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你们必须要确保我母亲的安全!”

  吴青是个孝子,他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不可能一帆风顺,很可能还会有一番争斗,所以才提出了这个要求。

  江小白道:“吴青,令堂若是愿意的话,可以回到我的虚拟空间里面。这样一来,便是谁也伤害不到她。”

  “娘,您的意思呢?”吴青问道。

  林芳点了点头,道:“我没什么想法,可以的。青儿,你在外面一定要小心,一定要多听他们的话,他们都比你有经验。”

  吴青重重地点了点头。

  “林女士,请您放心,有我保护吴青,他绝对不会出事的。”江小白道。

  林芳点了点头。

  下一秒,江小白便将她收入了虚拟空间里面。

  “走吧,迎接下一个挑战去。”

  众人刚走出没有多远,就见前方烟尘滚滚,一队兵马正在疾驰而来,迅速赶到了他们的面前。

  “你们是什么人?”

  这队兵马将江小白几人包围了起来。

  江小白站了出来,道:“应该是我来问你们吧!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是莫空山的守卫!”为首的叫高德禄,是个满脸横肉的胖子。

  “你是他们的头目吗?”江小白问道。

  高德禄道:“正是!说吧,你们是什么人?”

  夜风喝道:“大胆!见到了你们的新任家主,为何不跪拜行礼?”

  高德禄和他手下的兵马全都是一怔,随即看了看四周,压根就没有看到什么新任家主。

  “你们几个脑子有病吗?家主在哪儿呢?”

  “我就是你们的新任家主!”

  这个时候,吴青终于开口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吴青的身上,打量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

  “认识他吗?”

  江小白道:“莫天朝已经死了,莫玉龙也已经身首异处,如今你们莫空山唯一还流淌着莫天朝的血脉的就是这位公子!他不是你们的新任家主,谁是呢?”

  “家主和公子们全都死了?”高德禄问道。

  江小白道:“是。他们为了争权夺利,自相残杀,已经全部死了。你若是不信,现在就可以派人去前方宫室查看。”

  “你们几个,赶快给我去看看。”高德禄吩咐人去查看。

  十来分钟后,那几个人便回来了,将在宫室里面看到的情景告诉了高德禄。

  高德禄捻着下巴上的一缕胡须,动了歪心思。

  既然莫天朝和他的儿子们都已经死了,那么如今这莫空山就是他说了算。莫空山有三万驻军,都归他节制。他手握重兵,完全可以趁此机会抢夺先机,成为莫空山新的王者。

  “众所周知,老家住有十三个儿子。十三位公子,姓甚名谁,路人皆知。我高德禄从未见过你这位公子!”

  吴青的长相与莫玉龙有几分相似,已经可以说明一些问题,莫天朝在外面有私生子,这种风言风语在莫空山传了已经有很多年了。综合来看,这小子很可能就是莫天朝的私生子。

  但是,私生子毕竟只是私生子,从来没有得到过证实,莫天朝也从未在公众场合提到过这个私生子,所以只要他高德禄不承认,那么纵然吴青身体里留着莫天朝的血液,也无济于事。

  “口说无凭,我不能信你三言两语,就让你成为我们的家主。要知道,我作为莫空山禁军的统领,是有职责在身的。莫家的血统不容玷污!”

  江小白道:“谁说口说无凭的,你作为莫空山的禁军统领,想必这个东西,你是人是的吧?”

  江小白朝吴青使了个眼色,让吴青把那虎符拿了出来。

  看到虎符,高德禄浑身一颤。

  “这是……虎符!”

  下一秒,高德禄连忙否认,道:“假的,肯定是假的!这东西肯定是假的!”

  江小白大笑一声,道:“你是老眼昏花了吗?这东西是真是假,你上前仔细看看再说。”

  高德禄走上前去,假模假样地看了看。他作为禁军统领,自然一眼便能看出这虎符是真的,但是他心里有别的想法,所以就算是这虎符是真的,他也不会承认。

  “假的!这东西假的不能再假了!”

  高德禄大喝一声,道:“你们这伙人居心不良!但如今我莫空山内部出现了大问题,急需要处理一些事情。我没什么心思与你们纠缠。给你们一个机会,速速离开,否则的话,你们一定会悔恨终身!”

  吴青道:“分明是你颠倒黑白!这东西到底是真是假,你心里一清二楚!”

  高德禄道:“假的真不了,你这东西,我扫一眼就知道是假的!敢拿虎符在我面前装神弄鬼,你还嫩了些!再不走开,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包围他们的士兵已经亮出了兵刃,随时准备冲杀。

  “你这块假的虎符立马交给我,我会处理掉。”

  高德禄有心得到这块虎符,只要得到了这块虎符,那么他就可以调动莫空山驻扎在外面的大军。

  “我们要是不给呢?”

  江小白全身杀气腾腾,和这厮聊了许久,他已经发现这魏德禄不是个好人,再聊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不给?”

  魏德禄捻着胡须笑了笑,“你有资格不给吗?看看这周围,看到了吗?这可全都是我的人!”

  “你的人多,你就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江小白道:“你若是现在拥立新主,到时候还可以赏你一个拥立之功。若是执迷不悟,一条道走到黑,可别怪我们出手狠辣!”

  “你他niang的,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还跟跟老子横!”

  高德禄刚要吩咐手下动手,突然觉得脚底一空,自己整个人已经被一股力量给托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之中。

  一股无形的力量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非常的痛苦。高德禄感觉自己就快死了。

  “刚才我说的话还是算数的,你只要乖乖拥立新主,就可以保住这条性命!”

  高德禄拼命地点头,他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