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昨天刚刚参加过战斗,今天不是他轮值协防,今天准备回家看看。

许悠然大学选择的是海河大学,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海河大学在南江市。

二十多年来,病得死去活来的许悠然,最熟悉的就是南江大大小小的各级医院。

离开了一年多,他想回家去看看。

万一老爸已经回家了,正在家里等他呢?

他心里还有一丝小小的期待。

他找到外面的士兵借了一身便装,长袖衬衫、牛仔裤、运动鞋,标准的学生装。

出了营房正巧遇到昨天在城墙上值班的两个觉醒者,一个是矮壮的青年汉子,另一个是长相普通的中年妇女。

那矮壮的青年汉子看到许悠然,眼前一亮,主动跟许悠然打招呼:“我叫蔡炳,小兄弟怎么称呼?”

旁边那中年妇女也笑呵呵地说:“我是成林。”

许悠然连忙与二人握手,“我叫许悠然,大二学生。嗯……今年本应该大三的,呵呵。”

蔡炳一边与许悠然握手一边说:“今天休班吧?这是准备去城里?”

“是啊,一年多没回家了,我就是南江人,抓紧时间回去看看。”

“一年多没回家了?那是要赶紧回去看看,你可以叫执勤的战士给你安排一辆军车。”成林说道。

“好的,谢谢。那就回头见了。”许悠然与二人告别,向执勤的战士说明了一下情况。

不一会一辆绿色的东风猛士停在他面前,许悠然坐着东风猛士,沿原来的内环东线向着他家的方向驶去。

他家其实离内环东线并不太远,他一路听着开车的小战士给他介绍情况,一边留心南京市的现状。

变异兽大量涌现开始伤害人类的时候,华夏政府果断进行了军管。

南江市将围绕着主城区的东、南、西、北四条环线炸塌,配合着周边地形,人为制造了一条由砖石、瓦砾堆砌起来的城墙。

这条城墙有效地防御了大量变异兽的袭击,城区内的小型变异兽在将近一年的清理中,已经构不成什么大的威胁了。

所有在病毒爆发中幸存下来的人类,都统一搬迁至城墙以内,并不断派出侦查小队四处搜索幸存人群。

许悠然这一路上,看到几乎每一座层高达到一定程度的楼顶上,都架着高射机枪,他清楚这是防御飞行变异兽的。

可能因为他们走的这条路是靠近防御城墙,所以没什么人。

许悠然问道:“现在主城区这边大概还有多少幸存的人类?”

“大概还有差不多一百万左右吧,大体上是实行军管。但是我们主要工作还是防御变异兽,所以落实到地方基本还是原来的政府体系。”

许悠然不由得有些唏嘘,曾经人口千万的一线大城市。

短短一年存活一百万人,百分之九十的死亡率。

拐过了北京东路就是进香路,他和司机交换了联系方式,让司机随便去逛逛,他想回去的时候会打他电话。

那个小战士可能也是难得进城,高高兴兴地开车走了。

经过北京东路的时候,许悠然就发现街上的车和行人开始多了起来。

慢慢有了一些生气,只是商店基本都是关门停业状态。

现在全部物资都由军部直接管理、配给,仿佛一下又回到了那个大锅饭的时代。

他漫步穿过进香路,不远处就是他家的小区。

进入香居美园小区大门,门房保安竟然还是那个刘大爷。

真想不到老爷子身体这么好,病毒大爆发都扛过去了。

他微笑着跟刘大爷点了点头,刘大爷也懵懵地跟他点了点头。

小区里的住户好像并不多,他家是A座一单元202室,来到门前。他想了想,敲响了房门。

半晌没有任何动静,他知道那一丝幻想,果然还是他的奢望。

他从旁边的脚垫下面翻出一把钥匙,打开门,一股很久没有人烟的霉味涌进了鼻腔。

看着空荡荡,落满了灰尘的客厅。

不知道是被霉味呛的还是什么原因,他鼻子一酸,心里莫名地空落落的。

不顾沙发上的灰尘,他一屁股坐了下来。

想起那些感染病毒死去的老师、同学,想起在超市被变异兽杀死的人,想起不久前离开的东方白,想起也许永远也不会回家的父亲。

坐在这阔别已久的家里,泪水不由得悄然滑落。

原来,我还是一个人……

变异兽潮水一般的大军中,他是秒生秒死、力挽狂澜的铁血战士,不畏生死、勇往直前!

此时此刻的他,却只是一个二十出头,孤单的大男孩。

他本应在父母的呵护下,享受着美好的大学生活。

可是现在的他却承受着很多,本不应该是他这个年纪来承担的痛苦和压力。

哭了许久,仿佛把这一年以来的委屈和孤单都统统释放了出来。

他来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眼圈还是通红的。

找出一个大箱子,将自己的为数不多的衣服全部装了进去。

虽然落满了灰尘,不过可以回去军营再洗。

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床、沙发、餐桌,能卖的基本那个时候都被他卖了,他找出扫把和抹布开始打扫房间。

足足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终于将家里上上下下的灰尘都打扫干净。

他又找出一张大纸,用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大字:爸,我还活着,我去参军了,我的电话号码xxxxxxxxxxx。

他将那张大纸放在客厅最醒目的位置,看了一会,又抬手在最后加了一句:我长大了!很想你!

再次看了一眼被他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房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回家。

他拖着大箱子,走了出去,锁上房门。

将钥匙重新放回脚垫下面,这个地方是他们父子俩约定好藏钥匙的地点。

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却见到小区门口围了很多人,还有几辆车停在小区门口。

许悠然本不想搭理这些闲事儿,却听到人群中刘大爷的声音,“你说话就说话,推我干什么?”

许悠然挤进了人群,人群里有几个邻居认识他,都很诧异地询问。

“小然回来了!你没事太好了!”

“悠然回来了?你这一年多跑哪里去了?”

“悠然,你爸呢?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

虽然只有一年多没见,但这一年来的种种遭遇,让看到许悠然的邻居们都恍如隔世一般。

许悠然常年生病,父亲又经常出差,他没少受到邻居们的关照。

邻居们看他病得可怜,东家给他送过饭吃,西家送他去过医院,许悠然对大家一直都是心存感激的。

许悠然一边笑着跟邻居们打招呼,一边来到爆发争吵的中心。

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簇拥着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少妇,那少妇打扮时尚,容貌艳丽。

这一伙人正把刘大爷和两个物业的管理员围在中间,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

“这是什么情况?”许悠然小声问旁边的邻居王阿姨。

“还能什么情况?本来病毒大爆发,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情况能好转。这家叫恒顺置业的公司今天突然来找物业,说要拆迁征地,而且几乎是白菜价。”王阿姨越说越气愤。

“现在病毒爆发这么厉害,还有变异兽威胁。他们疯了吗?这个时候来拆迁征地?他们给什么价格?”许悠然也有点摸不到头脑了。

“原来房价的几十分之一还不到!”王阿姨气愤不过,还“呸”地吐了一口唾沫。

“那不卖给他们不就完了?还在这里吵什么?”许悠然更疑惑了。

“那几个是那家公司的代表,说是市政府要修建安防研究所,要征用我们这块地!”另一个邻居张阿姨也凑过来。

许悠然心中盘算着,“市政府征地?征地会委托给一家民营企业?现在这种情况下还扩建?不对,这里有问题!”

“他们是今天过来说要征地的?”许悠然想再次确认一下。

两位阿姨一起说道:“就是今天,也不知道抽什么风!”

许悠然决定再试探一下,挤了过去,站在刘大爷旁边。

“你们是一家民营企业,市政府要建什么也轮不到你们来征地吧?”许悠然大声问道。

“咦?!小然,是小然回来了!”刘大爷再次看到许悠然,终于反应过来了。

刚才有个人进门跟他打招呼,他感觉很熟悉,原来是小病包许悠然回来了。

“小然,你身体不好。不要掺合这些事,大人们会跟他们说清楚的,你不要管。”刘大爷连忙拉住许悠然。

许悠然拍了拍刘大爷的手背,“没事的,我们跟他们讲道理,总不能强拆吧。”

这里是许悠然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这里有他们父子俩最宝贵的回忆。

何况他还幻想着,有一天他爸爸能回家来呢。

就算真的是市政府想征地,也得问过他许悠然的大盾同意不同意。

那艳丽至极的少妇,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厉声说道:“谁说不能强拆?郭市长亲自指示的,你敢反对?”

许悠然看着这少妇气势汹汹地架势,心中有些明白了。

他们这个小区临近市政府,地段很好,用来建设安防研究所倒是也说得过去。

不过昨晚才运来第四代核弹,可以用来灭杀变异兽,这个消息应该仅仅局限于南江市最顶层的一些人知道。

今天就马上有人来征地、拆迁,不用想这里也有大问题。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