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海神都帮不了我们,那谁还能帮得了我们啊?”

  西洲岛的渔民们一下子陷入了绝望之中,仿佛被他们信奉的海神抛弃了似的。

  “我刚才就已经说了,能拯救咱们的只有咱们自己!我们必须得武装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战胜敌人!”

  小羽用她的话感染着每个人,她希望西洲岛的人能够明白她的良苦用心。

  大敌当前,如果还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一个虚无缥缈的神身上,他们最终一定会自食恶果的。

  老岛主突然间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老得已经开始犯糊涂了,是他年轻的孙女给了他当头棒喝,让他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

  “小羽!”

  老岛主抚摸着孙女年轻的面庞,感叹道:“你长大了,爷爷很欣慰。”

  “爷爷,您不生我的气了吗?”小羽眼泛泪光。

  老岛主摇了摇头,笑道:“不生你的气了,你说的是对的,你比爷爷更明白事理。小羽啊,爷爷一直在寻找能够接任岛主之位的人选,找来找去,最终却发现那个人就在自己的身边。”

  老岛主握着小羽的手,含笑看着她,道:“我的孙女长大了,她比男孩子还要坚强勇敢,她英勇无畏,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她要比爷爷年轻的时候还要厉害。小羽,你就是我一直寻找的继承人啊!”

  “爷爷!”

  从小到大,小羽一直活在她爷爷的否定之中,她做什么事情,老岛主都总是否定。一直以来,她都很想得到爷爷的肯定,知道今天,他终于等来了老岛主的肯定。

  “爷爷……”

  小羽眼泛泪光,不住地摇头。

  “我不能接受您的岛主之位,您还活着,您还会领导我们西洲岛很久很久,有您在,您永远都是西洲岛的岛主。”

  老岛主道:“孙女啊,爷爷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老了,力不从心了。你也长大了,该帮爷爷分担一些了。”

  “不!”

  小羽摇着脑袋。

  “我不要!爷爷,我不要做什么岛主!”

  江小白道:“老岛主,您的决定是不是太仓促了?小羽她毕竟还年轻,没有什么经验。如今大敌当前,需要您这样的镇山石,有您领导大家,大家心里才会不慌啊。”

  江小白所言极是,现在不是平常时候。小羽虽然坚强果敢,但她毕竟还什么都没有证明,她还没有为西洲岛立下过什么大的功劳,让她接任岛主,怕是有人会不心服。

  在岛上很多人的眼中,小羽特立独行,是个异类,根本不是接任岛主的最好的人选。在他们看来,岛上有很多男孩子都要比小羽更加的合适。

  小羽要想接任岛主,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她必须要在危难之中证明她有带领西洲岛渡过难关的能力。

  眼下魔门的入侵,对她而言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一个向岛上所有人证明她自己的机会。

  不过小羽并不这么想,她一定会对抗魔门,但是她并不会把这当成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对她而言,自己并没有当岛主的想法,她的想法很单纯很简单,有人入侵我的家园,我会誓死保卫自己的家园,和入侵者决一死战!

  “老岛主,还是商议一下接下来怎么做吧。”王老板提醒道。

  老岛主这才意识到这个会开了那么久,他们还没有好好商议一下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大家有什么想法吗?现在是集思广益各抒己见的时间。”老岛主让众人都发表一下看法。

  “他们的战舰那么大,还有火炮,我们打不过的。我们还是逃吧,逃得远远的,在另外一个地方找一个家园。”

  有胆小的人建议放弃西洲岛,离开这个他们祖祖辈辈们生活过的地方。

  “不能逃!”

  刚刚经历丧子之痛的焦俊山站起身来,满脸悲痛的神色。

  “西洲岛是我们的家园,我们不能逃!我们一定要坚守在这里,和那帮混蛋决一死战!我要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焦俊山已经感觉没有活头了,让他引以为傲的三个儿子全部都战死了,他也不想独活在这世上,只想和那些魔兵同归于尽。

  谁都能够理解焦俊山的心情,毕竟是失去了三个儿子。

  “俊山,你的儿子死了,我们都很心痛,可是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们留在岛上,和他们硬拼的话,就不仅仅是死掉儿子那么简单了,还会让我们这些人全部都跟着死掉。”

  “焦同舟,你就是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

  焦俊山指着焦同舟的鼻子大骂了起来。

  “我们西洲岛的人,没有软骨头,有战死,没有跪生的!这是我们祖祖辈辈生活过的地方,决不能放弃!你们谁要走谁走,我焦俊山绝对不会离开的!我生在岛上,死也得死在这里!”

  不少人都落了泪,这个地方是他们祖祖辈辈生活了无数年的地方,承载了他们所有的欢喜哀愁。这是家园,是故土,有着割舍不断的情怀,根本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如果让他们真的背井离乡,抛弃故土的话,他们当中有很多年纪大的,会宁愿留在这个地方等死也不会走。

  他们年龄大了,折腾不动了,就想死在这西洲岛上。

  岛上的渔民们各抒己见,分成了两个对立的阵营。

  有些人建议死守西洲岛,哪怕是战斗到最后,只剩下一个人,也绝不放弃故土。

  有些人则认为活着才有希望,能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在他们看来,离开可以是暂时的,以后等到有机会,他们还可以再回来。

  众人争论不休,各执己见,互不退让。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

  老岛主出言制止,那些争论不休的人这才停下来,不过仍然有人低声私语。

  “你们这样争下去有什么意义?敌人没打来,自己人先打起来了。”

  老岛主道:“我的想法是,这里是我们的家园,我们不能敌人一来,我们就吓跑了,必须要守卫我们的家园!”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