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悠然抱着这个昏迷的女人,回到了韩氏父子藏身的房间。

看着这个孕妇和韩氏父子,许悠然打开腕式手机呼叫支援。

韩琦升搞来了热水和厚衣服,帮这孕妇简单擦洗了一下。

悠悠醒来的孕妇睁开眼睛,“啊”的一声惊叫坐了起来。

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这才放下心来。

看着许悠然急忙问道:“长官,那几个人呢?”

许悠然面上露出和煦的笑容,“他们几个再也不会出现了,你放心吧。”

这个孕妇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半晌才道:“我叫张悦,原来是那家超市的收银员。那三个人里有一个是原来超市的保安,是我男朋友。”

“你要是不想说,可以不说。”许悠然怕她留下什么心理阴影,所以故意没有提起此事。

谁知张悦貌似还挺坚强,“你救了我,不管是因为职责还是因为同情。我一定要说清楚,让你清楚,将来任何人问我,我也会说清楚。”

许悠然其实并不在意那几个垃圾的人生经历,随意点了点头。

“另外两个是超市的顾客,被那些野狗追到仓库躲起来后。我男朋友为了活下去,把我贡献给了那两个人。”

张悦也是个冰雪聪明的人,有人来搜救,而且还有别的幸存者。

那说明官府还在运转,不管什么原因,一位现役军官杀了人,总要有个说法。

这个说法是给官方的,也是给许悠然自己的。

她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

“那三个人轮流的折磨我,我怀孕了也在折磨我……”说到这里,张悦好像又想起了那段不堪的生活,抱紧双肩浑身颤抖,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好了,不要说了。”许悠然伸出手,拍了拍这个比他还小的姑娘,“他们三个人持械袭击现役军官,已经是死罪。过程我已经用手机记录下来,发送给我的上级了。”

韩琦升人到中年,阅历自然是有一些的,只言片语就大概明白了来龙去脉。

他倒了杯热水,扶着张悦喝了下去,舒缓了一下张悦紧张的情绪。

许悠然又说道:“现在主城区,大概有一百多万幸存人口,军方会安排好你们的生活的。安全问题不用担心,我军的实力足够压制变异兽。只是你肚子里的孩子?”

许悠然这个问题,一下就体现出他的年轻和阅历不够了。

这个问题太敏感,其实不太适合公开讨论。

说起了孩子,张悦的眼神却变得无比温柔起来,她双手放在肚子上,似乎在感受着那幼小生命的律动。

蓦的,她的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我要把他生下来,孩子是无辜的,这是我的孩子。”

她看了看小小的韩礼凡,又看了看身穿作战服的许悠然,“长大了,我要他去当兵,做一个好像长官你这样的好战士。”

许悠然感受得张悦的执着,也很欣慰张悦的坚强。

虽然是第一次杀人,但是如此乱世,许悠然很清楚,这肯定不会是他最后一次杀人。

这时,许悠然的手腕一震,电话来了。

他弹出光幕,影像里是一位战士,应该是在一架武装直升机里。

首先听到的是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偶尔还能听到机枪扫射的声音。

“许悠然长官,编号:02502WZ1103武装直升机向您报到,我机即将抵达预定位置,请您十分钟内到达预定位置。”

“收到。”许悠然回复,“我将在预定位置附近提前清扫,请放心降落。”

“收到。”对面的士兵挂断电话。

“走,我们去天台。”许悠然手一摆。

几人在天台等了几分钟,远方已经看到一个黑点快速的接近,直升机螺旋桨的转动声已经清晰可闻。

许悠然从背包中拿出一个燃烧棒,用力一划,给直升机指示位置。

直升机很快悬停在天台上空,抛下攀爬用的软梯,狰狞的重机枪枪口指向两侧。

两名战士顺着软梯,飞快的降落在天台上,“唰唰”齐齐向许悠然敬了个礼。

“唰”许悠然立正,回礼,“暂时只找到这三个幸存者,其中一个是孕妇,一个是小孩,注意保护。”

“是”两名战士响亮回答,其中一个试探性的问道:“许排长,您就一个人?”

许悠然向着那名战士笑了笑,“我一个人足够了,迅速登机。”

那两名战士不禁有些惊诧,这许排长太生猛了。

他们听说别的小队都是几个人一组,甚至还有十几个人一组的,许排长一个人就敢出来执行任务……

两名战士迅速帮助三人登机,许悠然目送着直升机“嗡嗡嗡”轰鸣着远去。

他反思了一下这几天的战斗和经历,感觉自己的策略好像有问题。

这样一个人盲目的搜索,效率确实太低了。

而且遇到的变异兽要么数量太少,要么等级太低,已经对他起不到什么磨炼的作用。

他决定接下来要改变策略,不再这样盲目的搜索。

他现在所在方位是南江市东南角地位置,他准备向南直插红场动物园。

目前看来找到大批的变异兽聚集地,快速的清理周边环境,让普通战士也可以大批量的出来搜救,可能效果会好很多。

事不迟疑,他调整了一下方向,飞爪挥舞向着南江市的正南方杀去。

一路遇到大型超市、商场、的铁站、医院、写字楼这些人流比较密集的地区,他也经常扫出神识进行探查,可惜都是一无所获。

第五天的时候,他在路上遇到了一队人类觉醒者小队。

这个小队人数并不多,只有五个人。

其中并没有许悠然认识地面孔,可能是东线或者是其他方位的觉醒者组队在这一带搜索。

那五个觉醒者正在与几只普通变异兽进行战斗,许悠然怕引起误会并没有打扰对方。

他坐在一栋高层建筑的天台边缘,双腿悬空拿出水壶悠闲的一边喝水一边看着下方的战斗。

这个小队人数虽然不多,但是觉醒技搭配还是比较合理的。

有两个火焰系的负责杀伤,有土系的负责防御,有木系的负责困敌,还有个水系的负责辅助和医疗。

对于自己没有掌握的觉醒技,虽然许悠然大多知道名字和效果,但是实战看到的却是不多。

有这样的机会,正好可以好好了解一下。

省的将来自己掌握了这些技能,在实战中却应用不好。

很快下方的战斗结束了,许悠然纵身一跃几次借力,“轰”的一声砸落地面,激起一片尘土飞扬。

下方几人正在给没死的变异兽补刀,听到动静纷纷警惕的看了过去。

许悠然施施然走到几人面前,“我是第二团特种战斗排排长,许悠然。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五名觉醒者中,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连忙热情地上来握手,“我们是第七团的,我叫王泽志,这几个都是我们团的。”

剩下几人也热情的跟许悠然打招呼,许悠然挨个握手。

荒芜地区遇到战友,虽然不是一个团的,也是分外的亲切。

王泽志好奇的问道:“许排长,你就一个人?”

“嗯,我就一个人。一个人灵活一点,逃跑起来比较方便。”许悠然“嘿嘿”一笑。

这几个人不知道许悠然的实力,也不知道他是在调侃。

五人中唯一的女性觉醒者,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表情。

都是战友自然是亲切的,但是战友也分三六九等。

不能勇敢杀敌的战友,确实走到哪里都不太受欢迎。

许悠然对于这些人的看法自然毫不在意,他是过来打听情报的。

“王哥,你们出来几天了?从哪边过来的?”

“我们原来是驻守内环东线的,想去高铁南站那边转转。”忽然王泽志好像想起了什么,“你就是开会的时候,那个要自己单干的小伙子?”

“嘿嘿。”许悠然挠了挠头,“你们要去南站?对啊,那边要么有很多幸存者,要么就有很多变异兽。”

王泽志拍了拍许悠然的肩膀,“许排长,要不你跟我们一起组队走?安全系数也高一些。”

“王哥,没事的。我自己一个人确实灵活一些,我比较擅长逃跑。”许悠然想了想,“过几天我也去南站那边转转,看看能不能搞一点变异兽材料换功勋。”

旁边那个年轻女孩,终于忍不住了,“年纪不大,口气不小,你当青铜变异兽材料随便捡的?”

王泽志皱了皱眉,一摆手,转头说道:“李璇,你少说两句。大家都是战友,人家怎么行动,是人家的自由,我们人类战士要团结。”

李璇好像自知话有点多了,也闭上嘴转过头去。

“王大哥,你们继续忙你们的吧。我再去转转,看看能找到幸存者不。”许悠然不跟那个李璇计较,不代表他愿意跟她多接触。

王泽志脸带歉意,再次跟许悠然握手告辞,“许排长,荒芜地区不比城里,你一个人尤其要注意安全。”

许悠然点点头,跟其他几人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直到许悠然的身影看不到了,那个李璇噘着嘴好像很委屈的说道:“王排长,不是我故意要说那些话。那小子年纪轻轻的,依仗着觉醒技就会装逼!”

“人家是不是装逼,跟你有什么关系?”王泽志有些无奈,“你啊,就是太年轻,太情绪化。命是他自己的,你也真是的。”

旁边一个队友却说道:“王排长,真不怪李璇,我也觉得那小子太能装。估计看到青铜级变异兽,他能吓尿裤子。”

王泽志挥了挥手,“算了,不说了。咱们出发,快点去南站,不要被别的小队抢先了。万一那边有白银级变异兽,可是一次青铜功勋啊,能换不少好东西。”

几名队员也不再多话,收拾了一下,向着高铁南站方向而去。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