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老吴带他出来,也是为了让儿子见见世面。小吴今晚算是见到世面了。

  原本他以为这世界上就没有他老子摆平不了的事情,原来他老子到了外面,见了谁也得点头哈腰。

  他原以为自己就是个太子,谁知道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大有人在。

  今晚受到的冲击要比他之前二十三年感受到的都要多,但是小吴还是没有能够吸取教训,他还沉浸在过往之中,非得要耍自己大少爷的脾气。

  “老吴,你这龟蛋儿子就这样对你的啊!哼,这要是等到你七老八十的那一天,他还不得把你给宰了!”

  王老板气不打一处来,他最见不惯的就是那种不孝顺的人。

  小吴被王老板扇了几个耳光之后,气势上明显没有刚才那么嚣张了。整个人蔫头耷脑,看样子是怂了。

  这个时候,许多人都围了过来。

  “小吴啊,你小子是真不懂事啊。你看看你爸为你做了多少,你却这样对他,你太伤他的心了。”

  “这是王老板啊,大名鼎鼎的王老板!你惹谁不好,你敢惹王老板,你小子是瞎了眼了吗?”

  这些个叔叔伯伯都在指责他,小吴一下子感觉自己就像是孤独的一艘小船,漂浮在巨浪滔天的大海上,没有任何的依靠。

  “求求大家了,都不要说了。这孩子总是有千错万错,那也是我的错啊。是我这个当老子的没有教育好他,你们不要再说他了,要说就说我吧。”

  还是老子心疼儿子。

  老吴了解儿子的心高气傲,这些话落入小吴的耳中,无异于是一把把锋利的剑,万一这小子一时受不了这个刺激,他很可能走上极端。

  小吴把老吴踹倒在地,老吴依然是如此护着这小子,可见这天下的父母之心。

  其他人还要说什么,王老板吼了一嗓子,“都别围着了,人家的家事,让他们自己处理去。”

  王老板一发话,这群人立马便全都散开了。一个个谁也不再说什么。

  众人走去了一边,继续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着他们感兴趣的话题。

  江小白和芸娘悄无声息地来到了王老板的身旁,他们今晚的任务是保护王老板,理应寸步不离才是。

  许多人过来和王老板打招呼,一个个都非常的恭敬,可见这王老板在商界的地位之高。

  “看啊!船来了!”

  漆黑黑的海面上有亮光射了过来,众人全都望了过去,一艘巨轮的轮廓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是,是粮王的船!”

  “终于来了!”

  众生摩拳擦掌,都准备大干一场。

  “这粮王是何方神圣?”江小白低声问道。

  王老板道:“此人不简单,这天下的粮食十之七八都是从他手里流通出来的。”

  芸娘道:“他哪来那么多的粮食?”

  王老板道:“我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也就是粮王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独到之处,这粮王的独到之处就是他总能弄到粮食。

  没过多久,那巨轮靠了岸。

  众人等待着粮王从船上下来,等了许久,却也没有见到粮王,只等来粮王的几个属下。

  “粮王人呢?”

  众人立马围了上去,想要往船上去找粮王。

  “我家老板不在船上。”粮王的手下拦住了他们。

  “几位兄弟,粮王是不是已经提前一步到了江港市了?”王老板问道。

  “不知道。”

  等来的只是冷冰冰的回复。

  江小白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老板道:“可以理解。这粮王现在是个人人都想结交争取的人物,处于旋涡的中心,他必须得学会保护自己才行。”

  江小白道:“难道他就这样躲着不见人?那这生意怎么谈?”

  王老板道:“货都来了,肯定就是要卖的。他肯定会出来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罢了。”

  “诸位都散了吧。我们老板说了,诸位在此等候,的确是辛苦了。他非常的愧疚,所以在帝王宫酒店为诸位准备了薄酒,请诸位老板移步去帝王宫吧。”

  众人听了这话,立马争先恐后地跑向他们的豪车,钻进车里就往帝王宫赶。

  江小白他们三个没有车,也没急着过去。

  “他们都去帝王宫了,我们去不去?”芸娘问道。

  王老板眉头紧锁,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咱们不去,就在这里等。”

  过了一会儿,王老板做了决定。

  “老王,你怀疑粮王不在帝王宫?”江小白问道。

  王老板道:“我知道那粮王行事素来低调,在帝王宫设席宴请,不像是他的做事风格。”

  江小白道:“就算是不去帝王宫,那咱们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啊。”

  王老板道:“做生意最看重的是什么?除了利益之外,还有对方的人品。说不定这是粮王在考研我们,我们就在这里等。”

  江小白道:“那好,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到天亮。”

  三人打定主意,便留在这里等待。

  夜越深,这海风越猛,气温也就越低。若是一般人,在这里吹上那么久的海风,早就冻坏了。

  王老板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像是一尊雕塑。

  东方既白,新的一天马上就要到来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降临大地的时候,有个人从船上走了下来。

  “你们跟我来吧。”

  王老板连忙问道:“是不是粮王肯见我了?”

  “不知道。”

  那人不再说话,迈步在前面带路。

  三人跟着他上了船,被带进了船舱里面,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关上了门,就是个密闭的空间。

  “什么意思?”

  这地方什么也没有,甚至连一把凳子都没有。他们三个就只好站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一个干瘦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冲着王老板抱拳一笑。

  “王老弟,让你久等了。”

  “粮王老哥,你总算是出现了,我没有白等。”

  这就是粮王,如今商界炙手可热的大人物,原来竟然那么不起眼。

  粮王道:“你是个聪明人,要比他们都聪明很多。”

  老王笑道:“别那么说,我其实也是瞎蒙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