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许悠然还在前线,熟悉他的新岗位的时候。

市政府的几位高层领导已经率领着警卫连,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军营外。

虽然都在抗击变异兽的第一线战场,但是敏锐的许悠然已经慢慢感受到了觉醒者与普通战士之间的那种无形的隔膜。

这种隔膜并不明显,但是那种疏离却让许悠然有些不自然。

同时在军营中发生的事情,又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政府体系与军队体系之间的冲突和矛盾加深了激化。

而这些都为即将登上政治舞台的觉醒者评议会,带来了一丝阴霾。

入夜时分,当许悠然结束一天的执勤回到营房的时候,葛团长来告知了他一件事。

丁祥已经被证实,确实是市政府委托的征地授权人。

而征地是为了军方的最新计划,建设基地所用。

所以丁祥被市政府领导带走了,不过在葛团长的建议下,许悠然的家香居美园小区算是保住了。

对于此事,许悠然并不在意。现在的他一心都在如何强大自己上,丁祥这种小人,他自信不会带给他什么影响。

年轻的他坚信,在强大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土鸡瓦狗。

吃过晚饭,他开始了今天的修炼。

自然经可以吸纳病毒作为原料进行修炼,这一点带给他的好处太大了,现在每日九转运行功法已经成了他的必修课。

丹田中那点分外活泼的真气,正在以之前吸纳的病毒原料为中心加速凝聚。

根据自然经功法的描述,他现在应该是已经跨越了筑基期,开始在凝聚金丹。

他在心中暗暗盘算自己的强大之路,觉醒技是一种外在的表现形式,归根到底还是要自己的硬实力够强大才行。

别的觉醒者使用觉醒技的时长和效果明显不如自己,那么应该是自然经修炼的结果。

自己的修炼境界越高,底蕴越深,那么使用觉醒技的效果应该会越好,续航能力应该越强。

自然经修炼的真气好像是原料,觉醒技是原料燃烧后的输出方式。

而且根据记载,修炼到金丹期,可以真气外放,结合强大起来的神识,能够做到飞剑杀敌了。

我掌握的觉醒技,基本都是防御和辅助类型的,地刺攻击力不够强,受到限制也比较大。

最长可以到两米左右的地刺,战斗中受到很大限制,变异兽动辄跳起来几米高扑击,难道等着它安然落地再发起攻击?

自己已经掌握了六种觉醒技了,为什么没有一种是强化自身的?这是个奇怪的现象。

其他觉醒者哪怕掌握两种觉醒技,其中一种很大概率都是强化自身的觉醒技。

东方白的其中一种觉醒技就是皮肤强化,进而形成了掌剑。

东方战除了水晶长枪,还有一种觉醒技是感知,强化了自身对于周边环境的感知能力。

可自己为什么六种觉醒技都没有一种强化自身的?

难道这是系统给我的限制?

我要通过自己的锻炼来强化自身?

一夜在修炼中渡过,次日一早随着嘹亮的军号响起,许悠然也起床洗漱。

走出营房,他看到一队队轮休的战士正在出早操。

他找到了杨排长的队伍,跟着一起跑步,练习队列,学习敬礼。

早饭过后,他加入了格斗训练的队伍。

格斗教官是一个叫孟文星的中尉军官,身高180多公分的孟文星强壮、魁梧,典型的北方大汉。

看到穿着黑色迷彩作战服的许悠然加入了训练行列,他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自持掌握了强大觉醒技的觉醒者,是没有人会来参加格斗训练的,他们更依赖的是自己的觉醒技作战。

当看到许悠然笨拙的动作时,他的眉头简直要拧成一团了,这是来搞笑的吗?

“许悠然,出列!”孟文星一声大喝。

“到!”许悠然已经将自身当作了一名普通的士兵,马上立正、小跑出列。

“你去那边左右直拳,各一千次!”孟文星指了指队列外的空地。

“是!”许悠然如同一个普通士兵一样,大声回答,跑到旁边开始笨拙的直拳练习。

十分钟后,孟文星瞥到满脸汗水的许悠然,依然一拳、一拳认真地练习着简单的动作。

该如何训练这个毫无格斗基础的觉醒者呢?看样子他不是来凑热闹的,好像是真的想要学东西。

“许悠然,过来!”孟文星又是一声大喝。

“到!”许悠然顾不得擦汗,小跑着过来。

虽然他二次觉醒的身体素质应该远超常人,无奈的是他的底子实在太差了。

一个俯卧撑都做不起来的病秧子,现在已经基本可以跟上正常人的训练,这对他来说就是巨大的进步。

“我军的徒手格斗技巧,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击杀敌人为目的的散打类型格斗。一类是以擒拿、制服敌人为主的擒敌拳。”孟文星看着满身大汗的许悠然,又是皱了皱眉,这小身板儿是怎么觉醒的?

许悠然立正,保持军姿,大声答道:“教官,我都想学。”

“还挺贪心,散打不是你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游戏、娱乐项目的散打。包含传统的竞技散打、泰拳、以色列格斗术很多种,是以攻击敌人致命要害。最简单、最直接的杀伤敌人为目的的。”

“我可以的!”许悠然大声回答。

“那好,今天我们先开始散打的基础训练。你的散打训练有一定基础了,我们再学习擒敌拳、摔跤、柔道、擒龙手、巴西柔术、MMA综合格斗术。”

“是!”

“首先应该提高的是你的体能和柔韧性,接下来是基础动作练习,你去先跑十圈。”

“是!”许悠然毫不含糊,转身绕着营地开始跑起来。

葛团长的第二团,是在双桥立交一带的民宅基础上设立的营房。

划定的军事禁区并不规则,绕着整个营区跑下来差不多要一公里。

十公里跑下来,半个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

对于常年体弱的许悠然来说,凭借着觉醒者的强大精神力,短时间的爆发战斗还能坚持一下。

这种全靠耐力和意志力的长跑,简直是要了他的命。

跑到第三圈开始,他就已经腿脚发软,眼冒金星了。

汗水将作战服全部湿透了,他感觉军用胶鞋里仿佛都是汗水。

每当无法坚持的时候,他强迫自己去回想父亲照顾他的那些点点滴滴,强迫自己去回想东方白的一颦一笑,强迫自己去回想被变异兽撕裂的那些战士。

立刻全身好像又恢复了无穷东西,丹田中的真气缓缓的运转,也给他的身体提供了源源不绝的续航动力。

终于跑完了十圈,他“噗通”一声,扑倒在训练场边,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训练场上的战士,路过的战士都“哈哈”大笑。

“孬种!还他妈的是觉醒者呢!起立!”孟文星一声怒喝。

“是!”许悠然勉强睁开被汗水模糊的双眼,艰难地挣扎着爬起来,大声回答。

当他重新站好军姿的时候,感受到丹田源源不绝的真气在滋养着他的身体,让他的体力在缓慢的恢复,心中顿时大喜。

孟文星指了指队列中的一个战士,“刘大奎,出列!你去教育他一下,什么是散打!”

“是!”队伍中走出一个膀大腰圆,身高190公分开外的彪形大汉。

“许排长,我们这边请。”这彪形大汉微笑的表情看起来都那么狰狞。

许悠然心中一声叹息,这是要我的命啊,休息时间都没有。

“许排长,想学打人,要先学挨打啊。咱们先从基础的发力、躲闪、姿势开始练习。”刘二奎笑嘻嘻地说道。

“我做好准备了,来吧!”许悠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一上午就在孟文星加刘二奎的疯狂虐待中过去了,中午午休的时候,一众战士纷纷走向食堂。

许悠然却是回到营房都顾不得擦去汗水,就直接扑在了床上。

虽然他得到了觉醒的身体强化,但是从未进行过如此高强度的身体训练。

这一上午的时间,每一秒对他来说,都好像在遭受满清十大酷刑一般难熬。

最后一段时间的挨打训练,更是被刘二奎沙包大的拳头教育的体无完肤,脸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午饭是彻底没有胃口吃了,他只想趁着中午午休这两个小时,抓紧时间恢复一下体力,下午继续参加训练。

就在他迷迷糊糊要睡过去的时候,他忽然一个激灵。

人家都说身体最疲惫的时候,就是锻炼获得进步的最佳时机。

体力活儿是实在动不了了,不如修炼一下自然经。

他咬着牙,强撑着身体,坐在床上,盘膝打坐开始运转自然经。

一道暖洋洋的真气自丹田游走全身,许悠然立刻感觉舒服了很多。

两个小时的午休,正好完成了九转修炼。

许悠然缓缓睁开双眼,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自家祖辈相传的功法,确实神奇异常。

自从吸纳了病毒作为原料,好像彻底打开了修炼的大门一样。

许悠然的进境一发不可收拾,每一次的修炼都让他的身体在真气的滋养下越发的强大。

一上午的疲惫状态虽然没有全部消除,但是无论是身体状态,还是精神状态都恢复了百分之八九十,比睡了一觉感觉都清醒。

许悠然一跃下床,简单清洗了一下,直奔训练场而去。

训练场上一众战士正在集合站队,有人还在互相聊天。

“你说那个许排长,下午还会来吗?”

“哈哈,笑死我了。给他小身板儿累成那样,应该不会来了吧。”

“二奎你也真是的,就不能轻点。”

“我轻点?这是为了他自己的生命负责,遇到变异兽,会跟他轻点吗?”

孟文星开始整队,一声大喝:“都少废话,人家是觉醒者,哪怕身体素质差一些,战斗力可是比你们强多了。下午不来就不来,我们还省的替他操心……”

话还没说完,许悠然已经从训练场边跑向了队伍。

一众战士看到虽然带着鼻青脸肿,但是依然生龙活虎的许悠然,都是一片哗然。

“我擦,这么生猛的吗?一个中午就满血复活了?”

“二奎,看到没?你的拳头还不够硬啊!”

孟文星看到渐渐跑近的许悠然,嘴里也是小声叨咕着:“这小伙子这么拼命,到底是图什么啊?”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