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啊?既然是对抗魔兵,就说明是我们的同道中人,为什么不与我们一道呢?”

  王兴发百思不得其解,道:“一个人的力量总归是有限的,为什么不加入我们呢?”

  江小白道:“人各有志,或许他独来独往惯了,所以从未想过加入我们。只要他是对付魔门的,无论加不加入我们,都是我们的朋友。”

  王兴发道:“大统领,我估计他还会继续行动,所以咱们应该很快还会得到他的消息。”

  江小白点了点头,道:“你分析的有道理。好了,你回去吧。”

  王兴发来这里就是为了把发现的情况向江小白汇报,如今已经汇报完毕了,他也没有必要再在这里多逗留,当下便离开了。

  接下来的一周当中,几乎每天都有人来向江小白汇报,他们在各处都发现了那名身份不明的高手的踪迹,这一片海域的魔兵遭到了灭顶之灾,几乎绝迹。

  这原本可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随着事情的发展,一切都让江小白感到不安。

  这片海域是他们反抗军集中的所在区域,一直以来,这片海域都有魔兵存在。并不是江小白没有能力灭掉这片海域的魔兵,而是他故意没有那么做。

  如果真的把这片海域的魔兵赶尽杀绝,那么魔门的高层很容易猜到这个海域是反抗军的集结地,他们到时候就可以针对性地展开行动,甚至能让魔尊出山。

  如果真的让魔尊出山了,那后果根本没有办法预料。只要魔尊一人降临此地,反抗军便会面临灭顶之灾。

  江小白原本不想去查清楚那身份不明的高手的身份,如今那人正在把这附近海域的反抗军推向深渊,他便不得不去查清楚那人的身份。

  江小白暗中发了命令出去,搜寻这片海域附近魔兵的信息,这附近的魔兵几乎绝迹,就剩下几个小岛上还有一些魔兵驻扎。

  其中一个岛屿叫飞鱼岛,这里是魔兵的一个中转站,岛上大概有五千个魔兵驻扎。

  飞鱼岛上的魔兵是这一带人数最多的,所以江小白预估到那名高手接下来的目标很可能是这里,他便在飞鱼岛周围潜藏了起来,隐匿了气息,等待着那名高手的现身。

  他不知道要等多久,甚至都不确定那人到底会不会出现,只是有种直觉告诉他,不久之后,那个人一定会出现。

  在这里等了两天,在第二天的夜晚,一个黑影从高空之中飞了过来,直奔飞鱼岛而去。

  江小白抬头看着上空的那个黑影,顿时一怔。

  这个他找了很久的无名高手原来竟是他的身边人,不是别人,竟是……水娃!

  就在水娃朝着飞鱼岛急掠而去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背后一寒,停了下来,转身望去,却发现江小白站在了他的身后。

  “叔……叔叔……”

  水娃讶声道。

  “水娃,你这是去哪里啊?”江小白冷声问道。

  水娃摸着后脑勺笑道:“叔叔,我出来透透气,随便溜达溜达。”

  “是吗?”

  江小白叹了口气,显然对于水娃跟他撒谎感到失望。

  “你不该骗我的。我既然出现在了这里,就证明我什么都知道了。”

  “叔叔,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我知道你不允许我随便出来,所以我才瞒着你的。我知道这周围有很多魔门的势力,所以我就帮帮你,把那些势力全部都铲除了。”

  “你这是在帮我吗?你这是在给我找麻烦!”江小白低声怒喝。

  “怎么能是给你制造麻烦呢?”水娃很是不解。

  江小白道:“你以为这一片的魔门势力是我没有本事消除吗?”

  “当然不是,我知道叔叔你很忙,一定是你没有时间。”水娃道:“我来了,所以我就帮你把你没时间做的事情给做了。”

  江小白叹了口气,道:“水娃,做事情之前能不能动动脑子?你把那些魔兵全都杀掉了,把这周围的魔门势力完全清除掉,你是痛快了,你可知道这样会给这周围的反抗军带来多大的危害吗?”

  “有魔兵在,才会给他们带来危险,现在魔兵就快被我清除光了,怎么还有危害呢?”水娃不解地道。

  江小白道:“这一带的魔兵全部都被你除掉了,你想过魔门的上层会怎么想没有?他们除非是块木头,否则一定会猜到我们反抗军就潜藏在这一片海域。这是我好不容易才给他们找到的一片家园,就因为你的这些行为,导致了我们反抗军又要来一次大迁徙!你知道自己做错了没有?”

  水娃怔怔地看着江小白,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

  “叔叔,怕什么,让他们派人来好了,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万我杀一万,来十万我杀十万!”

  水娃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江小白叹了口气,问道:“如果来的是魔尊,你杀得了他吗?如果真是他来了,我们所有人都会因为你而死于魔尊之手!”

  “我……”水娃一时语塞,不知如何辩解,但他依然认为自己的所有举动都是正义之举,没有什么问题。

  “在你没有能力杀死魔尊之前,在你没有成为真正的神帝之前,你最好夹着尾巴做人,不要让魔尊知道你的存在,否则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会杀了你。”江小白冷冷地道。

  “叔叔,怕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站着死总比跪着活强!”

  被江小白一顿批评,水娃心里早已经填满了火气,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了。

  “你怕死,我可不怕!我杀坏人,有什么错?”

  “你说什么?”

  江小白没想到水娃竟然如此的倔强,他说了那么多,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我说我不怕死!魔尊来了,我第一个杀过去,我跟他玩命!大不了就是一死!有什么可怕的!”

  水娃昂着脑袋,不可一世的样子。

  江小白非常的心寒,这竟是未来的神帝说出来的话,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大局观念。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