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飞用他的精神冲刷了其他路反抗军对望星岛反抗军的仇恨,血债血偿,他已经流干了血。

  若不是江小白在此,今日他必死无疑,可见林飞本来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

  “你们大家都看到了!林飞做到了他能做的一切,现在该轮到你们表态的时候了。我们反抗军不是敌人,不能再窝里斗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没等别人打上门来,我们已经完蛋了。”

  王老板的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反抗军的确是不能再那么内斗下去了。

  所有人都沉默地低下了头。

  长久以来,反抗军内部的问题不止一件,古德诺的问题诚然是最严重的,不过若是换了其他人,在拥有了古德诺的势力之后,未必不会做出古德诺的事来。

  反抗军当中鱼龙混杂,人员的素质更是层次不齐。王老板对这种情况非常的清楚,所以他一直以来,和各路反抗军都保持联系,但是却和每一支反抗军都保持一定的距离,他一直在用自己认为对的方式来对抗魔尊。

  “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目的就是要解决一些问题。首要的问题就是解决望星岛反抗军和你们各路反抗军的矛盾。如果诸位当中还有谁认为这个梁子还是过不去的,请现在就站出来!今日如果不站出来,以后谁再敢提古德诺的事,那就是与所有反抗军为敌!人人得而诛之!”

  王老板的目光从在场所有反抗军首领的身上扫过,没有人站出来。林飞已经流干了血液,而且古德诺也已经死了,这件事只能如此作罢。

  “好!看来古德诺之事算是过去了。咱们现在讨论第二个议题。大家都知道,长久以来,我们各路反抗军各自为战,缺乏统一的调配指挥,所以一直没有能够对魔尊造成真正的威胁,对魔兵的打击也都是不痛不痒的。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我们不够团结。其实我们的问题不是不够团结,而是根本就不团结。相互之间,视对方如仇敌,别说团结了,如果不相互厮杀,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上一次围攻飞鱼岛,是我们多路反抗军的共同行动。也正是那一次的行动,彻底暴露了我们各路反抗军之间的问题。大家不要把所有问题都怪罪在古德诺的身上,古德诺固然可恶,不过在座的有些人在那次行动中做出的事情也不光彩。我心里有数,但没必要说出来。我想诸位自己心里也是有数的。”

  “老王,你说了那么多,关键就是要团结,那怎么团结,这几十路的反抗军,是说团结就能团结的吗?”李老大道。

  王老板道:“是啊,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想要让几十路反抗军团结起来,那绝对是难上加难。”

  “古德诺就是想把各路反抗军给团结起来,他用的手法是吞并。你现在又提出要团结,你想怎么办?”

  有人问道。

  王老板道:“在场就有一个人,能力要比我们这些人强上不知道多少倍。我相信他有能力统领我们大家。”

  “看来你还是想走古德诺的老路啊!”

  已经有人开始冷嘲热讽。

  “还想着做土皇帝,当老大,是不是?”

  王老板道:“诸位且听我说完,我想诸位是误会了。现在的情况是,这位人选并不是我们各路反抗军当中的任何一员,所以根本不存在你们说的那种情况?”

  “不是反抗军?”

  “那就更没有资格啦。”

  “王老板,你上哪儿找了这么个人出来?你一向在大家这里口碑还是不错的,怎么也想做这种事呢?难不成你还想做个幕后的老大?”

  “你们全都误会了,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王老板有口难辩,这群人真的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尤其是在涉及到权力的时候,这些人虽然谁都没有开口,不过大部分的心里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如果要选老大,他们当然都希望那个老大是他们自己。

  “真要选老大的话,要不就大家公投,谁得票最多,谁就是老大。”

  有人提议道。

  王老板道:“真的有用吗?投票选出来的老大,你们会真的把他当成老大吗?怕是到时候诸位又搞出诸多名堂来。”

  “那你说怎么办?投票难道不是最公平的做法吗?”

  王老板道:“想要统领各路反抗军,需得有过人的本领。今日咱们就把这里当做擂台,有能耐的,就请上来较量一番。”

  目光落在江小白的身上,王老板沉声道:“江兄弟,该你了!诸位,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江兄弟,上次货船停泊在飞鱼岛的消息,就是他打探到的,我不过是帮忙传播一下消息而已。”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

  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见江小白。

  王老板道:“这盘蛇岛上的魔兵就是这位江兄弟干掉的,他的能耐可不一般。想要统领各路反抗军,首先得有过人的本事,是不是?现在江兄弟就在这里,诸位有兴趣的,可以上来和他较量一番。”

  “我来!”

  已经有人按捺不住,走了过来,冲着江小白抱了抱拳。

  “这位兄弟,拳脚无眼,你可要小心了!”

  话音未落,那人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拳砸了过来。

  江小白连躲都没有躲,就站在那里,硬生生接了这一拳。

  这人一拳击中江小白,原本心头大喜,谁知道下一秒,便有一股绝强的力道反震过来,将他震飞。

  “啊——”

  那人捂着自己的拳头,倒在地上哇哇大叫。

  “小子,有两小子啊!让我来领教你的高招!”

  一个手持流星锤的家伙走了过来,抡起了手中千斤重的流星锤,直奔江小白的脑袋砸来。他这不是较量高下,而是要江小白的命!

  江小白一抬手,抓住了那流星锤,竟将那流星锤拉成了一张铁饼。

  “还有谁吗?”

  这样恐怖的力量,众人以前谁都没有见过,哪还敢上来挑衅,纷纷不做声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