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沉吟道:“我想应该是这莲湖里面出现了什么水怪吧。区区水怪,吓得了普通人,能吓唬得了我吗?我看这里风光秀丽,尤其是这千顷的荷花,实在是壮阔瑰丽,实在是喜欢得很。芸娘,还是按照原定的计划,咱们游船去吧。”

  芸娘心想也是,有这么一个强大的男人在她身边,别说是水怪了,就是真正的神通大能,遇到了江小白,也只有挨揍的份儿。

  “行,你决定吧,我无条件地跟着你。”

  二人携手走到湖边,不远处便有一艘丢弃在这里的游船。看样子应该是有一些时日了,小船上都长满了青苔。

  江小白一抬手,那小船便自动拨开莲叶,朝着他们这里航行了过来。

  二人跳上了船,这船在江小白的操控下,朝着那湖心而去。

  “这莲蓬可是好东西啊。”

  江小白摘了一个莲蓬下来,剥掉外面的壳儿,露出了里面的莲子。

  “尝一尝。”

  芸娘尝了几粒莲子,缓缓点头,笑道:“清新香甜,真好吃。”

  江小白道:“我小的时候,我们村里的湖里也长了许多莲花。到了夏天的时候,别的小朋友有零食吃,我没有,我就去采莲蓬。有一次因为采这个,差点没被水淹死。”

  “啊?”

  听到这里,芸娘吓得俏脸煞白。

  江小白笑道:“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其实那次也挺好的,让我学会了游泳。从那以后,我就不怕水了。六七岁的时候,我就成了我们村上游泳最厉害的。他们都说我在水里就是一条鱼。”

  芸娘带着羡慕的眼光看着江小白,沉声道:“你的生活真够精彩的,真是让人羡慕啊。”

  江小白道:“你羡慕我?我那惨兮兮的童年有什么值得你羡慕的吗?”

  芸娘道:“当然有了啊。你的童年要比我好多了。我的童年才叫一个惨呢。你的童年可以很自由自在地玩耍,而我的童年却是在书堆里面长大的,最是无聊乏味。”

  江小白笑道:“咱俩就别互相羡慕了。我还羡慕你的童年每天可以锦衣玉食呢。”

  正说着,他们已经来到了湖中央。

  小船停了下来,这里是观景的最佳位置。

  放眼望去,这里的一切实在是美极了。

  江小白道:“看看吧,荷花荡漾,清香袭人,这周围实在是美极了。”

  芸娘随手采摘了一朵荷花,放在鼻端闻了闻,立马闭上了眼睛,满脸尽是陶醉的神态。

  “这荷花的清香是我最喜欢的,不讨好,不恃宠而骄,不屈尊。”

  江小白道:“你总结的太到位了。这荷花身受古代许多文人的喜爱,正是因为她出淤泥而不染的独特品格。”

  “是啊,周敦颐就曾专门写了一篇爱莲说来赞美荷花。那篇文章,是我非常喜欢的。至今仍然能够倒背如流呢。”芸娘道。

  江小白道:“我没上过几天学,没有你那么有文化。你说的这些,我完全都不知晓。”

  芸娘道:“不知道也罢。”

  忽然间,不远处的水面上冒出了一个很大的气泡。

  江小白的耳力异于常人,他已经听到了那气泡破裂发出的微弱的声音。

  “怎么了?”芸娘敏锐地察觉到了江小白脸色的变化。

  江小白道:“可能是那水怪要出洞了吧。”

  芸娘道:“那要不我们回去吧。已经看的够久的了,我的心愿也达成了。”

  江小白道:“这才多久。我还没尽兴呢。那边有个亭子,我们过去看看。”

  距离湖中心的不远处有一个矗立在水中的亭台,江小白早就发现了那个地方。

  小船再次动了起来,朝着那湖心的亭子而去。

  就在他们即将要到达亭子的时候,不远处突然间有一道水柱冲了出来,吓得芸娘惊叫了一声。

  江小白抓着芸娘的肩膀,纵身一跃,二人便从小船上下了来,到了那亭台上。

  江小白的神识已经散布了出去,正在水下进行搜索。奇怪的是,他明明感觉到了那水怪就在附近,却搜索不到它的具体位置。

  看来这水怪的道行不简单啊。

  “罢了罢了,就等他自己出来吧。”

  心念及此,江小白也不想再去主动寻找那水怪,拉着芸娘在这亭子里坐了下来。

  “现在就缺一壶好茶,要不然的话,在这里坐上一天,倒是非常的放松。”

  芸娘道:“你还有心情喝茶吗?人家水怪已经找上门来了。咱们要不还是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江小白道:“不用。咱们泛舟游湖之前就已经知道这湖里不太平,不还是来了嘛。芸娘,你得相信我。只要我在这里,就不会有问题的。”

  芸娘道:“话虽是那么说的,可我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江小白道:“紧张什么,一切有我呢。等着吧。”

  江小白是真的非常的放松,在他看来,这都不是事。区区的一个水怪,能把他怎么样呢?

  “小白,你快看。”

  芸娘指着不远处的一朵荷花,道:“那多荷花的颜色怎么是红色的啊?”

  向来荷花的颜色都是粉色的,从未见过这般殷红如血的颜色。

  江小白道:“可能是变异了吧。”

  正说着,他们两个又找到了几朵红色的荷花,那种红色不是普通的红色,而是红的凄惨,红的哀艳。

  “这水里肯定有问题。”芸娘道:“如果是变异,也不可能出现那么多的变异荷花啊。”

  江小白道:“那说不定是跟那湖里的水怪有关。”

  芸娘道:“这地方真是诡异,我不想呆了,我们走吧。”

  紧握着江小白的手,芸娘看着他。

  江小白略一沉吟,道:“好吧,你说走,那咱们就走吧。”

  正当他们两个准备离开的时候,那水里的荷花突然间动了起来,随后全都从水里飞了上来,遮天蔽日,竟然将那亭子给封死了,把他们两个困在了中央。

  “小白,这是怎么回事啊?”

  芸娘吓得花容失色。

  江小白道:“别害怕,有我在呢,这不过是雕虫小技。”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