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折磨我了,我说我说。”

  这家伙终于还是求饶了,这世上没有人能够忍受劫力反噬的痛苦。

  “江兄弟!”

  陈岛主跳了出来,道:“这厮的话断然不可信!他万一若是乱咬,误伤了谁,那可怎么办?”

  江小白道:“陈岛主,你激动什么!”

  陈岛主道:“我不是激动,我是担心这厮乱咬,他就算是说出来了,你也不会放他活着离开这里,是吧?”

  陈岛主根本不是在和江小白交流,他是在暗示地上的那个魔兵首领。

  “错。”

  江小白连忙否认,道:“我是个言而有信之人,只要他告诉了我,我们当中到底谁是叛徒,我就会放了他。”

  “放了他就等于是纵虎归山,你肯定会杀了他的,大家心里都有数。”陈岛主道。

  王老板道:“陈岛主,我怎么感觉你有些言外之意呢?你现在操心这个问题干什么?江兄弟言而有信,说会放了他,就绝不会食言!”

  江小白道:“陈岛主,请你先回去坐下来。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

  陈岛主看了地上那人一样,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

  江小白道:“你可以说了,说出那个人是谁,我就放你离开。记住了啊,千万不要想忽悠我,我是你的劫主,一旦你说谎了,我绝对会知道。”

  那人抬起头来看了一拳,最后指着王老板,道:“是他,就是他!”

  “好你个王胖子!真相终于大白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宰了他!”

  陈岛主第一个拍了桌子,无比的激动。

  江小白冷笑一声,道:“看来你是不想活了。不过我不会让你那么轻松就死的。你既然不肯说真话,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

  “江兄弟!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不处置王胖子?这魔兵头领已经招了,为什么不处置他?王胖子有做一切的可能性。他的生意在四大基地十分红火,和各路的魔兵都有来往,我还亲眼见到过魔兵的货船帮助王胖子运送货物。另外,这次的集会也是王胖子邀请大家来的。我看他的目的就是把我们所有人都骗到这里来,然后将我们一网打尽!”

  “分析的很有道理,可惜这并不是事实。”

  江小白道:“我和王老板早就认识,他很清楚我的本事。召集大家开会,是在我的授意之下,王老板负责联络的。他很清楚,只要有我在场,别说是一万魔兵,就是来了十万魔兵,今晚咱们大家也都会非常的安全。你说王老板的生意做得很大,这至少能够说明他是个聪明人。像王老板这样的聪明人,会做这样的蠢事吗?”

  陈岛主道:“别的我不知道,反正从这魔兵头领的口中说出来的就是他。”

  江小白道:“你不是刚才还在担心他会乱咬的吗?怎么现在立马就要杀了王老板呢?你就不怕杀错了人吗?”

  “我、我……”

  陈岛主结结巴巴,说不出来话。

  江小白道:“这厮在说谎!”

  “那你凭什么说他在说谎?是不是因为他吐出来的人是你的亲信,所以你就认为他是在说谎。江兄弟,你这么做未免有失偏颇吧。就这样,你还想做反抗军的老大,我看大家伙没人会服你。”

  陈岛主开始挑唆江小白和大家的关系。这件事如果江小白处理不好,还真是有些危险,会让众人心有不福。

  江小白道:“陈岛主,其实谁是真正的内奸,我早已经心里有数。你啊,还是太沉不住气了。”

  陈岛主怒道:“怎么,你是不是想栽赃陷害我?好你个江小白,就是因为我和你意见不同吗?就是因为我不服你,是吗?来啊,反正你打架厉害的很,大不了杀了我!我要用我鲜血来唤醒大家,让所有人偶读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江小白道:“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哼,我刚把这厮放出来的时候,他第一眼就是朝你望去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就在刚才,你又嚷嚷着说他会乱咬,还在暗示他我不会放了他。等到他说出的人名是另有他人的时候,你立马就忘了你刚才说的话,连求证都不去求证,就要求我杀了王老板。这么自相矛盾,你如何解释?”

  “我、我……”

  一时之间,陈岛主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陈岛主,你有问题啊!”

  已经有人开始指责他。

  陈岛主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吼道:“你们都不要被这小子蒙骗了!这小子就是因为之前我不服他,所以对我怨恨在心,一心想把我给弄死!”

  江小白道:“我知道你不会心服口服,别急,咱们慢慢来。”

  语罢,他便看向地上的魔兵头领,道:“你还有一次机会,说出真正的内奸,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我已经说了啊。”那人道。

  江小白道:“看来必须得让你吃点苦头了。”

  劫力反噬再次袭来,那厮马上便又开始了满地打滚,痛苦哀嚎。这一次,江小白让反噬的力度又提高了一个等级。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没撑三分钟,那人便不行了。

  “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陈岛主做的,是他通风保险的。”

  这厮终于忍受不住痛苦,说出了真相。

  江小白看着陈岛主,道:“现在你该如何解释?”

  陈岛主指着地上的那人,道:“他分明就是在乱咬!这是一条疯狗!分明就是在乱咬!而且他是在你的刑讯逼供之下才供出我来的,不把我供出来,你肯定是不会饶了他的。”

  江小白看着脚下的那人,道:“你说陈岛主是内奸,你可有何证据?”

  那厮道:“有。他跟我联络之后,为了保护他,我曾给了他一件软甲,说不定他就穿在衣服里面。”

  江小白道:“陈岛主,请你脱下外套,让我们看个究竟吧。”

  陈岛主道:“一派胡言!我凭什么脱了衣服给你们看?这厮的话根本就不可信!他就是乱咬!”

  陈岛主拔出长剑,吼道:“让我来接过了这厮!看他还如何乱咬!”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