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者……觉醒者……”丁祥嘴里叨咕着,蓦地抬起了头,“觉醒者怎么了?谁还不认识觉醒者?你给我等着!”

说罢,丁祥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几名警察看到丁祥不依不饶的样子,也很为难。

不管这事儿吧,职责所在。

事主又明显不愿意接受调解,事儿又不大够不成犯罪。

几名警察只好尴尬地站在那里跟许悠然聊了起来,很快他们也知道了许悠然的情况。

当年许悠然为了找他爸,没少跑派出所。

很多所里的警察都知道有这么个小伙子,一直在找一个他想象出来的父亲。

可是人家考上了大学,明显不是傻子。

现在又是觉醒者,还拿到了军事证件。

不是所有参加协防的觉醒者都会拿到军事证件的,要有特殊贡献、特殊能力,国家才会破格提拔。

当然了,许悠然是不知道这些的,他以为每一个参与战斗的觉醒者都是军官呢。

没过几分钟,又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小区门口。

车下走下一男一女,大概都是二十多岁。

打扮都很随意,趾高气扬的,态度也很嚣张。

看到这两人,丁祥一路小跑过去,点头哈腰地小声说着什么。

那一男一女晃晃荡荡的走了过来,也不看那几名警察,其中那个男的斜着眼睛对着许悠然道:“你小子闹事?”

许悠然有些奇怪他的态度,“你们要强拆我家,变成我闹事了?”

那个女的又说话了,“许悠然是吧?听说你是觉醒者,我叫谢小燕,也是觉醒者,你不要觉得觉醒者有什么了不起。”

许悠然看了看这二人的态度,“我倒是觉得,你认为自己很了不起。”

谢小燕轻蔑地一笑,“哼,你个土包子,估计也是没什么见识,给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觉醒者。”

说罢,手一招一颗火球忽然出现在手掌上,灼热的温度隔着几米都能感觉到。

接着一张嘴,好像会喷火的巨龙一般,嘴里喷出一条火舌直接点燃了傍边的一棵小树。

围观的众人,包括那几名警察都没有真正看到过神奇的觉醒技。

顿时周围一边惊呼声,谢小燕脸上的笑容更加得意了,瞥了一眼许悠然,说道:“谢小成该你了!”

跟她一起同来的谢小成上前几步,“唰”一面黑黝黝的大盾瞬间凝聚在手臂上。

他得意地看着众人,大盾“哐”一声砸在地上。

右手一抬,“唰唰唰”三根黑铁地刺冲天而起,尖锐、锋利,凶威赫赫。

众人看到这二人的觉醒技,都是不由得替许悠然担心,这么强大的两个觉醒者,摆明是给丁祥撑场子来的。

看到这二人耀武扬威,看到围观的众人惊诧、害怕的神情,看到连那几名警察都无可奈何的表情。

丁祥心里爽翻了,因为家里有钱,从小身边就围绕着一群阿谀奉承的舔狗。

这些人让丁祥渐渐地忘乎所以,唯独当时同班的许悠然对他爱答不理,他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现在这两名觉醒者是他父亲高价请来的顾问,所谓的顾问其实就是变相的保镖而已。

丁祥从心底里佩服自己的老爷子有远见,有魄力。

聘请觉醒者的报酬可是天价,但现在看来确实物有所值。

他眼睛都要翻到天上去了,再次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晃到许悠然面前,“许老板,你不牛逼了?你倒是继续打我呀!还赔偿我?你跪下给我舔鞋,我都嫌你口水脏!”

许悠然都要气笑了,当着我的面炫技?

他不屑地说道:“就这?”

“你不也是觉醒者吗?给我们展示一下看看啊,我让你再装!”丁祥也要气笑了,你瞎啊?这大火球你不怕?这大钢刺你不怕?

众人纷纷看着许悠然,虽然刚才那几名警察说许悠然是觉醒者,可大家的印象里他一直都是个病秧子,一众邻居不由得有些担心。

许悠然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看着谢小燕,“你们俩没去过前线吧?你们俩这技能,真是巧了。”

他左手一挥一阵寒气扩散出去,谢小燕手中的火球“噗”地一声,好像冻裂的气球一样消散了。

右手一挥三根闪烁着青铜寒芒的狰狞地刺,在谢小成凝聚地刺的同样位置弹射了出来,“咔嚓”几声脆响,谢小成凝聚的地刺被这青铜寒芒直接粉碎!

“唰”地一声轻响,左手瞬间凝聚出一面青铜大盾,“哐”地一声也砸在地上。

“还要看吗?”许悠然看着呆若木鸡的两个觉醒者。

“卡啦、卡啦”一套全副武装的寒冰铠甲瞬间覆盖全身,只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目光深邃,宛如神兵天降!

丁祥看着眼前的一幕,已经彻底傻掉了,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出现幻觉了?

我爸天价聘请的觉醒者,跟人家一比好像是过家家的……

同样都是觉醒者怎么差距那么大?之前觉得这两个人挺牛逼的,现在怎么就萎了?

那火球人家一吹就灭了,跟蜡烛似的。

都是土盾,人家的土盾锃明瓦亮,你那土盾黑漆麻乌的。

丁祥满脸涨红,看着那两个蔫茄子一样的觉醒者。

也不跪舔人家了,暗骂一声“废物!”。

忽然他想起一个人,市政府的赵秘书。

对,就是赵秘书告诉自己核弹和研究所的事儿。

该死的许悠然,你等着!

他迅速拿出了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一边小声讲着电话,一边用眼睛的余光瞟着许悠然。

那两个觉醒者的嚣张气焰被许悠然轻易掐灭,再也没脸待在这里,都灰溜溜的上车去了。

许悠然看着他们狼狈地离开,也收回了觉醒技。

警察就站在旁边,几个觉醒者大打出手肯定是不现实的,互相之间试探一下觉醒技强弱,自然就对比出战斗力强弱了。

那两个觉醒者明显是没经历过什么战斗的菜鸟,依仗着觉醒者身份在安全区作威作福。

随着人类对各种新型病毒的适应性越来越强,进化的脚步也会越来越快,觉醒的人类肯定会越来越多。

这些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不是所有人有足够的觉悟看待自己的能力。

自己也曾经因为暴涨的实力,有些飘飘然,何况是其他人。

这些人如果只是凭借自己的能力作威作福、耀武扬威,还只是小问题。

要是有些人试图铤而走险、作奸犯科,让这些普通的警察和市民如何保障自身安全?

许悠然是学管理专业的,虽然才读了一年,不过很多东西已经开始习惯性的代入高层视角,纵览全局去考虑问题了。

丁祥打完电话也不走,领着一群人就那样堵在小区门口。

许悠然和邻居们也不散开,继续对峙着。

那几名警察怕双方再起冲突,自然也是不敢离开。

邻居们都在纷纷议论许悠然的觉醒技,还有的关切地问许悠然一些问题。

一年多没见,许悠然也乐得跟邻居们拉个家常,重新找回正常的生活状态。

没过多久,一辆明显是政府公务用车的黑色轿车停了下来。

一个头发有些微秃,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走下车来。

他按了一下遥控器,汽车自动驾驶到路旁的空位停了下来。

丁祥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一溜小跑过去,点头哈腰地打招呼,“赵叔,您可算来了。这些人太不讲道理了,我好心好意的帮他们安置善后,他们不领情还打……”

“吱……吱……”几声急促地刹车声响起,两辆绿色的东风猛士吉普车停在小区门口。

几名身材高大强壮的军人和一名白发老者,下车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葛团长和陈教授。

离着老远,葛团长大嗓门就响了起来,“许老弟,回来搬家怎么不打个招呼,咱们团里就是战士多。”

许悠然露出了笑容,“葛团长、陈教授,怎么都来了?自己人不用那么客气,这些人要强拆我家呢,所以我得赶紧搬家。”

葛团长面露怒容,“谁要拆我们许排长的家?活够了?”

那官员模样的中年人看到来了一群当兵的,知道不好惹,马上向后退。

许悠然指了指丁祥,“陈教授早上才跟我说的军事机密,这个家伙好像就知道了,马上跑来要征地、要强拆,要好好调查一下。”

葛团长脸色一沉,那个清理变异兽的计划昨晚才由陈教授告诉他,今天就闹得街知巷闻了?

一声怒喝,“给我拿下!带走!”

几名警卫战士,立刻扑过去,反扣住丁祥的双手拖在地上就走。

丁祥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吓得要尿裤子了,哀嚎着被拖上了军车。

他手下那帮人虽然看到情况不好,可也吓得不敢乱动。

好好的一场强拆、征地,把老板征到军营去了。

许悠然看了一眼那个悄悄躲在人群后面的中年人,有点搞不清什么来历。

不过也没关系了,至少丁祥是肯定知道氦3核弹这个军事机密的,不然他不会傻到这种时候来搞征地。

先把他带回去,好好盘查一番肯定能牵出一串大鱼。

那几名警察过来沟通了一下,核实了一下身份,才发现丁祥好像确实牵扯了某个重大的军事机密。

既然是涉及军事机密,那肯定是部队的人来处理,他们也不好多问。

许悠然和邻居们告别后,上了军车绝尘而去。

那个姓赵的中年人,躲在人群后面,始终用冰冷的目光盯着驶离的军车。

军车上许悠然将自己遇到那两个觉醒者的事,讲了一下之后,又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咱们华夏,准备如何管理觉醒者这些新人类?”

全部强制加入部队吗?这明显不可能。

年轻的许悠然,提出了即将改变整个社会格局的疑问。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