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将破晓、东方既白。

南江市江林大学城,海河大学男生宿舍楼顶层的一扇窗边。

在黎明即将到来的微弱晨光里,许悠然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机警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身高180多公分的他,身材消瘦。明显很久没有修剪过的头发蓬松、散乱地披到肩上,英俊的脸庞写满了疲倦,通红的双眼布满了血丝。

南北极冰川融化,冰封亿万年的远古病毒爆发,肆虐全球。

一年之内人类感染这些病毒纷纷死去,动物感染了病毒却迅速进化,更具攻击性的动物被称为变异兽。

为了防止被深夜活动的变异兽偷袭,他这一年来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守夜。

身后的寝室里,原来只能睡八个人。可是现在横七竖八躺了三十几个人,几乎是人叠着人在睡觉。

这里有学校原来的老师,有校工,还有学生。

这些人都是病毒侵袭中侥幸活下来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身体适应了病毒,并没有在一年前那场病毒大爆发中死去。

靠墙独自坐在床角的那个女生却没有人去挤她,她柔美中带着英气,细细的眉毛笔直如剑,英挺的鼻子小巧可人,薄薄的红唇紧紧抿着。

这女孩正是与许悠然同班的校花东方白。

上大一的时候,大家就传说她是武学世家,自幼习武。

病毒爆发后,她也迅速适应病毒活了下来。

并且,在动物开始变异,极富攻击性后,也是她带领大家一次又一次死里逃生。

许悠然出生时就被确诊患有全球唯一一列,先天性免疫力缺失症,对所有的病毒都没有免疫力。

无数人死去,许悠然却莫名其妙地活了下来。

而且从昨天开始,他有一些不一样了。

他清楚自己的与众不同,却无法与人分享。

因为体质的特殊,在他几乎感染了所有种类的病毒后。

就在昨天,他携带的狂犬病病毒爆发了,他得了狂犬病。

当他一个人在学校的地下室探索时,狂犬病突然发作,他在满是泥水的地下室翻滚、嘶吼、哀嚎。

就在生命弥留之际,脑海中忽然一道白光闪过,识海中若隐若现地出现一片光幕。

他想起父亲传授给自己的祖传功法自然经,死马当作活马医,开始疯狂运转自然经功法。

身上的痛苦竟然奇迹般的减轻了许多,那片光幕也越来越清晰。

当他运行完第九转收功的时候,狂犬病奇迹般的痊愈了。

好像狂犬病病毒被全部吸纳进入了丹田,那片光幕也终于在此刻完全定型。

他微弱的神识扫向那边光幕,不由得一愣,这是哪位科技大佬拿我在做实验?

虽然现在的科技手段已经可以做到手机光幕投射,人机光幕交互的地步,但是没听说哪家公司可以把光幕安装进人的识海啊。

他顾不得擦拭嘴边的白沫和浑身的泥水,仔细阅读起光幕上的文字。

正上方四个大字:病毒王座。

下方几个分支列表:

1.?法系觉醒技。

2.?基础属性。

3.?基础技能。

他试探性地用神识触碰了一下第一栏,一个下拉菜单显示出来。

下一级栏目有七个并列的选项,但只有土属性这几个字被点亮了,其他六个选项都是一片灰色,字也看不清楚。

土属性:

1.?土盾,黑铁级。可以用土元素凝聚一面盾牌,抵御黑铁级物理攻击,元素抗性弱。(可升级)

2.?地刺,黑铁级。可以用土元素凝聚三根地刺,穿刺性袭击敌人,物理攻击。(可升级)

这是说明书吗?

这是我现在可以使用的觉醒技?

这是我感染狂犬病病毒的后遗症?

我出现幻觉了?

他收回微弱的神识,看了看四周的水泥地面,水泥也算是土元素吧?

他对这些水泥,莫名其妙的有一种亲切感。

一抬手,“唰”一声轻响,一面黑黝黝的大盾凝聚在他左手。

“哇!”许悠然吓了一跳,甩手把大盾丢了出去。

“咣当!”一声巨响,大盾砸在水泥地面上。

这是真实存在的!不是我的幻觉!

许悠然要疯掉了,这是什么情况?

他以为感染狂犬病产生了幻觉,留下了后遗症。

哪知道这竟然是他感染狂犬病的奖励!

他右手一抬,“唰唰唰”一阵轻响,地面飞速弹起三根尖锐、锋利的地刺指向天空。

他走过去,轻轻触摸那几根锋利的地刺。

坚硬、冰冷,宛如三根利刃一样,差点划破了他的手指。

这不是幻觉,是真的!

法系觉醒技是什么意思?我是个法师?我是个炮台?

他神识收回识海,扫向第二栏。

第二栏页面打开,入眼是一行小字:

病毒也是一种生物,当无法免疫、无法预防、无法回避的病毒生物大举来袭时,人类族群中的特殊样本,将有唯一一次机会开启本系统。

你是否愿意感染所有病毒,开启你的进化之路?

你是否愿意背负所有的痛苦与厄运,踏血前行,为挽救人类不惜牺牲一切?

下方有两个选项:‘是’和‘否’。

对于任何人来说也许这都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但是对于病了二十几年早就痛不欲生的许悠然来说。

这还用选吗?

神识果断点在了‘是’那个字上,之前那些光字统统消失了,出现了新的字幕。

病毒感染是死亡,也是进化。生物进化的轨迹,就是不断挑战极限,完善自身。

你愿意在不断地绝望中引领人类族群,向着更加完善的方向进化,并最终战胜病毒存续种族吗?

下方依然是两个选项:‘是’和‘否’。

许悠然有些崩溃了,我就是个普通人类小帅哥,这么大帽子给我戴合适吗?

我才大二就被迫辍学了,还学的是文科。

我就是个学渣,这个责任不应该是学霸或者领袖的吗?

现在满街都是变异兽,我这小身板儿出去秒秒钟被分尸了,我就想好好活下去找到我爸啊!

母亲早早就离开了他们父子俩,全靠父亲一个人的细心照顾,他才能安全的长大。

二十多年来,他几乎一直在生病中渡过。

好不容易活到二十岁上了大学,父亲却在一天早上出门再也没有回来。

父亲离奇失踪后,他去报警,却是查无此人。他找了很多部门,都是查无此人。

他经常问自己,难道是我自己幻想了一个爸爸出来?这明显不可能啊!

他拖着病弱的身躯靠着做一点零工,加上变卖一些家产,勉强支撑到了大二。

支撑着他努力活下去的动力就是活着找到相依为命的父亲。

所以,神识触碰,果断地再次选择了‘是’。

字幕消失,又出现了一排字幕:

你能感染多少种病毒,你就能掌握多少种觉醒技!

你能扛得住多少次生死危机,你就能有多强大!

勇敢地感染病毒,登上那至尊的病毒王座!

(虽然你不会死去,但是痛苦不会减少。)

人物属性:黑铁战士。

可分配资源:狂犬病病毒。

这是什么意思?我现在的等级是黑铁级?这是什么等级?

勇敢地感染病毒?这是要我在作死的道路上勇往直前吗?

还有这个可分配资源是什么意思?狂犬病病毒我可以分配出去?

关键是,分配给别人,谁会要狂犬病病毒啊?

自我感受了一下身体状况,好像真的比之前强壮了很多,至少那种常年伴随的虚弱感消失了。

他立刻趴了下来,做了几个俯卧撑。

“呼”轻舒了一口气,一个弹跳起身。

对于一个病了二十几年的病秧子来说,做一个俯卧撑都是奇迹。

现在竟然一口气做了五个俯卧撑,还很轻松,好神奇。

他急忙神识扫到第三个栏目,触碰打开。

基础技能:

1.?逃跑(不可升级)。

什么鬼?这是什么鬼技能?

这竟然是我唯一掌握的基础技能,说出去会不会笑死人啊?

还不能升级,什么意思?以后打不过敌人,我还不能逃跑了?

许悠然迅速收回神识,我擦,这技能太羞耻了!谁发现我这个技能,我就打死谁!

心念一动,黑黝黝的大盾瞬间消失。心念再次一动,地刺也瞬间消失。

这大盾明显是防御类型的,地刺神出鬼没瞬间袭击,绝对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极品技能。

再次熟悉了几次这两项觉醒技,发现收发由心,心里美滋滋地清洗了一番走出了地下室。

坐在窗边的许悠然回忆起这些的时候,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绝处逢生的奖励也太丰厚了吧,他探出微弱的神识扫向识海。

光幕还在,不是做梦!

他又想起了那一行小字,人类族群中的特殊样本?

我的病是全球唯一一例,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确实是特殊样本。

人类族群什么意思?难道这是外星科技大佬的试验品?

还是人类科技大佬看到我病的可怜,给我预装了测试版?

算了,想不明白不想了。

能保证我感染病毒不死,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是最大的福利了。

不过这个事情跟天方夜谭一样,还是不要告诉别人的好,万一被人切片研究了呢。

尤其是那个逃跑技能,太羞耻了!

朝阳慢慢升起,一缕阳光照射进房间。

身后的东方白感受到阳光照射进来,蓦地睁开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一跃而起,机警地四处观望。

许悠然向着她摆了摆手,示意没有危险。

东方白才轻舒了一口气,那双漂亮修长的手揉了揉自己的面颊。

左右看了看,低声喝道:“起来了,起来了。天亮了,趁着天亮变异兽出来活动的少,我们赶紧去搜集生活物资。”

大家醒来,纷纷组队离开。

每个人手里都拿着菜刀、棍棒、扫把什么的,连保洁的胖阿姨手里都拿着拖把,这是用来防御那些小型变异兽的。

东方白看出许悠然很疲惫,走到窗边低声说:“你是休息一下,还是跟我一起走。”

许悠然没好气地说:“跟你走呗,留下睡觉就是喂老鼠。”

说罢,“唰”地一下跳起来。

是时候试试我强大的觉醒技了!

颤抖吧,人类!

哈哈!

台词错了,重来……

颤抖吧,变异兽!

哈哈!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