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悠然看着那艳丽少妇说道:“你是公司的负责人?怎么称呼?”

“我叫马丽,你们这个小区是我负责的。”那少妇可能是觉得许悠然长得帅气,又书生气十足,颐指气使地说。“安防研究所,是用来研究新技术,保护大家的生命安全的,你们不要不知好歹!”

“我们这个小区?你们还要拆迁很多小区?”许悠然故作懵懵地问。

“哼,不怕告诉你。这次是大项目,准备对变异兽展开反攻了。政府准备建设一个巨大无比的安防研究所,用来培训觉醒者。”马丽洋洋得意地说。

“现在十室九空,你们随便找一些空置的物业不就行了?”许悠然有些奇怪。

“空置的物业?”马丽好像在看傻瓜一样看着许悠然。“小伙子,现在只是病毒爆发而已,又不是世界大战,华夏政府还在呢,还有法律呢。”

“我们不明白,空置的物业不是正好可以拿来建设研究所吗?”许悠然左右看了看,好像大家都很不理解,纷纷七嘴八舌的议论。

马丽不屑地说:“现在全球唯一还能行驶政府职能的就是我们华夏,空置的物业将来要由政府统一管理。能找到业主的还给业主,找不到业主的要还给拥有继承权的人,实在都找不到的由国家统一拍卖,你以为空置的物业你就能随便用了?”

说到这里,许悠然就全明白了。

因为他的这些邻居可能并不知道准备清理变异兽的事情,所以他们只是单纯的以为政府要征地。

可他知道第四代核弹的事情,一定是有政府高层给这些私营企业吐露了消息。

这些私营企业发现抄底的机会来了,趁着老百姓还不知道将要恢复社会秩序的时候,低价买进房产。

军方清理了变异兽,基本恢复社会秩序之后,他们已经买进的房产所有权就是他们这些企业的。

到那个时候,他们再联合抬高房价,让这些老百姓高价把自己卖出去的房子再买回去。

老百姓想买政府廉价拍卖的空置物业?想想都不可能,查找业主、落实继承权、排查真正的空置物业这些需要大量的时间。

就算到时候真有大量空置物业拍卖,大不了这些私营企业参与竞拍抬高房价,让老百姓还是买不起。

如此国难当头,这些企业还敢搞这样的操作?

某些政府官员利用职务优势还敢搞官商勾结?

这些人的心难道是黑的吗?

不行,不能让这些人得逞。我曾经只是个病包子,面对种种不公无力反抗,现在可不是当年了。

“不说废话了,我们不搬,也不卖,是不是啊?”许悠然左右转头看向邻居们。

大家看到物业的人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许悠然又站出来帮大家说话,连忙都附和起来。

“不卖!”“我们哪里也不去!”“政府征地让政府出文件!”

“这……这……你们这些刁民!”马丽气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吱。”一声刹车声响,一辆黑色豪华商务车停在了旁边。

身穿黑西装的司机打开车门,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下了车。

马丽一看到这人,马上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小跑到那人身边。

向着那年轻人微微鞠躬:“丁总您来了太好了。”

许悠然看到那个年轻人不由得一愣,那个丁总不就是他们的小学同学丁祥嘛?

上学的时候就知道他家里有钱,没想到还是恒顺置业的老总。

许悠然抬起手腕,拨通了廖副团长的电话,简单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他不是傻瓜,华夏的法律制度一向严格而完善,他也是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

要是真的用行政命令强制拆迁,他还真没什么好办法,总不能跟国家机器对着干吧。

他现在能找到的靠山就只有军方的人了,所以他先打个电话预防一下。

很快丁祥迈着那六亲不认的步伐,带着马丽嚣张地走了过来。

“哎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许大少爷吗?”丁祥的语气不善。

许悠然微笑道:“怎么着?丁老板要征我们的地?”

“许悠然你这样的人都能活着真是奇迹啊,明明白白告诉你恒顺置业就是我爸开的。政府征地也是实实在在的,你们是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丁祥恶狠狠地说。

几个邻居有些急了,刘大爷更是冲过来要跟他理论。

丁祥一摆手,几个黑西装的工作人员得到老板的指示,立刻饿狼一样扑过来。

“啪!”上来就给了刘大爷一记耳光。

许悠然大怒,一把扶住刘大爷,甩手就是一记耳光打在丁祥脸上,抬脚就将那个打人的黑西装踢倒在地。

“啪”地一声脆响,丁祥的脸上立刻红了一片,被打的一个趔趄。

那个被踢倒的黑西装“哎呦”一声跌倒在,半天没爬起来。

这是许悠然没用力,要是真的用力,估计能一掌拍死丁祥。

“你……你敢打我?”丁祥捂着脸有些惊诧地看着许悠然。

这个病秧子一直跑医院,就算偶尔来上学也是大气都不敢喘的角色,什么时候这么猛了?还敢打人了?

剩下几个黑西装看到老板被打了,就想马上扑向许悠然。

“你让他们住手!老人都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许悠然冷冷地说道。

这时,一辆警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看到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好像还起了冲突,几名警察走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呢?怎么聚集这么多人?”

丁祥看到警察来了,大喜过望,指着许悠然一叠声的说:“他……他打人!”

那几名警察也不太清楚情况,听丁祥这样一说。

看到丁祥脸上一片红,地上还躺了一个,立刻将许悠然围了起来。

丁祥洋洋得意地看着许悠然,“让你嘚瑟,还敢打我。”

“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聚众闹事?为什么打人?身份证拿出来!”

许悠然这一年能留下一条命就不错了,哪里还有身份证。

看到犹豫、纠结的表情,那几个警察更严厉地喝道:“身份证拿出来。”

丁祥冷冷地说道:“不会是黑户吧?身份证都没有?”

“我身份证逃难的时候丢了,要不我报身份证号码吧。”警察只是公事公办,他只好解释一下。

“你为什么打人?跟我们走一趟吧,回去所里把事情说清楚。”

警察也很清楚,情况这么混乱,丢失身份证也很正常。

但是这里聚集这么多人,当务之急还是先疏散了再说,有什么问题总能说得清楚。

大家一看要带走许悠然,都有些急了,纷纷向警察说明许悠然的身份。

许悠然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别着急。

“身份证确实丢了,不过才发了个证件给我,你们看看这个行不行?”说罢,许悠然拿出了军事证件,递给了警察。

有个警察接过了军事证件,刚开始还有些狐疑,不过马上郑重起来。

这是觉醒者受到部队征召使用的特种军事证件,不过他也吃不准。

几名警察挨个翻看了一下,许悠然,少尉。

“怎么没照片?没照片怎么证明是你的?”有个警察终于问了出来。“谁能证明你是许悠然?”

邻居们立刻纷纷七嘴八舌地吵嚷起来,许悠然无奈地看了看警察。

“你看大家都能证明我是许悠然,早上才拿到的证件还来不及拍照。”

一名警察马上开始打电话进行核实,另一名警察靠近过来,低声道:“同志,到底什么情况?打人了?”

面对一名强大的觉醒者,又是被部队征召战斗在第一线的军官。

这名警察是发自内心尊敬的,不是谁都有勇气面对可怕的变异兽勇敢战斗的。

“别提了,这伙人一大早跑来说要征地,要拆迁我们小区。我们不同意,他们就打了我们邻居。当然了,我动手打人也是不对的,我愿意赔偿。”许悠然讪笑着说。

他作为一名守法公民,必要的觉悟还是有的。

这时,那名打电话核实的警察走了过来,双手将军事证件还给了许悠然,向着身边几名同事点了点头。

这几名警察一起立正,“唰”一起向许悠然敬了个礼。

这一下不但许悠然懵了,周围的人也都懵了,丁祥更是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这军事证件竟然是真的?许悠然是军官?他没死就已经是奇迹了,竟然还参军了?

丁祥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发生的一切简直颠覆了他所有想象力。

许悠然没着装,何况他本就不是正规部队的,也没受过军事训练。

只好尴尬的伸出双手跟几个警察握手,几名警察一边跟他握手,一边诚恳地说,“同志,你们防守前线辛苦了!感谢你们!”

一名警察面对丁祥,他其实也有点尴尬,丁祥的人可能确实动手了,但是现场看来后果并不严重。

可许悠然动手的后果,都写在丁祥脸上了,地上还躺了一个呢。

他只好有些勉强地挤出一丝笑意,“这位同志,许悠然同志确实是军官,这个事情也不是很严重,他也愿意赔偿,你看能不能调解一下?”

只要没有造成过于严重的伤害,邻里间的争吵,打个巴掌什么的,一般都是治安调解,这也是秉公办理。

另一名警察也过来说道:“许悠然同志是觉醒者,在前线抵抗变异兽保护人民群众,你看?”

“小然是觉醒者?”

“小然好厉害,竟然是觉醒者!”

一众邻居听到了,也是议论纷纷都替许悠然高兴。

这时,丁祥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许悠然是觉醒者?我擦,这太荒谬了吧……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