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下来的许悠然,发现地下室还有一扇坚固的大铁门。

这应该是超市原来储存货物的仓库,铁门应该比较厚,所以神识很难渗透进去。

他来到铁门前,用力的敲响了大门。

“砰砰砰”一边敲,他一边大声喊道:“还有人吗?我是部队的,来搜救的!”

敲了半天,才听到铁门“吱嘎”一声,随着“噗噗”落下的灰尘,从里面打开了。

露出一丝缝隙的铁门,有两双眼睛一上一下,紧张的看着外面。

直到看到了许悠然,又看到了许悠然的作战服和肩章,才最终确定是军队来人了。

“哐当”厚重的铁门,被迅速的推开。

两个好像野人一样的家伙,从里面连滚带爬的冲了出来。

这两个蓬头垢面的男子,乱草一样的长头发和长久未曾修整过的胡子,一看就是在里面躲藏了很久。

二人一冲出来,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

满地的死狗,有筋断骨折直接被打死的、有被腰斩的、有被砍头的,还有被刺穿了要害躺在那里苟延残喘没死透的。

鲜血流了一的,刺鼻的血腥气息中人欲呕。

还没死透的野狗,不时的还发出“呜呜”的哀嚎声。

好像他们二人进入的是一间屠宰场一般,二人齐齐弯腰“哇哇”吐了起来。

许悠然神识扫了进去,发现里面果然是一间仓库,不过残存的食物和水已经所剩无几。

因为没有上下水,这里显然没办法洗澡,大小便也只能就地解决,仓库里污秽的一塌糊涂。

虽然排风系统还在工作,依然是臭气熏天。

这样肮脏的环境里,竟然还有两个人。

“出来吧!”许悠然可不想进去,只能对着里面大喊,“没有危险了,我是025人类基地的快速反应部队排长!”

里面的二人也是一样的蓬头垢面,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

其中一人竟然还是个年轻女人,而且是个孕妇,看样子已经怀孕几个月了,肚子已经不小了。

许悠然不禁皱了皱眉,这样的环境下,还有心情造人,这心也太大了。

跟前面出来的二人一样,后面出来的二人,看到外面的场景也是狂吐。

那个孕妇吐的尤其厉害,可能是因为物资的匮乏,孕妇虽然肚子很大,但是身材瘦的不像样子。

那几人吐的差不多了,才擦着嘴,看向许悠然。

这时他们才发现,许悠然竟然只有一个人。

有个男人结结巴巴的说道:“长官,只有你一个人来搜救?”

另一个男人也连忙问道:“长官,我们现在能走了吗?”

“嗯,就我一个人。我可以保证大家的安全,不用担心。”许悠然自然没必要跟他们解释觉醒者的事情。

“军官同志,能让我看看你的军事证件吗?”那个唯一的女人说话了。

虽然那女人脏兮兮、臭烘烘的,许悠然没怎么细看,但是凭感觉应该年纪不大。

跟那个女人站在一起的男人,立刻大声呵斥道:“你个小女孩懂什么?不要乱说话!”

说罢,还伸手拽了一下那个女人,连声道:“长官,要不咱们先上去吧。我们被困了将近一年了,没看到过太阳。”

另外两个先出来的男人,也走过来围住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有些嘶哑的嗓子又喊了一句,“你有军事证件吗?”

许悠然看着几人的态度,有些疑惑。

但还是从里面的口袋拿出了军事证件,还打开了证件凑近了几人,给他们看了看。

那三个男人好似并不太在意,那个女人却是看得很仔细,那三个男人拉拉扯扯的也没能阻止她仔细的端详。

终于确认了许悠然的身份,那个女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撕心裂肺一般。

挣扎着就向许悠然的方向扑了过来,那几个男人死死的按住了她。

其中一个还跟许悠然结结巴巴的解释,“长官,我们被困太久了。她有点精神不正常了,你别见怪,咱们还是快走吧。”

说罢,几个男人拖着那个女人,就要向楼梯方向走。

许悠然也看出不对劲了,大喝一声:“站住!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不要碰她,让她过来我这边!”

那个女人再也忍不住了,声嘶力竭的大喊:“长官救命啊!他们几个是坏人,他们轮……呜、呜……”

话还没说完,有一个男人就堵住了她的嘴。

前面出来的一个男人也知道不好,“唰”从身后抽出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指向许悠然。

“傻大兵,我告诉你,不要多管闲事!”

另外两人也纷纷抽出了水果刀,指向了许悠然。

许悠然看向那肮脏的仓库,污秽不堪。

再看向眼前这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不由得心中分外的难过。

他不是小孩子,看到这四人刚刚出来的情况。

他尽量强迫自己,不要向着那些不好的地方去想。

尤其是他刚刚遇到那个为了孩子,在十二楼的外墙上爬去别人家里拿食物的勇敢父亲。

他希望大灾之下,能尽量看到人性的美好和善良。

这样也能给他更多的动力和信心,去挽救更多的生命,哪怕是为父亲的平安积福。

可是,眼前的一幕让他太失望了。

甚至可能比他想到最坏的情况,还要不堪。

他先是打开了腕式手机的光幕,开始执法记录。

然后看向地上那只濒死的变异狂犬,走过去,弯下腰抽出自己的青铜战刀。

那只变异狂犬,被贯穿的伤口大股大股喷涌着鲜血,呜咽两声彻底死去。

许悠然站直了身躯,脸上还抹着一片血迹。

他明亮却深邃的眼眸,闪着点点森冷的寒芒。

右手握着青铜战刀缓缓抬起,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好似来自的狱的寒风,“放开她!”

那三个男人,其中一个将水果刀放在那女人的咽喉上,颤抖着说道:“傻大兵,跟你说,不要多管闲事。不然你们两个,我们一起杀。”

另一个拿着水果刀,慢慢向着许悠然靠近,“小子,反正我们已经出来了。你给老子滚远点,小心捅死你!”

许悠然左手拿着军事证件,再次向着几人挥了挥,“知道地上的变异兽,都是谁杀的吗?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我作为一名大秦军人已经履行了告知义务。你们如果继续冥顽不灵,我就要现场执法了!”

三个男人这时一愣,才反应过来,将他们困在这里将近一年的变异兽难道是眼前这个年轻的军官杀的?

怎么可能?

这些变异兽有多凶残,他们可太清楚了。

好多病毒爆发后的幸存者,就是死在这些变异兽的利齿之下。

“不要跟我们吹牛逼,我们不信!”

一个男人捂着那个女人的嘴,用刀挟持着那个女人。

另外两个男人手持着锋利的水果刀,围了上来。

许悠然眼中的冷意越来越盛,嘴角又不自然的浮现一抹冷笑。

“知道什么是觉醒者吗?”

那三人一愣,觉醒者?什么意思?没听说过啊。

许悠然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们这些觉醒者,是特招参军。专门保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专门击杀变异兽的超能力者。”

许悠然终于下定了决心,觉醒技狂吼瞬间发动。

“嗷”一声怒吼,宛如炸雷一般在几人耳边炸响。

对面这四人,比普通变异兽还不如,瞬间进入呆滞状态,完全傻掉了。

“唰唰唰”三根青铜土刺刹,刹那间从地面弹射出来。

两米长的青铜巨刺,精确的将三人穿了通透。

持刀的三人好像三只穿在竹签上的蚂蚱,一时还没有死去。

鲜血、脑浆、内脏洒了一的,将死的身躯还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在青铜巨刺上不停的抽搐。

可能最近一年多,见过了太多的血腥、暴力和死亡。

第一次杀人的许悠然,竟然并没有任何不适。

他擦了擦青铜战刀上的血迹,将战刀收回了腰间。

眼神中满是不屑和漠然,好似一位主宰众生命运的神灵一般。

语气却是分外的平静和冰冷,“我不止会杀变异兽,也会杀人。”

此时,那个被狂吼震慑的头昏脑涨的女人,终于慢慢清醒过来。

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知是惊喜还是惊吓。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竟然昏了过去。

许悠然连忙冲上去两步,将那个女人扶住靠在一边。

迅速的将那三只变异狂犬的牙齿切了下来,这就是三次青铜功勋,必须要带走的。

随后,他扫视了一圈,双臂发力横抱着那个女人走出了地下室。

他并不清楚那三个男人曾经是好人,还是坏人。

也许他们曾经是这超市的一个普通顾客,也许他们曾经是这超市的售货员。

灾变之前,也许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他们也是正常人。

也许他们是别人的儿子、他们是别人的父亲、他们是别人的丈夫,可灾难将他们变成了恶魔。

面对恶魔,许悠然永远不会吝啬他的屠刀。

如此乱世,也许法律不能给他们公平的审判。

那么,许悠然愿意用自己的刀给他们审判。

这里的情况,他也会如实地上报,这个活着的女人就是证人。

至于官方如何认定,他并不在乎。

用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威胁现役军官,本身就是重罪,甚至是死罪。

而且许悠然很清楚,从四次觉醒者的上将,来负责新成立的觉醒者评议会这件事,就能看出一些风向。

新人类觉醒者,将会彻底颠覆这个世界。

如果,要我给这个世界一个交待。

那么我将用我强大的实力,让这个世界给我一个交待!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