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板搞清楚情况之后,摸着下巴,沉吟不语,眼下的问题的确是非常的麻烦,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距离太远,的确是很难统一调配啊。”

  江小白道:“是啊。咱们这次会盟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团结所有可以团结的力量,一致对外,抗衡魔门。如果这次大会过后,咱们依然是个松散的联盟的话,那么这次会盟就真的没有必要了。”

  王老板道:“所以这是一个问题。我们要给各路反抗军充分的自主权,同时他们也必须服从你这个盟主的调配。否则的话,咱们成立这个联盟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江小白点了点头。

  “这一时半会儿地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江小白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

  王老板道:“既然如此,你也就不要再苦苦思索了。明天就是芸娘第二次解毒的日子了吧。我看你还是不要想其他的了,先关心一下芸娘吧,那是个敏感且脆弱的女人。”

  江小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苦笑了笑。

  “别拿我的话不当回事,你知道的,我说的都是事实。”王老板微微一笑。

  江小白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说的话都是事实。好了,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王老板道:“我听李开阳他们说,我不在的时候,水娃又来找你麻烦了,还扬言要杀你,这是真的吗?”

  “怎么,你以为这是假的?李开阳难道会骗你吗?”江小白反问道。

  王老板面色严肃,道:“只有你告诉我这是真的,我才会相信。你对那孩子恩重如山,他怎么可能会这样对你呢?”

  想死这件事,江小白也是心如刀绞,摇头苦笑,道:“我也不明白,我至今都不明白我哪里做错了什么。他自以为修为已经在我之上,以为我少了一只手臂,就对付不了他。在我当选为盟主之时,骤然出现,想让我当众下不来台,谁知道最后还是败给了我。再后来,老龙来袭,水娃竟然去而复返,伙同老龙一起要杀我。可是就在不久之前,我本可以杀了他,但是却放走了他啊!我的心真的像是被刀扎一下,实在是太疼了。”

  听了江小白这番话,王老板才知道他这位兄弟心里有多少的委屈和苦闷。

  “兄弟,这不是你的错,是他的错。你没有必要因为别人的过错而伤心难过。”

  江小白摇了摇头,道:“不是这样说的,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豁达。自从水娃与我为敌之后,我时常会去思考,到底为什么我和他的关系会变成这样。”

  王老板道:“或许那孩子的天性就是这样,我们之前都看错了他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无论你怎样教育他,都很难改变一个人的个性的。”

  江小白道:“老王,你知道吗,他可是神帝的转世灵童啊!为什么会这样?这样的他如何才能成为神帝,如何才能承担起神帝应当承担的重任啊?”

  王老板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既然他是神帝的转世灵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难不成是你找错了人了?”

  “绝无可能。”

  江小白道:“他一定是神帝的转世灵童,要不然的话,他哪来那么高的天赋?他的天赋是我所见到的人当中最高的。这才多久的时间,他的修为已经快要赶上我了。”

  王老板连连挠头,道:“那可如何是好啊?杀了他,我知道你于心不忍。可是如果不杀他的话,按照他的性格,再这样下去,他非得变成咱们的死对头不成。以他的天赋,假以时日,怕是你也降服不了他。到时候除了魔尊之外,我们还另外多了个死对头。这可如何是好啊!”

  江小白皱紧眉头,这个问题也是他一直在思考的。

  他如果能下得去手,当日在观日峰上,他就已经把水娃给杀了。即便是此刻水娃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也未必下得去手。

  如果不除了水娃,以后必然酿成大祸端。到时候他羽翼丰满,就是想要杀他,怕是也没有那个能力了。

  “下一次,我是说下一次,”王老板道:“你再见到他,就算是你不杀他,也一定不能再让他逃走了。为了咱们的大业,你必须得抓住他,不能让他成为咱们抗击魔尊路上的绊脚石拦路虎。”

  “我知道。”江小白感觉到自己的嗓子有些干涩,发出的声音都显得不正常了。

  王老板道:“你不要说知道,我担心你还是下不了手。实在不行,就把狂风找来,让他帮你料理了那小子。”

  “不用麻烦他。”江小白道:“我会自己解决的。”

  王老板叹了口气,他认为江小白依然不会杀了水娃。

  “他要是死了,以后我们如何抗衡魔尊啊?”江小白怅然道。

  王老板道:“他和你已经势同水火,活着的话,就是敌人,怎么可能帮你抗击魔尊呢?放弃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吧。”

  江小白道;“他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浪子回头,不是吗?”

  王老板摇头叹息,他算是听出来了,江小白依然对水娃抱有幻想。

  “哼,你是不可能对他下手的,我明白。你杀不了他的。这件事还得别人来做。”

  江小白道:“你不要乱来。别人打不过他的。”

  王老板道:“你还知道啊,那你这样,谁能降服得了他?你把他关起来,他只会更加的憎恨你。那小子不会哪天突然就幡然醒悟的。他回不了头了。”

  江小白沉默不语。

  王老板道:“我今晚喝了酒了,不过没喝多,话虽不好听,但是都是事实。你看着办吧。”

  江小白道:“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王老板道:“你也早点休息吧,有些事无论怎么想也不会有一个答案。与其这样,不如顺其自然,船到桥头自然直。”

  “我知道了。”

  江小白强颜一笑。

  王老板转身离开,到了外面,看到岸上的篝火还在燃烧,还有很多人在喝酒,便又走了过去。

  他今晚需要酒。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