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的一楼一片黑暗,二楼却有灯光,众人都是大喜,果然超市还有人。

当大家来到超市二楼的时候,才发现二楼竟然至少还有上百人。

超市里这上百人看到一路杀来的这三十几人,也是大为惊喜,原来外面还有活人。

其中就有不少大学城的老师和学生,还有几个海河大学的同学。

大家急忙互相交流这一年来的情况,这一交流才发现,大家除了被困的地方不一样,对外面的情况几乎都一无所知。

此时,忽听一声刺耳的笑声响起。几个穿的花花绿绿的年轻男女走了过来。

“哎呦,这不是病秧子吗?你怎么还活着?”说话的正是那个马俊升。

许悠然也很诧异,怎么走到哪里都能遇到这个家伙,旁边抱着他手臂的正是许悠然的前女友徐欣。

徐欣也很惊奇,“你不是早就该死了吗?”

许悠然懒得搭理这对儿男女,转身查看环境。

脑海中回忆起一年前,他查出得了血癌的那个中午,那个让他撕心裂肺、颜面扫地的中午。

正当他手里死死攥着化验报告,精神恍惚的时候。

丰满、艳丽的徐欣小跑着过来了,许悠然赶紧收起了手里的二次化验的化验报告。

“我等你很久了。”许悠然勉强勉强笑了笑,伸手想要拉住徐欣的手。

徐欣微不可查地后退了一点点,让开了。

“悠然,我正有事情想跟你说。”

“你说吧。”许悠然尴尬的收回了手,心里大概已经有数了。

“我跟我妈说了我们的事,我妈的意思是,你是南江人,我是燕京人。距离太远了,怕是不太合适。”徐欣有些扭捏地紧紧拉着自己的衣角。

“嗯,我也觉得不太合适。要不,我们就分手吧。”尽管心里已经有了准备,许悠然的心中还是撕裂一般剧痛,强忍着泪水和悲愤。

“你也这么想啊?太好了,我还怕伤害你呢。那祝你早日找到你的另一半哦。”徐欣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悄悄舒了口气。

这时不远处马路边,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徐欣!你他妈磨叽什么呢?还不快走!”

徐欣马上回头对着马路边的人,甜甜一笑,“马上好了,就来了,再等我一下下哦。”

许悠然强忍着怒气,眯着眼睛看了一下那边。那个人他认识,叫马俊升。

徐欣之前说是她老乡,现在看起来那一口港台普通话,怎么也不像老乡的样子。

“你有事,你就先走吧。”许悠然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好的,那我就先走了,你保重。”说完,转身就向马俊升轻快的小跑过去。

马俊升蔑视地看了一眼许悠然,打开了跑车的车门。

一边示意徐欣上车,一边说:“你个骚货,跟你说多少次了。跟这种痨病鬼说话要戴口罩!”

顺势还在徐欣屁股上拍了一把,关上车门,绕到另一侧打开车门。

马俊升看着许悠然,把手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才轻蔑的一笑,上车离开。

许悠然看着跑车轰鸣着绝尘而去,久久呆立一动不动,他恨不得现在就死去。

可是他心里始终还有一个惦记的人,他爸爸去了哪里?

如果父亲不是自己幻想出来的,那么肯定有很重大的隐情,他一定要找到原因,一定要找到相依为命的父亲。

他还不能死,可是这一系列的打击让他比死还要难过,心口撕裂般剧痛,脑海中都是马俊升拍在徐欣屁股上的手。

他恨不得现在就追上去杀了他们两个狗男女,可是他不能,他也无能为力。

马俊升有跑车,港台腔,他连坐公交车都要规划好线路。

他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就是全世界最大的笑话,他想哭。

但是他不能哭,男儿有泪不轻弹,为了一个垃圾女人不值得哭。

他该怎么办?苟延残喘的活着等父亲归来?

他还能怎么办?人家帅哥、美女,有钱、有势。

他呢?只是一个绝症加绝望的可怜虫!

路过的老师、同学有看到这一幕的,都纷纷指指点点。

“跟你说话呢!”马俊升恼羞成怒,大喝一声将许悠然从回忆中唤醒。

“咔哒”一声,一把警用手枪已经顶在许悠然头上。

后来的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华夏对于枪支管理是非常严格的,不知道这人哪里来的枪。

许悠然楞了一下,缓缓转过头,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马、俊、升!”

不远处的东方白立刻就想动手,往前走了一步。

“咔哒”“咔哒”几声拉开保险的声音,跟随者马俊升的几个年轻人,竟然好几个人有枪,纷纷拿枪指着众人。

许悠然这时有点明白,为什么他们一百多人能在超市活下来了。

超市食品多,生活物资多,手里还有枪可以杀死变异兽,确实有活下去的资本。

“你们哪里来的枪?”东方白厉声问道。

听到校花大美女问话,马俊升嬉皮笑脸地说,“警局没人了,进去捡的。大美女,要不要留下来,哥哥保护你。”

马俊升这种无良富二代,经常出入于大学城一带祸害女大学生,各个学校的校花当然是垂涎已久。

“拿开你的枪!你有枪可以保护更多的人,干嘛要自相残杀,你嫌死的人还不够多吗?”东方白非常愤怒,要不是许悠然还被枪指着,她都想马上动手给马俊升来一发空气手雷了。

许悠然向着东方白摆了摆手,语气竟然很平和,“想我死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马俊升确实想一枪崩了他,想到自己玩的是人家的二手货,他就一阵膈应。

但是这么多人在场,万一政府体系没有崩塌,杀人是要坐牢甚至是死刑。

马俊升想了想放下了枪,有些不怀好意地说:“新来的各位朋友,这个超市是我们的地盘,一直是我们兄弟在保护超市。这里食物很多,也许三年五载都能坚持,你们是不是想留下来?”

这话说的新来的众人都是一怔,接着看看他们几个手里的枪,又都明白了。

众人纷纷开口,七嘴八舌的嚷嚷起来。

“是啊,我们要留下。”

“这位大哥,这里这么多食物,不差我们这些人吧。”

“马少爷,大家都是人类,这个时候要互相帮助。”

马俊升一摆手里的枪,“停、停、停。别吵,留下来可以,但是我看这小子不顺眼,不想保护他。要么你们留下来,他走。要么你们跟他一起走。”

众人闻言都是一怔,东方白也是一愣,没想到马俊升这纨绔富二代还有这坏主意。

面对几个又重新抬起了枪的年轻人,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许悠然这一年来尽心尽力的为大家守夜,竭尽所能的为团队做事情,大家也看得到。

可是现在对方提出了这个条件,人家手里又有枪,大家都很尴尬。这里有充足的食物,还有枪可以保护,谁都想留下来。

可是大家又说不出让许悠然自己走的话,他一个病秧子自己一个人走出去,那几乎百分之百是送死。

至于让他们跟许悠然一起走,那更是想都不要想。

许悠然强忍着怒气,看了看众人尴尬的表情,他明白了许多。

“你们,不用为难,我自己走!”许悠然转身就想离开。

东方白突然一把拉住他的手,“我跟你一起走!”

马俊升有点急了,这大美女东方白可比徐欣漂亮太多了,他哪里舍得放走这美女校花。

“美女,你别走啊,出去就是送死你不知道?本少爷有枪,能保护你。”

这时徐欣有点急了,要是校花留下来,她以后哪里还有什么地位。马俊升是什么人,她心里太清楚了。

“你是哪根葱?不要自己找死!”徐欣不是傻子,最会察言观色、见风使舵。都是同学,她还是有些了解东方白的,所以她选择了激将法。

这样既不得罪马俊升,又达到了效果。看起来她是在帮马俊升说话,其实她是在激将东方白。

东方白没那么多小心思,看着浓妆艳抹地徐欣,不屑的说道:“我是他现女友!”

这话一出口,众人都是一片哗然,东方白基本大家都认识,许悠然大家也都知道,这俩是一对儿?

马俊升怒气上涌,眼睛都要冒出火了,不管真假,这病秧子怎么这么有艳福?拿着枪对着许悠然指指点点气得半天说不出话。

许悠然听到这话也是一愣,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这是东方白在保护他。保护他的人,也在保护他的自尊心。

他拉着东方白的小手,转过身,低声道:“我们走吧。”从始至终没有看过徐欣一眼。

徐欣嘴角却露出一抹冷笑,两个愣头青,还不是要喝老娘的洗脚水。

你们两个走了,马少爷还是会保护我的。要是你们不走,说不定哪天变异兽来了,就拿我顶上去了。

悠然,别怪我哦。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东方白拉着许悠然的手,深深看了一眼跟来的那群人。

那三十多人这一年多来,没少受到她的保护,因为她总是冲在前面,救过好几个人的命。

可是那三十多人都纷纷尴尬的低下了头,不敢看东方白的眼睛,似是有些羞愧,或者是幸灾乐祸。

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也没有一个要跟随他们离开。

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选择了用他们二人的离开,换取自己留下来的机会。

人性的自私、卑鄙,在这一刻显露的淋漓尽致。

东方白愤怒的眼圈都红了,最后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转身拉着许悠然,一起步入一楼的黑暗中。

马俊升慌慌张张的追到楼梯口,大喊:“美女别走啊,我没让你走啊!”

黑暗中东方白吐出一个字:“滚!”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