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岛主一剑刺了过来。

  江小白冷哼一声,冲了过去,一把将他手里的剑夺了下来,随后长剑一挥,一道剑气狂飙出去,割裂了陈岛主身上的衣袍。

  “软甲!”

  众人看的真切,这厮的衣服下面果然穿着软甲,而且这软甲和这魔兵头领描述的一模一样。

  “陈岛主,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江小白丢下了长剑。

  “真没想到叛徒会是他,平日里叫嚣对抗魔兵最多的就是他,原来竟然是个内奸!”

  众人议论纷纷。

  陈岛主环视四周,看到的是一个个鄙夷的表情。

  他知道自己的末日就快来了。

  今夜的计划原本非常的周密,就是没有算到会有江小白那么一个厉害的人出现。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今夜的魔兵会攻上盘蛇岛,把岛上的这几十个各路反抗军的首领全部都擒获,然后他将成为各路反抗军的统领,并且带领各路反抗军投靠魔尊,成为魔尊麾下的一方诸侯。

  陈岛主的打算非常的美妙,他距离实现自己的美梦也只是一步之遥,很可惜他没有想到会有江小白那么厉害的人出现。这是他的失算,一点想不到,导致满盘皆输。

  “诸位兄弟!我、我只是一时迷了心窍,请诸位兄弟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用实际行动证明我依然是一名反抗军的。”

  陈岛主知道自己的本事,今夜他想强行突围,那是不可能的。

  “陈四海!”

  李老大怒喝道:“你这个卑鄙小人!我且问你,如果今晚魔兵登上了盘蛇岛,抓住了我们这些人,你会留我们的性命吗?”

  陈岛主道:“李老大,我早就和他们说好了的,不伤你们的性命。”

  “放屁!”

  魔兵头领道:“你和我说的分明是格杀勿论!不杀了他们,你如何成为各路反抗军的共主?”

  “你、你……你含血喷人!”

  陈岛主心生绝望,他明白这伙人对待叛徒的手段,还从来没有一个被揭发的叛徒能活下来。

  “诸位老大,请给我一次机会吧。这么多年,我为反抗军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啊!郭老大,你还记得那年你被魔兵包围了吗?是谁带着几百人硬生生把你从重围之中救出来的?”

  郭老大道:“陈岛主,当年的恩情,我永生难忘,不过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完全没有什么用。一码事归一码事,你犯下的罪不可饶恕!”

  “姓郭的!早知道你如此没良心,当年我就不该救你,就应该让你背魔兵杀死算了!”

  陈四海已经快要疯了。

  “你们这些人!”

  他指着众人,吼道:“我也曾是最坚定的反抗者,知道我为什么变了吗?这么多年来,我们对抗魔兵,死了多少兄弟!魔门越来越强大,我们却越来越弱小。我们根本没有希望啊!你们这群傻子,好好想想我的话吧!我们根本没有希望!活着,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陈四海,不要为你的行为找借口了。你这种人是不会有人同情你的。叛徒的下场你是知道的。念在你曾经有功,给你一个自裁的机会。”

  王老板捡起地上的长剑,丢给了陈四海。

  陈四海弯下腰来,捡起长剑,看着手中的长剑,指着剑刃上的一个个缺口,道:“你们可知道这些缺口都是怎么来的吗?都是我在砍杀魔兵的时候留下的。我杀死的魔兵,不比你们任何一个人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不过是犯了个错误,为什么你们就要否定我过去的功绩?”

  李老大道:“你过去做过的事情,没有人会忘记。陈四海,你不要执迷不悟了。你犯下的错是不可原谅的。今日若不是江兄弟出手,我们这帮人或许已经死在了你的手上。你不要指望我们放你一条生路!”

  陈四海看向江小白道:“我知道你恨我,因为我是反对你的那个人。不过我恳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死的有价值一些。”

  “怎样才叫死的有价值?”江小白问道。

  陈四海道:“自裁,那是懦夫所为。我不想死的那么窝囊,恳请你让我去杀魔兵,让我死在魔兵的屠刀之下。如此,我这辈子便算是无憾了。”

  王老板冷哼一声,道:“你这如意算盘倒是打的挺响,放你去杀魔兵,那就等于是让你去找你爹!”

  江小白冷笑道:“想杀魔兵是吧?可以啊,眼前就有一位。你现在就可以来杀了。”

  那魔兵首领慌了,道:“我已经告诉你真相了,为什么你要食言?你不是说会放我离开的吗?”

  江小白道:“我不是食言,我说过我不会杀你,不代表别人不杀你啊。现在我给你和陈四海公平决战的机会,杀死了他,你就可以走了。”

  这根本就不是陈四海想要的那种情况,陈四海想要的是离开这里,只有离开这里,他才能有一线生机。和眼前的这个魔兵首领对决,即便是赢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况且,真要是一对一,他也没有把握赢了这魔兵首领。

  “怎么了陈四海?你想要杀魔兵,我现在给你这个机会,你为什么又犹豫了呢?”江小白道。

  “他根本就不是真的想杀魔兵,他根本就是想金蝉脱壳!”

  谁都能看出陈四海的真实想法。

  “不!我就是想杀魔兵!”

  陈四海握紧手中的长剑,朝着那魔兵首领冲了过去。

  那魔兵首领一咬牙,也是冲了过去。

  二人扭打在一起,一时间还真看不出谁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打了片刻,陈四海一剑刺中了魔兵首领,随后一剑砍下了他的脑袋,鲜血溅了他一脸。

  “我杀了他了!”

  陈四海道:“我杀了魔兵首领,魔门再也不可能要我的。诸位兄弟,求你们念在过去的情分上,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一定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的!”

  江小白道:“你不要再在这里惺惺作态了,没有人会相信你的。陈四海,自裁吧!不要逼我们动手。”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