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行尸走肉,一到白天就从帐篷里出来,天一黑,立马就返回帐篷。

  他们在日光下游荡,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些事江小白和王老板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些行尸走肉,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这几个斥候也搞不清楚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他们发生这种情况有多久了?”江小白问道。

  一名斥候答道:“大概有个把星期了。”

  江小白问道:“那在这这个把星期之前呢?”

  那人答道:“在那之前,他们都很正常,每日都会进入地洞之中。”

  王老板道:“他们进入地洞干什么?”

  那人答道:“王先生,他们进入地洞肯定就是挖地洞的啊。”

  王老板摇了摇头,道:“怕是不是吧?如果他们真的是继续挖地洞的话,那么他们应该早就把地洞挖到咱们的军营下面了。”

  上次他们发现地洞的时候,那地洞已经挖到了他们军营外面不远的地方。按照进度,那么长的时间过了,他们应该早就把地洞挖到了军营的下面了,但现实的情况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进地洞瞧瞧去。”江小白道。

  要想找到原因,肯定还是要进入地洞之中,说不定会有所发现。

  做了这个决定之后,二人当下便进入了那地洞之中,加快脚程,迅疾如风。

  这地洞之中一切都和上次来时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二人速度极快,很快便从地洞的一头到了另外一头。

  “已经到头了,看来他们后来的确是又挖了一点,但是并没有挖多少。粗略估算了一下,又挖了能有十米左右。”

  王老板看着眼下的情况,说道。

  江小白仔细地看了看,道:“你说的没错。他们那么多人,这十米的距离一天就能做到。外面的那几个斥候说了,那些身份未名的人是最近一个星期才出现的异常,那么他们之前都干什么了?难道只是进来磨洋工吗?”

  王老板道:“是啊,难道那些家伙只是在磨洋工吗?”

  江小白道:“这怕是要成为永远的秘密了。那些人都已经成为了行尸走肉,我们还能找谁询问呢?”

  “现在最大的疑点是到底他们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我百思不得其解,按理来说,那些人也都不是寻常之辈,是谁把他们变成了那样?又意欲何为呢?”

  “先出去吧。”

  江小白道:“我看我们两个在这里也想不到什么结果的。”

  二人当下便离开了地洞。

  出来之后,江小白便发现那几个斥候都不见了。

  “咦,那几个人去哪儿了?”江小白问道。

  王老板道:“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应该会在这里等着咱们出来才是啊,能跑去哪里呢?难道说……难道说那几个人真的有问题?”

  江小白皱紧了眉头,冷笑了一声。

  “他们就算是有问题,能逃得过你我的眼睛吗?那几个货能有多大的本事,能让你我看不出他们有问题?”

  王老板一想也是,那几个家伙就算是有问题,那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他们两个阅人无数,一双招子不敢说一看一个准,却也能够识破人心,尤其是那几个普通的反抗军,应该不会看走了眼。

  “出来!”

  江小白大喝一声,声音远远传开。

  “你们几个,还不给我滚出来!”

  他的声音在周围回荡,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他们到底是去哪里了?”王老板自言自语,疑惑地道。

  江小白道:“这事蹊跷,他们怕是很可能遭遇到了什么不测了。”

  按理来说,那几个反抗军的斥候明知道他们进了地洞,绝不会私自离开,肯定会在地洞外面等着。

  如今他们从地洞里面出来了,却不见了他们的踪影,且发声寻找,也仍然是寻找不到。

  江小白推测,应该是在他们进入地洞之后,那几个斥候遭遇到了什么不测,但却又没有看到尸体,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要不先回去吧?”王老板道:“这地方处处透露着邪气。”

  天色已晚,那些行尸走肉也已经回到了帐篷里。一切的线索都已经断掉了,继续在这里逗留,也未必能够发现什么。既然如此,还不如暂时先离开,一切都等明日天亮再说。

  二人于是便回到了营地。

  回去之后,王老板便找到了李如龙,问道:“小李,让你派去监视那些挖地道的人靠谱吗?”

  李如龙诧异地看着王老板,道:“王先生,他们靠谱的啊,他们都是我的老斥候了。当初咱们这里都快饿死人的时候,他们也是不离不弃,没有离开我。我敢以项上人头担保,他们绝对靠谱!”

  王老板皱着眉头,不言不语。

  看他的表情不对劲,李如龙便小声地问道:“王先生,他们怎么了?”

  王老板道:“我问你,他们是你派出去的,会向你汇报情况吗?”

  李如龙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明天都会派一个人回来跟我汇报情况的。他们汇报的情况没有什么值得留意的,所以我就没有跟你们说。王先生,他们到底怎么了?您倒是说啊,不要让我在这儿干着急好吗?”

  王老板瞪了他一眼,喝道:“你急什么急?你这个样子,有个一方统帅的样子吗?为将为帅者,当有山崩地裂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

  李如龙直挠脑袋,笑道:“您是知道的,我这道行修炼的还不够,还没有办法达到您的要求。您该批评就批评,但是还请您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要不然我这心里真的就跟火烧火燎的似的。”

  王老板深吸了一口气,将今日的所见所闻告诉了李如龙。

  “王先生,您是怀疑那几个家伙有鬼,怀疑他们跑了是吗?”

  李如龙面色严肃,郑重地道:“绝不可能!他们都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啊!他们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王老板道:“你不要把话说的太满,人心隔肚皮呢。他们既然没跑,那么我想问你,他们到底去了何处?”

  “我……”

  李如龙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好好的大活人,怎么就不见了呢?”

  王老板道:“这也正是我怀疑的地方。”

  李如龙道:“王先生,要不这样吧,我这就派一队人出去,让他们好好出去找一找。”

  王老板摆了摆手,道:“好了,你就不要忙中添乱了,不要多生枝节。”

  李如龙道:“这不是添乱啊,他们是我的人,是生是死,我总得搞清楚吧,就这么悄无声息地人间蒸发了?如果没有一个说法,我如何向我的那些兄弟交代啊!”

  王老板道:“最近蹊跷的事情不少,咱们军营当中必须要提高谨慎,小心加小心,尤其是要保证各路反抗军兄弟派遣来的向肥佬学习的那些人才的安全,他们每个人都非常重要,绝不容有失!”

  李如龙道:“王先生,您就放心吧,您说的这些,就是不跟我说,我也会记在心上的,绝不会给您添麻烦。”

  “哼!我看你小子还嫩的很,就该多捶打捶打。我言尽于此,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语罢,王老板便走开了。

  李如龙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派人出去找找,便调了一队人马,总数在五十人上下,命他们连夜出去寻找那几个消失的斥候,并让他们在天亮之后便返回军营。

  最近的确是比较乱,李如龙不敢大意,便加强了军营的巡逻和守卫。

  天亮之后,李如龙等待着派出去的人回来回信,左等右等,却不见有人回来。

  他派出去了五十个人,到了中午,仍然是无一人回到营地。

  这下李如龙彻底慌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着五十个人都遭遇到了不测了?

  这事实在是太大了,李如龙不敢隐瞒,便立即去见了江小白和王老板,把情况跟他们说了。

  听了他的话,王老板勃然大怒,喝道:“昨天晚上,我不是告诉你不要派人出去找吗?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为什么不听?”

  李如龙哭丧着脸,道:“王先生,我想那丢失的几个也是我的兄弟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怎么跟其他的兄弟解释啊?所以我再三思考,还是决定派人去找找,谁知道去找的人也没有回来。”

  “我让你不要去,你非得要去,难道你以为我没有考虑过这些事吗?”王老板气极了。

  江小白道:“好了老王,李如龙如今的心里也不好受,你就不要再训斥他了。这件事越来越棘手了,咱们损失了这么多人,却不见有任何人回来,这该如何是好啊?难道要我们坐以待毙吗?很明显,暗中已经有一双黑手过来准备掐死我们了。我们必须得予以回击!”

  王老板叹道:“咱们不怕有敌人,就怕不知道谁是敌人。小白,咱们现在是有劲儿没地方使啊!”

  江小白道:“你说的没错,现在就是不知道谁在暗中暗算咱们。不过既然对方已经宣战了,那咱们就没有畏缩的道理!老王,你与我再走一趟!

  “盟主,我也要去,请带上我吧!”李如龙请求道。

  “走吧。”

  三人当下便立即离开了军营,很快便就来到了昨日那几个斥候消失的那个河坡上。

  “昨日他们就是在这里消失的。”江小白道。

  李如龙道:“我知道,我派人来寻找的时候,也跟他们说了,让他们到这里来寻找的。他们到了这里,就没有再回来。盟主、王先生,这应该能证明那几个斥候应该不是畏罪潜逃吧?”

  王老板道:“他们肯定是出事了。”

  “看!”

  李如龙突然间发现了什么,随后便拔足狂奔了过去。

  江小白和王老板扭头望去,就见一人正走在河坡上,瞧他的衣服,正是一名反抗军。

  “赵虎,赵虎!”

  李如龙认识这个人,这是他昨夜派出来的五十个人之一。

  说话间,李如龙已经到了赵虎的跟前,抬起手来,准备去拍赵虎的肩膀。

  “小心!”

  王老板大喝一声。

  这时已经迟了,那赵虎突然间发起了攻击,张开了嘴巴,露出了獠牙,朝李如龙的手臂咬了过来。

  就在他快要咬到李如龙的时候,江小白一抬手,一道白光极速而去,直接把赵虎的脑袋给切了下来,一股鲜血喷了出来,喷了李如龙一脸。

  李如龙顿时便傻了,痴痴呆呆地瘫坐在地上,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般,脸上惊愕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

  江小白和王老板迅速跑了过来,检查了一下赵虎的尸体,道:“是行尸!他们也变了!”

  李如龙这个时候才渐渐从刚才的惊愕中回过神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赵虎会咬我?为什么他长出了獠牙?”

  在赵虎张开嘴巴的那一瞬间,李如龙看到了他的嘴巴里三寸长的獠牙,甚是恐怖。

  江小白道:“现在该知道你派出去的人为什么没有回去了吧,他们全都死了,都变成了这样的行尸了。”

  “盟主,他们还有救吗?他们还有救吗?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啊,我不能不救他们啊!”

  李如龙哭着说道。

  王老板叹了口气,道:“李如龙,他们是行尸,你知道什么是行尸吗?行尸就是已经死了的人啊!人死不能复生啊!”

  李如龙道:“可是我刚才明明看到他还可以走路,还可以行动的啊,他们要是死了,怎么可能会走路呢?”

  江小白道:“这就是行尸!虽然已经死了,但是却仍然保存着行动能力,而且会对活物发起攻击。如果刚才不是我及时出手,你要是被他咬到一口的话,哪怕是只是破了皮,你的下场是什么,你知道吗?”

  王老板接着道:“你会变成和他一样,变成一具会行走的尸体,然后四处寻找活物,发起攻击。”

  “他们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啊?他们昨晚出来的时候还都是好好的啊!”

  李如龙看着自己的兄弟变成了这样,哭的像个泪人。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