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许悠然一众人等回归城墙上的时候,防守的士兵纷纷投来敬重的目光。

不管正在做什么的士兵,都停下正在做的事,行以注目礼。

许悠然看到一片狼藉的防守阵线,却是心情格外的沉重。

变异兽潮可以杀退一次,那么下一次呢?

城墙下的变异兽都可以杀绝,可是病毒还在扩散的话,变异兽就永远不会灭绝。

身为人类的一员,深知覆巢之下无有完卵。

这样的战斗,未来还不知道有多少场在等着他。

虽然整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太久,但是对于这些觉醒者来说,精神力的消耗都是非常巨大的,防守士兵的伤亡人数也达到了近千人。

可能这一次兽潮,只是因为偶然间来到此地的白银级魔猿,就造成了这种灾难性的后果。

在人们视线以外的地方可能还有更多,更强大的变异兽正在蠢蠢欲动。

许悠然、东方白、东方战三人一起回到了之前那座营房,一时之间大家的心情都很低落,半晌没有人说话。

营房内有备用的换洗作战服,还有独立的卫生间。

东方白先进入卫生间进行换洗,两个男人坐在那里静静等待。

对于东方战这样一个,一直坚守在抗击变异兽第一线的觉醒者来说。

许悠然这样动辄就感染病毒,战斗中突破跟喝水一样的变态,其实是他非常欣赏的同类人。

可正因为是同类人,他才更清楚这其中的风险。

这一年来,他看到身边很多人感染病毒死去,也看到过很多试图通过二次感染进行突破的觉醒者死去。

他感叹于许悠然面对生死的坦然和决断,因此也就更加地担心许悠然将来的生死可能带给东方白的伤害。

一个强大的觉醒者,在这个时代对于东方家,对于东方白来说意味着什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可一个随时可能在战斗中死去,或者在下一次感染中死去的觉醒者,对于东方家和东方白来说,所造成的伤害也是不言而喻的。

他率先打破了沉默。“许悠然,不是我不看好你和小白的事情。正相反,越是看好你们,我越是不想你们牵涉的更深。”

“这话怎么说?不过我首先声明一点,我跟东方只是普通同学,互相帮助,或者说是战友更恰当。”

许悠然暗中腹诽,同时也奇怪东方战的态度。

“小白的父亲是我叔叔,他是东方家最近几十年来最有天资的人,不到三十岁就几乎打遍燕京无敌手。”

说起叔叔,东方战的语气有些唏嘘,还有些崇拜之意。

“可是她从来只是提过她母亲,莫非她父亲?”许悠然试探着问。

“我叔叔叫东方胜天,一个连天都要战胜的男人。家传六十四手大劈棺掌法出神入化,横扫当代武林。与另一位绝顶青年高手齐天,号称双天不见夜。”

许悠然听东方战提到早年间东方白父亲的往事,也非常好奇。

“我叔叔在政府部门的一个秘密机构工作,可惜的是前几年在一次非常危险的任务中牺牲了。”东方战的语气中充满了惋惜和悲痛。

“哦,我说东方怎么从来不提她父亲。”许悠然似有所悟,同时也想到了他神秘失踪的父亲,原来大家都是同病相怜。

半晌,回过神来的东方战才继续说道:“我婶婶带着小白相依为命,这些年过的也很辛苦。不是物质生活的辛苦,而是精神上的辛苦。”

许悠然大概明白了东方战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你们家里人都希望东方能过上稳定一点的生活?”

“不错,小白的父亲为国家牺牲了。我们以他为荣,可是她毕竟失去了父亲。如果她未来的丈夫也是从事高危工作,要是有一天再有什么意外,我们怕她们母女俩都很难再坚持下去。”

“所以,你们宁可她嫁给一个门当户对,能带给她安稳生活的正常人?”许悠然已经彻底明白了东方家的选择,如果东方白是他的家里人,也许他也会这样选择。

轰轰烈烈为国捐躯是伟大的,是光荣的,可是对于那些烈士的遗孤来说,却是终生抹不去的痛苦。

“小许,我感觉你是个人物。虽然是个可能会随时死掉的人物,你别怪我说话直。”东方战凝视着许悠然,表情很严肃。“我了解小白,我从她看你的眼神中能看到很多东西,我是过来人。”

“行了,我明白了。战大哥,你觉得现在这样的世界还会有安稳的生活吗?还有谁是一定不会死吗?”许悠然打断了东方战的话。

虽然被打断了说话,但是东方战并没有什么不高兴,“也许你说的对,但是从感情上来说,这是我们东方家的选择和态度。从一个战士的角度来看,我很欣赏你的敢打敢拼。可对于小白的事情来说,我们的立场不同。”

这时“哗啦”一声,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东方白换洗好走了出来。

“聊什么呢?”看起来东方白情绪好了一些。

“没什么,就是聊聊觉醒技的事情。”东方战神情很坦然。

“啪啪”敲门的声音传来,有士兵走了进来,敬了个礼,“东方战长官,运送物资的运输机已经到达,将在半个小时后由战斗机护送返航,请您即刻登机。”

东方战看向东方白,“走吧,小白回去看看你妈妈。婶婶非常担心你,总是拜托家里人打电话过来。”

东方白听说马上就要出发,也是一愣。她看向许悠然,“悠然,你跟我们一起走吧。去燕京,去我家。”

许悠然还在思考东方战的话,不能否认站在家人的角度,东方家的处理方式并没有错。

他蓦地抬头,看向东方白,“东方,我不跟你去了。我的家就在南江,我不能丢下家乡这么多的幸存者,躲去燕京。你回去吧,你妈妈一定非常想念你。”

一边是久别不见、相依为命的母亲,一边是惺惺相惜的许悠然。

东方白的心中充满了矛盾挣扎,她很清楚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搭乘战斗机回到燕京,回到母亲身边,这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她死死地咬着嘴唇,锋利如刀的眉毛拧成了一团,“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我真的不放心。”

许悠然坦然地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东方白的肩膀,“去吧,替我向你母亲问好。这边的情况有所好转的话,我会去燕京找你的。”

东方白听到他这样说心下稍感安慰,可东方战一听这话就有些急了,连忙说:“走吧,时间不等人。婶婶知道你平安回来了,肯定要高兴坏了。”

“你放心,我这种久病不死的人就好像小强一样,很难死的。”许悠然再次安慰东方白,“走吧,战机不会等你们的。”

东方白忽然快速的撕下一张纸,拿起笔“唰唰唰”写下一行字,“这是我家的地址,你答应我,一定要来找我,一定要活下去!”

东方白拉着许悠然的手,将那张纸放在他手里,然后紧紧攥着他的手。

许悠然微笑着抽回了手,将那张纸塞进了口袋,“走吧,我送送你们。”

几人跟着前来通知的士兵,一起走出了营房,由那士兵带领着向远处的一辆军车走去。

几人各有心思都是沉默不语,东方白走在许悠然前方不远处。

很快到了军车旁边,东方战打开车门先上了车。

东方白看着打开的车门,静立了片刻。

忽然回身一把将许悠然紧紧地抱住,将头放在他肩膀上,声音中带着哽咽说:“你……一定要来!”

许悠然忽然觉得眼睛有些发酸,却还是沉声道:“好!”

东方白匆忙转过身跳上军车,“嘭”地一声关上了车门。

直直地盯着前方,却是再也没看一眼许悠然。

军车迅速发动驶向军用机场方向,后排座位上东方白捂着脸无声地哭泣着,眼泪从指缝中滑落。

想到那无穷无尽的变异兽海洋,这一别也许就是永诀。

许悠然背负双手笔直地站立,目送军车慢慢消失在探照灯光线之外。

他慢慢掏出那张纸,却是看也没看,就将其撕碎抛在风中。

想到那无穷无尽的变异兽海洋,看到夜幕下黑沉沉一片,宛如鬼域的家乡。

他送走了刚刚萌芽的爱情,也撕碎了蠢蠢欲动年轻的心。

他深深知道,这末日世界里,挣扎求生的他,现在还不配拥有爱情。

他不能让已经被伤害过一次的东方白,再一次承受痛苦。

只是谁的心不曾柔软?有那么一刻,他多想踏上军车和东方白一起离开。

可是他不能,他最好的选择就是留下来,用尽自己的生命力去战斗,去散发最后的光和热。

在变异兽的海洋中燃烧自己,也许才是他最好的归宿。

或者沿着系统的路,走向强大的病毒王座,所向无敌!

莫名其妙地他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的一首老歌,那首他爸经常哼唱的老歌。

每次他爸哼起那首歌,眼神中就会流露出无限的温柔和思念。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生死难猜。

用一生,去等待……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