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贼!你不要冲我大吼大叫!这么多年了,我是什么人你是清楚的。我已经死了一个儿子了,剩下的这个,绝对不能出任何事。为了玉龙,我不惜得罪任何人,不惜与任何人为敌!”

  老虔婆也是放出了狠话。

  “夫人,我家青儿从来没有想过能够得到什么,他也从来没有得罪过您,求您饶他一命吧。我可以向您保证,只要您放了他,从今而后,我家青儿绝不踏足莫空山半步!”

  吴青的母亲林芳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大声乞求,那模样实在是太凄惨了。

  “哼!”

  老虔婆心如铁石,她的心里除了她的儿子莫玉龙之外,谁的死活她都不放在心上。

  “把青儿交出来吧。”

  莫天朝语气一软,道:“只要你把青儿交出来,你要什么样的人,我都给你找来。你不就是要个高手的骨骼嘛。这件事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呢?我要是知道,我会给玉龙找一个比青儿更好的人选的。”

  老虔婆道:“莫天朝,任谁的骨骼也不如这亲兄弟的骨骼好啊,除非你这个当爹的肯愿意献出你的骨骼,你肯吗?呵呵,你当年为了实现你的狼子野心,不惜牺牲了我们第一个孩子。当年,我亲眼看着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被扔进了沸水里面。多少年过去了,每天晚上,那孩子痛苦的叫声还会在我的梦境里出现。莫天朝,我问你,你还是人吗?为什么你连自己的亲骨肉都可以牺牲啊!”

  老虔婆声嘶力竭,涕泪俱下。

  这么多年来,那孩子的死早已经成为了莫空山的禁忌,也只有老虔婆才敢和他提起当年的事。若是旁人提起此事,莫天朝会当场杀了他。

  “当年的事,我也是逼不得已。若是不那么做,我们全家又如何存活?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没有选择的余地!那孩子死了,他是我的长子啊,我难道会不心痛吗?吴青也是我的儿子,你就这么杀了他,我也会心痛的啊!阿箬,当年的事,就让他过去吧。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比吴青更适合的人选的。玉龙也是我的儿子,而且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最重的。我打下的江山,迟早还不都是他的!”

  在这一刻,老虔婆还真是有点动摇了。

  “夫人,我求求你了,饶了青儿吧。”

  “老贼!姓吴的那小子修为和玉龙差不多,甚至要比玉龙还厉害。你对待这么一个野种却比对待玉龙还用心?你告诉我,这究竟是何道理?”

  想起这些,老虔婆的心中便是怒火中烧。

  就在此时,突然一人从外走了进来。只见来人双目漆黑一片,不见眼白,显然不是莫空山的人,而是封魔族的。

  “家主,您找我。”

  这是封魔族的叛徒,被逐出族中之后,投靠了莫空山。

  “你来的正好,你们封魔族的换骨术你知道吗?”

  莫天朝怀疑这个换骨术,因为他从未听过封魔族有这么秘术。

  那人眉头一皱,道:“换骨术?谁说封魔族有换骨术的啊?”

  莫天朝道:“你们封魔族的换骨术,你难道没有听过吗?”

  那人摇了摇头,道:“家主,是谁告诉您封魔族有这么一门秘术的?你让他出来,我和他当面对质。封魔族根本就没有什么换骨术!”

  此言一出,莫天朝和老虔婆全都震惊在了那里。

  “阿箬,你听到了吗?他们是骗子!他们是骗子!根本就没有换骨术!”

  眼看着江小白他们玩的这出把戏就要被戳穿了,这时他们突然间打开了房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夜风,你搞什么鬼?青儿呢?”

  莫天朝怒吼道。

  夜风的目光从莫天朝的身上一扫而过,最终落到了那名封魔族人的身上。

  “周元,原来是你啊!你这个叛徒!”

  周元咧嘴一笑,道:“族长,好久不见全,今日一见,怕就是永别了吧。封魔族根本就没有什么换骨术,你骗得了外人,可骗不了我这个曾经的封魔族长老!”

  这周元原先在封魔族的地位很高,但是因为勾结莫空山而被夜风逐出了封魔族,后来索性便投靠了莫天朝。

  “夜族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虔婆手中的龙头拐杖已经抬了起来,指着夜风。

  夜风处变不惊,刚才在里面,他们已经商量好了计策,准备让他们狗咬狗。

  “老夫人,您这是不信任我了吗?”夜风道。

  老虔婆道:“周元曾是你们封魔族的长老,为什么他说你们封魔族根本就没有换骨术?”

  夜风道:“封魔族秘术千千万,他周元曾虽然位居长老,也并不知道全部的换骨术。”

  周元道:“夜风,你还在狡辩吗?封魔族的秘术我虽然并没有全部学会,可是有什么秘术,我心里还是清楚的。你在这里装神弄鬼,我看你是打错了主意了。”

  莫天朝的身上已经散发出了浓烈的杀气,指着夜风,道:“夜风,说!你到底是何居心?”

  夜风道:“家主,这周元与我有仇,自然处处针对我。我说有换骨术,他说没有。既然我们两个的话出现了矛盾,那何不让结果来证明谁对谁错呢?”

  语罢,夜风顿了一下,道:“再过三五分钟,少主应该就要醒了吧。”

  “这么说,你已经施展了换骨术了?”老虔婆问道。

  夜风笑道:“老夫人,要不然我在里面这么长时间是干什么的呢?”

  “青……青儿,我的青儿……”

  林芳发疯一样冲向了那间房,却被老虔婆的龙头拐杖击中了后背,当场吐血。

  “你干什么?”

  莫天朝狠狠地瞪着老虔婆。

  “怎的,要为了这个biao子跟你的发妻动手吗?”

  莫天朝握紧双拳,最终还是忍住了。他去扶林芳,却被林芳一把推开。

  “别碰我,我不要你碰我!我只要青儿,我的青儿……”

  “青……”

  莫天朝立马冲进了那间房,只见莫玉龙躺在床上,却没看到吴青,连尸体都没找到。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