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可分配资源不应该是这样用的吧?

许悠然尝试过分配给自己,可是病毒却不能分配给自己,难道只能分配给变异兽,让变异兽升级?

可是让变异兽升级,有什么好处呢?系统不会设置无用的功能啊。

看着这只体型都壮大了不少的黑铁级野狗,许悠然有了新的想法。

“哗啦”他解除了冰甲,收起战刀,摆出了徒手格斗的架势。

“呼”野狗猛的向他扑来,锋利的犬齿闪着寒光。

许悠然一个滑步,轻松躲过这一扑,扭身一个肘击打在野狗的侧腹部。

“嗷呜……”野狗一声惨叫,被打得横着飞了出去。

许悠然跟着一个侧踢,一脚扫在野狗的脖子上,野狗“噗通”一声砸在地上。

挨了两下重击的野狗,凭借强悍的体力,迅速跳了起来,又再次撕咬了过来。

许悠然左手抓向它的脖颈,却被它一歪头咬了一口,牙齿在小臂上划出两道浅浅的血痕。

这是故意让野狗咬伤的,许悠然想继续感染病毒。

左手迅速抓住野狗脖颈上的皮毛,右手迅速抓住野狗一条后腿,用力将野狗横在空中,然后向下砸落。

右膝闪电一击,只听“咔嚓”一声,这条黑铁级的野狗竟被许悠然,凌空将脊柱打成两段。

左手一松,右手顺势抡起整只野狗“轰”的一声,砸在地上。

“嗷呜、嗷呜……”野狗整个头都几乎被砸碎了,惨叫着死去。

料理了这只野狗,许悠然也对自己的战力初步有了评判。

赤手空拳,对付落单的黑铁级变异兽应该问题不大。

他迅速清理了一下伤口,从隐藏地点找到自己的作战背包。

按着自己记忆中的路线,许悠然又回到了几个月前曾经与东方白住过一晚的那个房间。

房间中的一切与他们离开时,并没什么改变,许悠然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场景,不由得有些感叹。

风景依旧,佳人何在?

他快速的反锁了房门,关闭所有的门窗,做好基础的防护就冲进了卫生间。

他感觉到身体的不适,估计病毒要发作了。

找了一条旧毛巾用水打湿,咬在嘴里,开始运转自然经。

病毒爆发的痛苦依旧是撕心裂肺一般,许悠然强忍着在地上翻滚的冲动,紧紧咬住湿毛巾,疯狂的运转自然经功法。

良久,那种四肢抽搐、痉挛,头痛欲裂、口吐白沫的症状才缓缓消退。

不愧是致死级的病毒,比起风疹、逆转录病毒的爆发,痛苦的感受强烈了太多。

他缓缓吐出湿毛巾,一边打开花洒开始冲洗,一边神识探入识海。

系统列表变化并不大,他仔细的观察着发生变化的数据。

法系觉醒技。

土属性:

[1.土盾,青铜品质(黑铁技能+1)。可以用土元素凝聚一面青铜材质盾牌,抵御青铜级物理攻击,元素抗性弱。(可升级)]

[2.土刺,青铜品质(黑铁技能+1)。可以用土元素凝聚三根青铜材质土刺,穿刺性袭击敌人,青铜级物理攻击。(可升级)]

基础属性。

[人物属性:青铜斗士。]

[可分配资源:狂犬病病毒+1、风疹病毒、逆转录病毒。]

看到数据的变化,他开始分析起来。

看起来这次感染的狂犬病病毒与最早感染的那种是同类型的,与在魔猿那里感染的,却是不同类型的。

所以只有土盾和土刺的数据发生了变化,而且因为感染的是黑铁级,还是我帮它提升到黑铁级的病毒。

青铜品质看来不是一次黑铁级感染能够提升的,另外就是获得了两份病毒。

今天一共被咬了三次,却只发作一次。

那么品质提升,应该只和发作几次有关,和被咬几次无关。

自己之前的设想,有点想当然了。

要是按照自己的设想,感染几次病毒就提升几次品质的话。

自己去喂一天野狗,估计就天下无敌了。

唉,还是想得太简单、太美好了。

系统也许只是一种辅助作用,能够帮我感染却不死,还有就是清晰的规划一下进化的路线。

不知道多少次黑铁技能+1,能让我的青铜品质技能提升?

上次是杀了一头白银级的魔猿,得到了白银技能+1,直接将青铜品质的觉醒技提升到白银品质。

那很有可能需要十次或者更多的青铜技能+1,才能把青铜品质的觉醒技提升到白银品质。

明天继续实战演练,继续测试。

许悠然洗漱完毕,回到了客厅,熟练的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勇闯天涯,坐在沙发上慢慢喝着啤酒。

只是这次,只有他一个人,他不可遏制的又想起那个英姿飒爽的女孩。

第二天开始,他不再在地面上寻找,而是从一栋高层甩出飞爪从空中荡向另外一栋高层住宅楼。

这是用青铜级野猫的爪子,制成的飞爪,战士们给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凌霄飞爪’。

遇到数量较多的变异兽,许悠然就落到地面,不使用任何觉醒技,单纯凭借徒手格斗与单刀击杀变异兽。

不知道是不是病毒的扩散受到了什么影响,或者是经纬度、温度、湿度的限制,这一带的变异兽携带的绝大多数都是狂犬病病毒。

每天入夜,许悠然就找到一间相对安全的民房休息、调整,然后等待病毒的发作。

搜寻了三天,除了黑铁技能变成了+3,狂犬病病毒变成了+3,没有任何收获。

他发现普通变异兽和黑铁级变异兽貌似对他的进化,没什么太大作用了,是不是要去寻找一些青铜级变异兽试试效果?

直到第四天,当许悠然甩出飞爪正在飞跃过两栋高层住宅楼之间时。

他的神识习惯性的扫荡了一下,然后一个纵身在对面的高层天台牢牢站住了脚步。

不对,刚才神识好像扫到了人!

因为距离超出了他神识探查的范围,他趴在天台边上,开始观察。

这两栋住宅楼都是那种二十几层的高楼,忽然,他在对面那栋楼的十二楼的阳台看到了人影。

那是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大的人影是个年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小的那个大概是个三四岁的孩子。

男子将那个孩子抱在怀中,二人正在阳台的铁栏杆后面观望着下方。

好像是在晒太阳,又好像是在看风景。

幸存者!许悠然情绪有些激动,终于发现幸存者了。

因为怕吓到这一大一小,许悠然又荡回了刚才那栋住宅楼。

发现这栋楼的电梯竟然还可以使用,他坐电梯来到十二楼,按照自己估算地位置,开始敲门。

“砰砰砰”有节奏的敲门声在空荡荡的楼梯间响起,“有人在家吗?”

他的神识同时扫了出去,房间内的一大一小明显吓呆了,半天都不知道开口说话。

“别怕,我是军人。少尉排长,来营救你们的。”许悠然大声说道。

室内传来慌乱的奔跑声,然后是“哗啦、哗啦”开锁的声音。

“真的是来救我们的?太好了,太好了!”男子激动的声音传来。

“嘭”门猛的推开了,许久不曾开启的房门落下很多灰尘。

许悠然挥手带动劲风吹散了灰尘,只见一个精瘦的汉子,神情激动的手舞足蹈的站在门内。

远处客厅中间站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懵懵懂懂的看着门外。

那汉子虽然瘦的不像样子了,但是头发却修剪的很整齐,胡子也刮的很干净,衣着很干净。

当那汉子看到许悠然一身黑色迷彩作战服,还有一杠一星的肩章,终于确定是军人来了。

激动的满脸通红的男子,赶紧探头出来四处张望,却发现走廊里只有许悠然一个人,不由得又有些失望。

不过良好的教养,还是让他迅速做出了反应,“排长同志,快进来,快进来。”

许悠然迈步走进了房间,这是一套普通的三室一厅格局的民居。

那男子探头在走廊紧张的看了半天,才又重新关上了门,重重上锁。

许悠然蹲下身子,看着懵懵懂懂的小男孩,不由得心中一酸,“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小男孩也不怕生,脆生生的说道:“我叫韩礼凡,你是军人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子赶紧跑过来,“同志,我叫韩琦升。这是我儿子韩礼凡,你怎么称呼?”

许悠然站了起来,“我叫许悠然,是025人类基地的特种作战排排长,是来搜寻幸存者的。”

“太好了!太好了!”韩琦升一叠声的说好,激动的好像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脸色涨红,手足无措。

半晌,他突然一把握住许悠然的手不停的摇晃,眼圈却是红了,眼泪“唰唰”的流了下来,“同志,你们能来就太好了、太好了!小凡有救了,小凡有救了。”

许悠然拍了拍他的手背,安慰道:“坐下说说情况,不要太激动,我会带你们回人类基地的,那里还有上百万的幸存者,军队会保护大家的安全。”

韩琦升摸了摸眼泪,不好意思的笑了,“您快坐,我这一年多担惊受怕的,这是太激动了,您不要见怪。”

许悠然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环视了一圈,“家里就你们父子俩?”

韩琦升也抱着儿子坐了下来,“别提了,病毒爆发的时候,大家都死了。孩子他妈出门就再也没回来,可能也……”

说到这里,再次语声哽咽,流下泪来。

小小的韩礼凡好奇的看看兵叔叔许悠然,又好奇的看看爸爸,伸出小手在爸爸的脸上胡乱抹着,懂事的帮爸爸擦去泪水。

许悠然触景生情,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不由得也是悲从心来。

可他现在是军人,是拯救者,他要给这一对儿父子以坚定的信心。

调整一下情绪,缓缓开口道:“不要那么悲观,也许你妻子在主城区还活着。回到主城区,你可以在军营进行登记,也许还有希望找到妻子。”

“谢谢,谢谢。”韩琦升又是一叠声的感谢,“就你一个人负责搜救幸存者?”

“是的,只有我一个人。其他搜救小队,可能人数多一些。”许悠然知道他的意思,连忙又补充道,“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一个人可以百分之百保证你们的安全,而且必要的时候我可以呼叫武装直升机接你们回去。”

虽然从帝都运送了很多物资,但是武装直升机使用的是航空煤油。

军用物资还是要节约使用,两个人就出动军用直升机确实有些奢侈,何况以许悠然的战力护送两个人回去还是没问题的。

入殓师灵异录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