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失意的人总喜欢把别人的成功归结为别人的运气比较好,但如果一个成功者说自己的成功都是因为运气好的话,那么这就是一种谦虚。

  王老板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总是很谦虚,一直在学习,所以一直在进步。

  粮王每次和王老板打交道,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进步,这是他欣赏王老板的原因。不过生意归生意,他欣赏王老板,并不代表他会在生意当中让步。

  “粮王,咱们又见面了。看来我这次运气不错,你这艘船的粮食我全要了。”

  趁着现在没有别人,王老板索性把这一船的粮食全部都给要了。他不是吞不下,也的确需得着。

  “王老弟,你也太心急了吧。”

  粮王道:“我让人把你叫上来,只是想要先和你聊几句,咱们老哥俩毕竟是有些时日没有见过了,不是吗?”

  王老板道:“粮王老哥,你可不要耍我啊。我在外面可是吹了一夜的冷风。”

  粮王道:“所以我叫你上来暖和暖和啊。我已经让人给你安排好了房间,一会儿你先休息一会儿,然后我们再谈生意。”

  王老板道:“我不累,不需要休息,我们现在就开始谈吧。”

  粮王摇了摇头,道:“现在谈不了。”

  “为什么?”

  王老板道:“你我都在这里,有什么生意是谈不了的?”

  粮王笑而不语。

  看着他的表情,王老板逐渐明白了,他知道粮王在等待什么。

  “罢了罢了,我知道他们不到,你是不会开始的。”王老板道:“只是你这样折腾他们,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粮王道:“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好了,我也不跟你多聊什么了,我会让人带你们去休息,先好好休息休息吧。”

  粮王走后,很快便有人带着王老板他们三个人离开了这个密闭的小房间,把他们带到了一个装修的十分豪华的房间里面。

  “你们累了吗?累了的话,可以先睡一觉。”王老板道。

  江小白道:“老王,那粮王还在等谁?”

  王老板道:“他要等的是昨晚那帮人。”

  芸娘纳闷地问道:“什么情况啊?那帮人不是他给弄走的吗?”

  王老板道:“你们都不要忘了,那粮王他首先是个商人,商人的本质是要逐利的。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和他做生意,他如何才能够实现他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呢?他手里掌握着最紧俏的物资,很多人都想买。像这样的情况,实现他利益最大化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们这些想买他的粮食的人在一起竞争。谁出的价最高,那他就卖给谁。”

  芸娘道:“那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有可能白忙活一场。”

  王老板点了点头,昨天夜里,他和一些人聊了聊,已经知道一些人是对这批粮食志在必得的。真要是到了竞争的时候,那些人可是什么价都敢开的。

  “老王,你经商多年,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破了此局?”芸娘问道。

  王老板摇了摇头。

  江小白道:“要想破掉此局,除非是有人手上同样也有一批粮食,愿意和粮王打价格战。这样的话,买卖双方的主被动关系就会转变,卖方市场转变为买方市场。谁开价低,那么咱们就买谁的。”

  王老板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个道理,可现如今这世道,谁也拿不出比粮王还多的粮食。想要和他竞争,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江小白压低声音,道:“老王,真的粮食咱们拿不出这么多,假的咱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啊,纯平咱们自己一张嘴。”

  王老板眉头紧皱,仔细品味着江小白这番话的意思。

  “不不不,这样做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王老板否决了江小白的提议,道:“如果真的有人从咱们这里买了粮食,最终我们拿什么交付给人家?”

  江小白道:“大不了把钱退给他们便是,甚至是做一些补偿。如果能把粮王手里的粮食弄到手,付出一点代价也是值得的。”

  王老板道:“江老弟,你还是没能明白我的意思。咱们商人最重要的是诚信,诚信这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不过却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是花钱都买不来的。一个商人诚信的树立需要时间,需要口碑。这一次如果我们真的这么做了,我在这一行多年积攒的口碑就没有了。如果我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商人,那么行一些诡道之事,那也是不成问题的。但我现在不一样,我不能用我的商业诚信去冒险。就算是成功了,也是得不偿失的。”

  芸娘道:“小白,我觉得老王说的是有道理的。”

  江小白点了点头,道:“那就当我刚才的话没有说过吧。老王,你说的对,你比我考虑的要周全。”

  王老板道:“粮食问题将始终困扰着我们。如今大片的良田都被废弃了,荒废在那里。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忍饥挨饿。每一次我周游世界行商的时候,都会看到许多饿殍。”

  江小白突然间脑海之中灵光一闪,道:“如果我们可以提供给那些饥饿的人粮食的话,那么他们会不会就会投靠我们?成为我们反抗军的一员呢?”

  王老板道:“道理的确是这个道理,可是现在我们自己的粮食问题都解决不了,如何拿出富裕的粮食接济其他人?”

  江小白道:“我的脑海里有个想法,不知道能否实现。”

  王老板道:“说出来吧,我们一起参谋参谋。”

  江小白道:“我们可以把泥土装进虚拟空间里面,在虚拟空间里面进行粮食的种植。虚拟空间里面的气候和温度是完全可以由我们自己掌控的,也就是说根本不受时节的影响。”

  王老板道:“这能行得通吗?”

  江小白道:“就是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得经过试验才行。”

  芸娘激动地道:“如果这个方法真的可以的话,那么不仅咱们自己的粮食危机解决了,还可以帮助这个世界上饿肚子的人,太好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