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多,你们怎么坚持下来的?没出去过?”许悠然有些好奇。

“从阳台就能看到很多人死在外面,电视里刚开始还有新闻播报,后来满街都是变异的野兽,哪里敢出去啊。”说到这里韩琦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家里还有水和电,白天没什么变异兽的时候,我从阳台爬出去邻居家,把邻居家的吃的都拿回来了。”

看到饿得精瘦的韩琦升和还算健康的韩礼凡,许悠然大概明白了些什么。

可能小小的韩礼凡还不明白,但是终有一天他会知道,他的父亲曾经用自己的生命在守护他。

十二楼的高度爬到邻居家,而且可以想象得到绝对不是爬了一次,不然没有那么多的食物可以支撑这么久。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每一次攀爬可能都是在拿生命进行冒险。

韩琦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孩子还小,我要是没了,他一个人肯定呀活不下去了,所以我多少总要吃一点。”

许悠然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收拾一下,我们走吧。带上御寒的衣物,天越来越冷了。不要带其他的东西,军部都会配给的。”

韩琦升连忙起身开始收拾东西,在他将父子二人的衣物都装进箱子的时候,小小的韩礼凡也在旁边帮忙。

许悠然看着这父子二人,心中五味杂陈。

此时此刻,他无比的想念自己的父亲。

父子二人简单收拾了一下衣物,带了几瓶水,来到客厅。

许悠然打开房门,当先走了出去。

虽然跟在许悠然身后,又得到了百分百安全的保证,韩琦升还是心惊胆战的。

可是被困一年多了,他实在扛不下去了,周围能爬进去的邻居家都搜索遍了,再也找不到吃的东西了。

他只好将儿子抱在怀里,战战兢兢的跟在许悠然后面走出了家门,然后回身关好房门。

许悠然为了稳妥起见,“唰”抖手凝聚出大盾。

“哇、哇!”父子俩齐声惊呼。

许悠然只是背了一个看起来并不大的作战背包,哪里来的这么大盾牌?

而且军人不是应该拿枪的吗?

许悠然回身微笑着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低声道:“进了主城区你们就明白了,我是可以使用特异功能的觉醒者,现在城里很多这样的人。”

父子俩懵懵的跟着许悠然坐电梯下楼,许悠然一路都在思考该怎么快速的送这父子二人回去主城区。

直到三人离开小区都没有遇到变异兽,这让韩琦升放心不少。

经过小区门口的一座中型超市时,许悠然习惯性的神识四处扫荡,当扫到超市地下一层时,不由得面色大变。

这座超市的地下一层应该是一处存放货物的仓库,仓库的门口十几只野狗懒洋洋的趴在地上,其中还有几只青铜级的野狗。

他吃惊的是,仓库里好像还有人类的气息。

只是隔着厚厚的铁门,距离又比较远,感应的不是很清晰。

怎么办?他看了看身边这父子俩。

略一犹豫,他转身带着父子俩又往回走,“超市里有人,找个地方你们先躲起来,我去救人。”

韩琦升有点懵,哪里有人?

他确实没看到人,连变异兽都没发现。

在旁边最近这栋楼,找了个单元,坐电梯上到顶楼。

许悠然神识扫了一下,随便找了一间空房间,破开门锁。

安置好这父子俩,他转身从身后的楼梯间窗子跳了出去。

“嘭”的一声落在地面,半空中冰甲、土盾已经全副武装。

神识扫到的情况看起来,这群变异兽在这里已经盘踞一段时间了。

三只牙齿闪烁着青铜色寒芒的变异狂犬,五只黑铁级野狗,九只普通变异野狗。

这阵仗有点大啊,看来要大开杀戒了。

他悄悄的摸进了超市,顺着楼梯向地下室走去。

虽然他尽可能的控制自己,轻轻的落脚,还是让机警的变异狂犬发现了。

“嗷呜”“嗷呜”几只变异狂犬,仰天狂嚎,紧紧的盯着楼梯地方向,如临大敌,似乎它们也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

竟然被发现了,许悠然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坦然的走下楼梯,进入了一众野狗的包围圈。

那三只变异狂犬没有轻易行动,其他的野狗却按捺不住扑了上来。

面对这群变异兽的队形,许悠然也不敢托大。

觉醒技‘寒气’立刻向着周围扩散。

“嗷”觉醒技‘狂吼’,一声怒吼在地下室“轰轰”的回荡开来。

很多人在面对群战时,总是以为要擒贼先擒王,但是这招对付变异兽是完全不管用的。

有没有王,对于变异兽来说都不重要,撕咬猎物才是他们眼中最重要的事情。

这些性情暴戾的变异兽,更谈不上什么士气,本能的欲望就是他们最强的士气。

许悠然左手大盾横扫,土刺“唰唰唰”弹射出来,瞬间灭杀了三只普通野狗。

右手青铜级战刀顺手划过一只黑铁级野狗,却只是划伤了前腿。

自恃防御强大的许悠然一个飞旋,合身扑入了野狗群中,右腿侧踢扫飞了一只普通野狗。

那野狗被踢断了脖子,眼看是不活了。

“汪汪汪”野狗狂吠,“嗷呜、嗷呜”被打伤的野狗连声哀嚎。

许悠然却只是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发,自然真气运转到极致,四肢百骸都暖洋洋的充满了力量。

寒气的减速、狂吼的震慑都对这群野狗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只是越强大受到的影响越小。

可是十几只野狗,还是不断用爪牙撕咬到许悠然。

但遇到许悠然白银级寒冰铠甲的防御,最多就是留下一些抓痕和“刺啦刺啦”的抓挠声。

“咔嚓”一声,许悠然持刀的右手,被突然窜起来的一只野狗一口咬住了手腕。

许悠然左手大盾迅速的砸在这只野狗身上,少了大盾的阻挡,又有两只野狗扑到了许悠然左侧咬住了他。

那只咬住他右手的野狗被大盾砸的头晕目眩,但是死死咬住了不松口,这极大的限制了许悠然的发挥。

那三只青铜级变异狂犬,仿佛是看到了机会。

“嗷”一声狂吠着扑上来撕咬,“唰唰唰”三根青铜土刺将咬住右手的野狗刺了个透心凉。

他用力抽回右手,那野狗虽然被穿透了,却一时半会没有死,依然死死咬着他的手腕。

冰甲上传来“咯咯咯”的摩擦声,尖锐刺耳。

电光火石间,三只变异狂犬已经差点要撕开冰甲。

许悠然发出如同饿狼一般的狂吼“嗷呜”,右手奋力一扯,竟是将那只野狗,从土刺刺穿的部位一分为二。

他右手的青铜战刀解放了出来,拖着半截野狗尸体,空中划过一道美妙绝伦的弧线,将另一只黑铁级野狗一刀两断。

狗血漫天挥洒,许悠然举手投足之间,野狗群中就带起一片腥风血雨,拳打脚踢之间野狗纷纷筋断骨折。

“叮”[基础技能,单刀升级,黑铁品质LV6。]

混战之中,苦练多日的单刀刀法升级了。

许悠然的单刀刀法更加的犀利、诡异、刁钻,大盾扛住野狗的撕咬,右手单刀配合,迅速的收割着野狗们的性命。

一身辅助、防御觉醒技的许悠然,最有效的杀伤手段就是右手的青铜战刀。

单刀刀法升级正是雪中送炭一样,大幅提高了他的杀伤力。

片刻之后,场中野狗死的死、伤的伤,还能勉强维持战斗力的就剩下那三只变异狂犬。

青铜级的变异兽,已经稍微有了点智力。

看着死伤狼藉的同伴,一的鲜血横流,到处都是残肢碎肉。

刺鼻的血腥气和受伤的野狗哀嚎声,让这不大的地下室,宛如屠宰场一般。

面前这个神魔一般的男人,高大、强壮、冷静、睿智。

曾经闪亮如水晶般的寒冰铠甲,已经被鲜血染成了血红。

左手的大盾虽然铺满了划痕,却依旧坚固。

右手的战刀上,不断的滑落鲜血。

一头帅气的圆寸发型,纹丝不乱。

一双深邃、冷酷的眼眸,燃烧着疯狂的战意。

这三只变异狂犬已经开始萌生退意,却退无可退,唯一的出路就在许悠然的脚下。

“啊呜”“啊呜”变异狂犬发出面临死亡的悲鸣,疯狂的向着许悠然发起最后的冲击。

许悠然嘴角那抹冷笑,更加明显。

曾经被普通变异兽追赶的疯狂逃窜的日子,好像就在不久前。

现在,他已经可以单挑一群变异野狗了。

可惜的是自己的攻击方式还是太单一,土刺杀伤力不够,刀法只能说勉强过得去。

要不是有白银品质的冰甲,许悠然也只有落荒而逃的命运。

他再次将大盾斜斜挡在身前,撞飞了一只狂犬。

右手一刀直直的刺入一只狂犬的腹部,左腿却被最后一只狂犬咬住了。

他右手连战刀,带那只穿着的狂犬一起摔了出去。

身体一摆,左手大盾疯狂的砸在下方那只狂犬的狗头上。

那只狂犬虽然拥有青铜级的防御力,但是不要忘记,许悠然也是青铜斗士。

力量通过这几个月的训练和实战,已经得到了大幅提升。

冲击和防御相当的情况下,再加上青铜大盾的加成。

下方那只狂犬,瞬间被砸断了面骨。

“嗷”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只狂犬直接被砸在了地上。

此时,刚才被大盾砸飞那只狂犬又扑了上来。

许悠然右脚顺势踩在地上那只狂犬脖子上,空出来的右手一把将最后蹦跶这只狂犬搂在怀里。

左手放开大盾,两只手用力一拧。

“咔嚓”一声,这只狂犬被拧断了脖子,死在许悠然怀里。

地上那只狂犬已经被裁断了脖子,死的不能再死了。

被战刀穿透那只狂犬,“呜呜”的只剩下了最后的呜咽,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许悠然转了转身子,看着一的死伤狼藉的变异野狗群。

这就是最近几个月,自己的成长。

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秧子,成为单挑狗群的强大战士、少尉排长。

顺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却不知满手的鲜血涂抹了一脸。

“哈哈哈、哈哈哈”嘴角的冷笑,变成了放肆的狂笑。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