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哥哥,要不你明天和水娃对练一下吧。”若离道。

  风清道:“这并不是个好办法,小白毕竟不是水娃真正的敌人,绝对不会对他下狠手,这样的对练或许并不会有什么意义。”

  玉萧子和普渡大师都是点了点头。

  江小白道:“既然是想让他增加一些实战的经验,那么就应该让他投身到实战之中去。明天我会带他离开积云山,找个地方,让他和真正的敌人战斗。”

  “小白,你可要想好了啊!”玉萧子略有担忧地道。

  江小白道:“前辈放心,有我在一旁,他不会有事的。”

  若离道:“我看就按小白哥哥说的那么办吧。小白哥哥,你现在是抓紧时间修炼,把轮回永生大法修炼到圆满的境界,然后让师父和我爹娘都赶紧恢复修为。”

  “丫头,这事急不得,你不要给小白增加压力了。”玉萧子道。

  江小白道:“也就在这三五日之内,我就能够将那轮回永生大法修炼到圆满的境界。”

  “对了小白,这次你带回来的那个人是什么人物?我看他的修为似乎不在你之下。”玉萧子问道。

  江小白道:“对,他的修为的确不在我之下,我和他交过手,不分胜负。对了师父,您或许听说过他。他叫狂刀,和神帝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物。当年他败给神帝之后,骄傲的他经受不住如此的打击,从那以后便远走他乡,去了极地,在极地闭关修炼,这一闭关就是十万年。”

  “狂刀?”

  普渡在脑海中努力地搜索这个名字,几分钟后,终于想起了什么。

  “以前倒是有个人物,非常的厉害,也是绝顶的天才。他擅长使刀,而且为人非常的狂傲,所以人们都叫他狂刀。至于他真正的名字,好像没听谁说起过。”

  “就是他!”

  江小白道:“我在极地遇见了他,不打不相识,后来就成了朋友。他的修为的确是不弱于我。论天下会用刀的人,他绝对算得上是顶尖的。”

  普渡点了点头,道:“当年他少年成名,名震一时,只不过后来遇到了神帝,被比他更年轻的神帝击败。那一战据说吸引了很多人前去观看,他们约定在塞外漠北,到场观战的修士据说有不下十万之数。”

  江小白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他为什么要去极地了,原来是在那么多人的面前除了丑。”

  普渡道:“真没想到这个人还在这世上,看来这个世界并不寂寞啊,还是有很多老朋友的。”

  玉萧子道:“他那么厉害,如果是你的朋友,那对我们是一件好事。对了,他愿意帮助咱们吗?”

  江小白道:“他愿意的。狂刀在极地苦修十万年,为的就是击败神帝。不过他得知神帝早在神魔大战时期就已经陨落的时候,非常的伤心。后来我告诉他,他可以向魔尊发出挑战。在他看来,魔尊和神帝是齐名的人物,只要能击败魔尊,就等于是击败了神帝。”

  普渡大师哈哈笑道:“这倒是符合他的性格。得此人相助,咱们对抗魔尊,胜算就大不少了。”

  江小白道:“这次从极地回来的路上,一路上我能够明显低感觉到魔尊的实力变得更加强大了。他的势力增长的太快了,而我们这些对付他的人还是一盘散沙,没有聚到一起,形成聚合效应。如果一直这样以小股势力存在和魔尊对抗的话,咱们怕是不会有什么胜算。”

  玉萧子叹了口气,道:“你的想法很好,不过那样太难了。”

  他曾经是五仙观的掌门人,知道要把不同组织的势力聚集到一起有多么的困难,这其中牵扯到太多太多的利益,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风清道:“小白,这件事需得慎重,操作起来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江小白道:“我知道难度很大,不过总得试一试,要不然这样下去,咱们对抗魔尊的胜算就太小了。”

  普渡大师道:“需得想出个好办法才行。”

  若离道:“小白哥哥,你刚回来,这些事容后再说吧。今天晚上,咱们大家在一起吃顿饭。”

  风清道:“那我这就去料理饭食去,你们聊着。”

  江小白道:‘我去找找狂刀,也邀请他们几个过来。’

  很快,江小白就找到了和土球躲在望瀑崖喝酒的狂刀。

  “这个地方我来过。”

  狂刀看着远方,脸上浮现出追忆往昔的神色。

  “那个时候我还很年轻,非常的年轻,应该只有十六七岁吧,我跟我师父来过积云寺。真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寺庙还存在。”

  江小白道:“积云寺虽然还存在,不过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你来的时候,积云寺应该不是现在的这一副萧条的景象吧。”

  狂刀道:“那个时候积云寺可热闹了,寺庙非常的大,晚上点灯的时候需要跑马点灯。寺里面有大概上万个和尚,到处都是人。”

  土球笑道:“狂刀,你来积云寺干什么,这里又不是尼姑奄。”

  狂刀道:“那个时候积云寺在江湖上的地位非常的高,时常会举办一些活动。我那次跟着我师父来,是来观看几大门派比武的。那一次从四面八方来的客人至少有五万人。”

  江小白道:“我师父普渡大师说曾听说过你的名号,你当时的名头和神帝一样,如雷贯耳。”

  狂刀自嘲地笑了笑,“是啊,没交手之前,很多人的确是拿我和神帝相提并论,不过交手之后,就再也没有人那么认为了。我的所有自尊和骄傲都在那一场比斗中输掉了。”

  江小白道:“其实你不必这样,神帝是何许的天才,你输给他不丢人。”

  “你并不知道那一战的经过,我要是和他鏖战三天三夜才输掉的话,那我也不会放在心上,可我在他手上还没撑三分钟啊!”

  狂刀想起了那一战,数十万修士的围观,数十万人的嘲讽,那简直是他这一生的噩梦。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