了,当年打败你的人是神帝啊,你找人家报什么仇?”

  “闭嘴!”江小白喝道。

  狂刀道:“你个土球懂什么!魔尊能和神帝齐名,只要老子能够击败魔尊,就等于是击败了神帝。老子来到这极地,苦修了十万载,为的是什么?”

  白峰道:“狂刀,那么看来我们现在有了同样的目标。好了,出发吧。”

  “喂,你们还没说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呢!”狂刀道。

  “积云寺。”

  江小白回答了他三个字。

  在被关在冰宫天牢里的那段时间,江小白得以领悟到了轮回永生大法的真谛,如今他要回到积云寺,用轮回永生大法来修复普渡三人的肉身,帮助他们重获以前的修为。

  他们四人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上飞行,一路上,江小白一直在观察着下方的海面。

  海面上出现的挂着魔尊旗号的船只越来越多了,要比他们来时要多了很多,这说明魔尊的势力仍然在不断地壮大,并且魔尊已经把他的触角伸到了更远处。

  江小白忧心忡忡,面对不断扩张的魔尊势力,他们这一方的实力却并没有什么增长,仍然有人为了自己眼前的蝇头苟利而互相倾轧。

  此消彼长之下,他们面临的将会是更加严峻的形势。必须要把所有反抗魔尊的势力给团结到一起,否则的话,以现在一盘散沙的状态,对抗魔尊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但如何才能把分散在各地的对抗魔尊的势力给团结起来,这是一个非常难的难题。

  江小白知道他们需要一个带头人,就像当年他率领几大门派攻打鬼门的灵山一样,需要有个盟主,而这个盟主非他不可。

  他们得做出一点惊天动地的事情来,要让全天下不甘愿接受魔尊奴役的人都看到他们对抗魔尊的希望,所以对他们而言,现在亟需的就是一场胜利,一场重大的胜利!

  这个想法盘桓在江小白的脑海里已经有许久,不过这件事不可以仓促而为,否则的话,必将适得其反。

  回到积云寺之后,他会和普渡、玉萧子他们商量一下,把他的想法说出来,听听他们的意见。

  一路飞行,江小白看到的是魔尊的强大,让他感到忧心的同时,这也激起了他内心中对于战胜魔尊的渴望。

  四人刚刚来到积云山的上空,便见一道白光激射而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来者何人?”

  江小白定睛一看,站在他们对面的是个俊俏少年,唇红齿白,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个头已经不比他矮多少。

  “这……这不是……”

  看到这少年,狂刀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狂刀,这是你亲爹吗?怎么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土球哈哈一笑。

  狂刀的脸上挂满了难以置信的惊讶神色,“你们这帮混蛋,这是神帝啊!当年我和他交手的时候,那厮就是这个样子,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叔叔,是我呀!”

  少年看着江小白,脸上露出了笑容。

  “刚才跟你们闹着玩呢。”

  “小水,你是水娃?”江小白倒吸了一口凉气。

  少年道:“是啊,我就是水娃。”

  所有人都傻了眼,水娃又瘦又黑,比起同龄人,还显得营养不良,身体发育的不是很好,个头很矮。

  如今的水娃却是白的面若敷粉,唇红齿白,身高已经超过了一米八,高高瘦瘦,十足的一个小帅哥。

  他已经完全蜕变成了神帝少年时候的模样,所以狂刀在看到他之后才会感到惊讶。

  令江小白欣慰的是,神帝正在逐渐地回归,这在他们对抗魔尊的过程中,或许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灵童吗?”

  狂刀在江小白的耳边小声地问道。

  江小白点了点头。

  “变化太大太快了,我离开积云寺的时候,他还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狂刀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或许老子还有机会和神帝决一高下。”

  江小白道:“他现在还只是个孩子,并不是完全体的身体,你别乱来。”

  狂刀笑道:“放心,我当然不会乱来。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我狂刀在你心里就那么下作不堪吗?”

  江小白没说话,看着水娃,道:“我师父他们都还好吧?”

  “叔叔,他们都很好,就是有些牵挂你。”水娃道。

  “走吧。”

  冲破缭绕的云雾,江小白几人很快便落在了积云寺的院子里。

  “土球,你带狂刀在积云寺四处逛逛,熟悉一下环境。”

  语罢,江小白便急匆匆地走了。

  “这小子这么猴急干什么啊?”狂刀不解,觉得这不像是江小白的行事风格。

  土球笑道:“你有所不知,这里有他的一个小情人呢,那小子是去会情人去了。”

  狂刀笑了笑。

  江小白很快便来到了若离居住的禅房,就见禅房的外面多了一块苗圃,苗圃上种满了鲜花。

  “若离!”

  若离正在给苗圃里面的鲜花浇水,她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了,心却依然是明亮的,能够听得出江小白的脚步声。

  “小白哥哥,你回来啦。”

  江小白上前抱住了她,道:“我回来了。你还好吗?”

  若离道:“我身上的伤已经全都好了。闲来无事,就种些花草。你看这些花儿漂亮吗?”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