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阳立马做出自我反省,道:“是啊是啊,我就是那么一说,你说的道理,我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呢?”

  反抗军的强大,首先要从心智上说起,而不是先从武力开始。如果没有一颗对抗魔门的坚决的决心的话,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不可能战胜魔门的,即便是拥有了强大的战斗力。

  江小白的想法非常的简单,想要获得强大的战斗力,最好是通过自身不断地磨炼来提升,而不是用这种投机取巧的办法。

  有些人在不劳而获之后是很容易走上歧路的。世俗世界当中,那些因为中了彩票一夜暴富的人,最终的结局大部分都是比较凄惨的。他们没有能力一下子驾驭得了那么多的金钱,那么就会沦为金钱的奴隶,最终导致千金散尽,人也废了。

  最怕的就是发生这种事情,所以江小白才直接拒绝了李开阳的提议。

  “江兄弟,咱们受伤的兄弟如今已经全部康复了,我看可以召开选举大会了吧。”李开阳道。

  江小白道:“这件事你们商量着办吧。我不好说什么。”

  李开阳道:“那好,我这就去联络各路的兄弟,让他们通知下去,咱们明天就好好地把选举大会给重新办一下。”

  李开阳走后,江小白也走开了。他心里挂念着芸娘,一有时间就会去紫蛇帝君的洞府里去看一看。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啊?”芸娘问道。

  江小白道:“快了。现在受伤的反抗军兄弟已经全部伤愈,等到明天新的选举大会结束之后,各路人马就应该会启程离开潜龙山了。芸娘,我们这边是等你体内的蛇毒彻底清除了再出发。等你的蛇毒清除了之后,我带你在这潜龙山上好好地逛一逛。这潜龙山还有很多景色非常迷人的地方,你还没有去过呢。”

  芸娘倚靠在江小白的肩膀上,柔声道:“小白,有你的地方,就是景色最美的地方。”

  “傻丫头……”江小白搂紧了芸娘。

  “你们两个小鬼头,能不能不要在本君的地盘上秀恩爱?本君受不了啦!”

  紫蛇帝君在一旁看了半天,终于承受不住,爆发了。

  江小白笑道:“帝君,我看你也是孤单寂寞冷,为何不找一位佳人互相慰藉,度此一生呢?”

  紫蛇帝君怒喝道:“你小子没大没小!本君的事情你插什么手?什么时候轮到你对我指手画脚了?”

  江小白一脸无辜,耸了耸肩,他只是一番好意,却没想到遭到了紫蛇帝君如此强烈的攻击。

  “小白哥哥,你不要理这个老怪物,就当他不存在好了。他这个人,哼……”

  “臭丫头!你敢说!”

  紫蛇帝君怒喝一声,赶紧拦住了她。

  芸娘站起身来,道:“我有什么不敢说的?不就是当年你心爱的女人背弃了你,跟着别人跑了吗?你一把年纪了,怎么还会害臊啊?紫蛇帝君啊紫蛇帝君,你好歹也是个帝君,这么多年的事了,怎么就放不下呢?”

  “我……我怎么放不下了?”紫蛇帝君问道。

  芸娘道:“你在感情上简直就是个白痴!”

  “芸娘,言重了吧!不要这么没礼貌!”江小白道。

  芸娘道:“我没有言重!我说的都是实话!这个老东西在感情上就是非常的木讷,简直就是个傻瓜。如果不是这样,当年他喜欢的女人又怎么能抛弃他呢?”

  江小白问道:“这些事都是私密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芸娘,你不要恶语伤人啊,不要编纂些没有的事情。”

  芸娘道:“我什么时候杜撰了?你不信就问问他自己,看看他怎么说。”

  江小白看向紫蛇帝君。

  “丫头,我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紫蛇帝君的情绪已经平静了一些。

  芸娘道:“因为我发现你总是对着一张女人的画像发呆,还时不时地喃喃自语。这些事你敢说你没有做过吗?”

  紫蛇帝君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江小白道:“这真是一桩奇事,以帝君你的身份,居然有女人会抛弃你而去。”

  紫蛇帝君道:“当年我比你的年纪还小,那个时候只知道醉心于武道修为,对男女之事确实是懵懂无知。我的师妹对我爱慕已久,多次对我敞开心扉,有嫁给我的意思。可是我当时木讷迟钝,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她离我而去,嫁做人妇,我才追悔莫及。小子、丫头,看到你们如此的恩爱,我是打心眼里的羡慕,也替你们高兴,一定要好好保持下去啊!”

  江小白问道:“帝君,那你后来为什么不去找你的心上人说个清楚呢?”

  紫蛇帝君道:“这世上的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永远错过了,况且她后来嫁给了我的师兄,我难道要去和我的师兄抢女人吗?”

  “这……”江小白摇头叹了口气。

  芸娘道:“那你知道她跟着你的师兄过得快乐吗?”

  紫蛇帝君摇了摇头,道:“快不快乐,我又能如何呢?我师兄是我师父的独子,我自幼是我师父捡回去养大的,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做那对不起我师父和师兄的事啊!”

  芸娘道:“我知道她一定过得不快乐。你是知道的,但你是个胆小鬼,你明知道她过得不快乐,也还是没有去找她。”

  紫蛇帝君道:“是啊,我是个胆小鬼。可有些事情根本就不能做,小丫头,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芸娘道:“是啊,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但我知道如果一个女人嫁给了她不爱的男人,那么她一辈子都会过得不幸福。你既然心中有她,就应该救她于水火之中。”

  紫蛇帝君道:“我的师兄对她很好的。”

  芸娘冷嗤一声,“所以说你根本不懂女人。你师兄对她好,她就一定会快乐吗?如果她根本就不爱你师兄,那么你师兄对她越好,他就越是难受。老帝君,活该你孤老一辈子!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幸福都给不了,那还算是什么男人?”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