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异兽海洋中被疯狂围攻的许悠然突然大发神威,让城墙上一众士兵揪着的一颗心暂时放了下来,都纷纷松了一口气。

冰雾减速,大幅提高了应变能力,延长了反应时间,给了不擅长战斗的许悠然更大的容错空间。

寒冰铠甲,几乎全方位、无死角地保护了自身免受伤害。

青铜色大盾,重点防御强力打击,还能兼做武器清理围攻的变异兽。

青铜色突刺,给予敌人致命性的打击,迅速绝杀变异兽,防不胜防。

配合着东方白高超的近战能力和神出鬼没的空气手雷,二人摧枯拉朽一般,疯狂向着人造城墙突进。

许悠然心中暗道,这是在MT的路上越走越远了啊,莫非我这病弱的小身板儿,天生就是个肉盾?

寒冰铠甲也不是不能被破坏,一旦出现破碎,他就及时操控精神力再次凝聚进行修补。

在他扛下了绝大多数攻击的情况下,东方白多年苦练的身手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拳脚翻飞、掌剑切割,二人迅速的靠近了那几名前来救援的觉醒者。

那几名前来救援的觉醒者见到许悠然突然爆发的强大战力,也是大为震惊。

觉醒者在第一次觉醒的时候,通常都是无意之中发生的。而且往往都要经历九死一生,一万个感染了病毒的人很有可能只会有一个存活下来,并且获得觉醒。

不是没有人想过第二次感染,以获得第二次觉醒。可是感染病毒存活的几率已经是万分之一,第二次存活的概率如果还是万分之一的话,那两次觉醒相当于是一亿分之一的机会。

如果不是必死之境,哪里有人敢去赌这一亿分之一的存活几率,那几乎是连中两次双色球头奖的几率,而且是拿自己的命在赌。

偏偏这个帅气的青年去赌了,还轻易地赌成功了,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他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跟他一比在场这些觉醒者好像就是氪金大佬和免费玩家的差距。

殊不知,许悠然也是拿命在赌,而且赌了二十几年。一直在生病早已耗尽他的求生意志,很多时候他心底的最深处甚至都想一死了之,结束这饱受病痛折磨的悲惨人生。

是他父亲的细心呵护和不断的鼓励才让他勇敢地坚持了下来,现在虽然他又找到了新的动力,可潜意识里那种不吝生死的狠劲儿却从未丧失。

看到那被几只变异兽围攻的高大、英俊青年,东方白低声道:“那是东方战,是我堂哥。”

“堂哥?”许悠然早听同学说过东方白来自武术世家,这次算是见到他的家里人了。

“先杀进城再说。”东方白一记掌剑,将一只变异兽一分为二,鲜血洒了一身。

战斗中的许悠然也发现了自己一个致命弱点,就是战斗技能太弱,近身格斗经验几乎为零。

除了突刺对变异兽的杀伤力,他只会抡着盾牌狂砸,这样的输出非常消耗体力,而且效果非常差。

变异兽大多经过进化,身体素质远超之前,肉体大多非常结实,盾牌抡出去最多将其击飞,很难让变异兽受伤或者死亡。

而且一旦变异兽近身,他只能依靠着寒冰铠甲的防御力进行抵抗,手忙脚乱之下,还经常影响到东方白的战斗。

这样不行,一旦有了空闲时间,一定要苦练一下近身格斗技巧,或者是学习一下武器使用。

万一下次觉醒个水枪、冰刀之类的技能,除了胡乱砍杀,根本就没有招式可言。

这样不但效率低,而且消耗太大。两次觉醒,他自己都能感受得到自己的身体素质在不断的提升。

力量、敏捷这些基本身体属性,按道理来说要比觉醒了一次的东方白强得多。

可是比杀伤效果、比持久力、比回避攻击,他比东方白差得很远。

要不是他外有大盾,内有寒冰铠甲,都是防御类型觉醒技,他早就被分尸了。

此时,前来救援的几名觉醒者也看到了再一次觉醒,使用了全新觉醒技的许悠然二人正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他们接近。

虽然不是他们救援的功劳,但是他们也牵制了一大批实力强大的变异兽,给二人分担了很大压力。

当二人终于杀穿了兽海,与这几名觉醒者汇合时。城墙上的一众官兵,都不由得发出一阵欢呼。

以二人之力强行杀穿兽海,简直是骇人听闻,这不是几百只变异兽,而是几万只变异兽。

梁排长用力一拍手掌,“太好了!这下没问题了。准备火力掩护!”

一众士兵齐声高呼,“是!”各种长枪短炮一起瞄准了城墙下。

东方战看到堂妹在许悠然的掩护下,成功突围与自己汇合也是大喜,“小白,好久不见,真没想到你还活着!”

东方战手中水枪宛如蛟龙一般,连挑带扫,杀得几只变异兽哀嚎阵阵。

许悠然看得一阵心惊,这东方家不愧是武术世家,个个这么能打。

本以为东方白挺能打了,她哥比她还厉害,压力有点大。

“战哥,你怎么跑来南江市了?”

二人与几名觉醒者汇合之后,大家都是压力大减,有许悠然这个肉盾疯狂的输出,大家的安全暂时有了保障。

一众觉醒者纷纷投来诧异的眼神,这两个这么疯狂的觉醒者哪里来的。

“我是出差路过这里,结果被困在南江了。你这一年多跑哪里去了?”

“我一直躲在校区,不敢出来啊。这两天才敢跑出来看看情况的,家里情况怎么样?”

“家里情况还好,就是你妈特别担心你,一直哭着要来找你。先不说了,杀回去再说!”东方战一声怒吼,长枪甩开瞬间清空了身周的变异兽。

几名觉醒者纷纷回身,向着城墙又杀了回去,许悠然很自觉的进行断后。

挡在身后的大盾上雨点般的攻击落了下来,还有漏网的攻击直接打在了他的寒冰铠甲上,震的许悠然连连咳血。

城墙上防守的士兵立即开始火力支援,热武器的钢铁洪流暴雨一般倾泻而下,在众人身后组成一道光幕。

无数追在身后的变异兽瞬间被打成了筛子,个别实力强大、肉体强横的变异兽却只是被冲击力打飞了出去,热武器对它们的伤害非常有限。

“嗷、嗷”几只实力特别强大的变异兽虽然不甘,却被这枪林弹雨压制的只能纷纷后退。

众人顿时感觉压力大减,前方一空,再无变异兽拦在前方,原来众人已经冲回了城墙顶上。

这时城墙上的官兵和几名下去救援的觉醒者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士兵们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又有两名强大的觉醒者出现,对于他们的防守任务来讲这是一个重大利好。

有受伤的觉醒者迅速被医疗兵抬下去进行救治,许悠然二人一路冲杀进来,精神力消耗极大,体力更是透支的厉害。

暂时到了安全地带,心中一松,直接都瘫倒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

许悠然解除了大盾和寒冰装甲,有医疗兵跑过来要带他下去治疗。

梁排长和李副排长也急忙跑了过来,梁排长连声道:“两位辛苦了,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哪里过来的?”

李副排长看到梁排长这么心急,急忙道:“梁排先安排他们去治疗一下吧,详细情况一会再说吧,我看他们好像伤得都不轻。”

梁排长一拍脑袋,“你们看看我这急性子,快点抬下去,先抓紧时间疗伤!”

东方战看到东方白严重透支的状态,知道不是说话的时候。挥了挥手,“我们还在协助防守,你们先去疗伤,一会轮休了再说。”

说罢,还狠狠地看了一眼梁排长。防守士兵没有出动重火力进行救援,已经让他产生了强烈的不满。

许悠然二人被医疗兵抬回营地进行救治,二人这才发现这人造城墙后方的住宅、商场都已经成了临时军营,几乎一眼望不到头都是军事禁区标志。

许悠然身上的外伤很多,医疗兵给他身上缠满了绷带。东方白却没受什么外伤,只是体力透支的厉害。

战地医院的条件肯定没法与三甲医院相比,二人简单救治过后,医疗兵留下二人躺在营房中休息。

这时,二人才有时间进行一下交流。

许悠然有些忧心忡忡地说:“好像主城区的情况也很不妙啊。”

“至少这里还有士兵能组织起抵抗,可能主城区幸存的人应该比较多吧。”东方白也深有同感。

“你堂哥很厉害啊,也是觉醒者,看来你们家背景不小啊。”

“再厉害也是他们的事,我这一年多没跟家里联系,我妈肯定担心死我了。”

许悠然听着她的语气好像不怎么对,连忙说:“军营里应该有办法可以联系外界,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联系到你家里。先休息一会吧,精神力透支的厉害,头痛的要死了。”

东方白闻言,也只好暂时躺下来休息,恢复一下透支的精神力。

他们这样超强度的透支精神力,头脑中几乎都跟炸开了一样剧痛,也确实无力再去思考什么。

虽然外面不远处的城墙上时不时的传来热武器的轰鸣声、变异兽的嚎叫声,但是二人实在太疲倦了,话都没说几句就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入夜时分。许悠然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睡在另外一张行军床上的东方白,还在沉睡。

长长的睫毛,柔美的脸庞,睡梦中依然美的不可方物。

他轻手轻脚的下了行军床,打开营房大门走了出去。外面的军营里到处都是探照灯,整个军营亮如白昼。

往来奔走的士兵比白天还要多,城墙那边的热武器轰鸣之声比白天还要激烈,应该是因为入夜之后变异兽的攻击更加疯狂了吧。

这时换防下来的梁排长正好带队从这边经过,梁排长连忙让李副排长带队回自己的营地,他自己跑了过来。

“小兄弟怎么样?伤的严重不?”梁排长关切地问。

“没事,都是皮外伤,感谢你们的火力支援。”许悠然对军人的印象一直很好,现在他们站在第一线狙击变异兽,更是让人尊敬。

“小兄弟怎么称呼?哪边过来的?”

“我叫许悠然,从大学城海河大学校区那边过来的。我们几十个人在那边躲了一年多,这几天才从校区出来。”

“海河大学的?好像前几天我们雇佣的一些人确实找到了一批那边的师生,有差不多一百人吧,现在他们暂时安顿在城区里。”

说到这里,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许同学,你不会怪我们没有用重火力支援你们吧?确实是燃油、弹药什么的物资实在太紧缺了,我们也是实在无能为力。”

想想这样的情况也是正常现象,军队为了保护更多人的生命安全,肯定要适当的有所取舍,许悠然也能理解。

“没事的,我能理解。对了梁长官,我看到这边有很多跟我们一样的觉醒者,这样的人很多吗?”

“你们这样的觉醒者其实并不多,现在整个南江市大概也就一千多人,按照原来南江市差不多一千万人口来算的话,大概也就是万分之一的比例。”

说到这里,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掏出了几张纸递给许悠然。

“这是这一年来,国家搜集整理的关于觉醒者的一些粗略的情况,因为是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现象,所以可能也不全面,你先大概了解一下。”

许悠然接果那几张纸,又问道:“梁长官,您那边有对外的通讯方式?”

“民用的基站损毁特别严重,但是军用通讯暂时还能维持。怎么?你有什么亲人需要联络?”

许悠然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就一个爸爸还失踪了,没什么要联系的,不过我同学可能想和家里联系一下。”

“你那个姓东方的同学?民用通讯虽然中断了,但是东方家的如果想联系家里,应该可以联系得到。一会东方战换防下来,你可以让他帮忙。”

“好的,谢谢。梁排长您也战斗很久了,要不您先去休息一下,我先了解一下觉醒者的事儿,回头有什么不明白的,我再向您请教。”

“好的,好的。你先了解一下,明天白天还是我们排防守这一段,到时候咱们再聊。”说罢,梁排长告辞离去。

这时,东方白也醒了过来,走出营房。

看到许悠然正拿着几张纸,有些好奇,“这是关于觉醒者的信息?”

“走,我们回去看看。”

二人回到营房,打开灯开始仔细地研究起来。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这几张纸密密麻麻地列举了几十上百种已经记录在案的觉醒技。

而且根据觉醒技的不同种类、不同作用、不同属性划分了详细的分类,看得二人眼花缭乱。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