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场中还有战斗力的敌人只剩两人。

一人被李璇的缠绕困住,但好歹是二次觉醒者,在李璇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竟然还能勉力支撑。

另外那人被许悠然一颗心脏砸在脸上,早就吓得魂飞魄散,转身就逃。

许悠然看着已经跑出十多米的那个觉醒者,随手一挥。

“唰”一根长达两米的白银品质土刺,将那个觉醒者从胯下穿透到头顶。

那人“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红的白的从那人头顶,一股脑的涌了出来。

那个觉醒者虽然被瞬间杀死,身体却还在半空中保持着奔跑的姿势,手脚不停的在空中抽搐。

仅剩的那名二次觉醒者,看到短短片刻过去。

场中同伴就被许悠然屠戮一空,早就吓得心胆俱裂,手脚发软。

许悠然看到李璇虽然含恨出手,又用缠绕控制了敌人,却一时半会拿不下来。

他也懒得浪费时间,直接一个箭步蹿了过去,一记膝撞直奔那人面门。

那人虽然怕的要命,但是攻击近在眼前,还是竭尽全力伸出双手去格挡。

许悠然的膝撞还带着利刺,直接穿透那人的双手。

“噗”利刺将那人整张脸都扎成了筛子,鲜血混着脑浆喷涌而出。

虽然李璇也参加过很多次战斗,但是许悠然这么残忍的杀戮方式,却是没见过。

“哇”她忍不住,弯腰就吐。

轻飘飘的落在地上,许悠然转身查看了一下。

发现只有两个觉醒者没死,那个大腿被他踢断的还在捂着腿哀嚎。

那个为首的觉醒者也没死,虽然身上几个透明窟窿正在不断的流血,应该还能坚持一会。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碰了碰李璇,递给了她。

李璇呆滞的接过纸巾,都懵了。

大哥,都什么时候了,你刚杀了那么多人,还有心给我拿纸巾。

许悠然走到那个断腿的觉醒者身前,冰冷的目光好似审判罪恶的神灵一般,扫视着这个觉醒者。

那个觉醒者也知道大事不好,捂着腿一边“呜呜”的哀嚎,一边想求饶,“大哥……”

“嘭!”

许悠然懒得听他废话,直接一拳砸碎了那人的脑袋。

好像西瓜一样爆开的头颅,又深深的伤害了李璇,她弯下腰继续狂吐。

为首的那个觉醒者,虽然失去了战斗力,大量失血也让他的意识渐渐开始模糊起来。

但是他很清楚,他的小队彻底完了,他彻底完了。

他的贪婪和多年以来的嚣张跋扈,让他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踢到这块铁板不但害死了自己,还连累了同伴。

此时,他想起了哥哥跟他说过的话。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以做坏事,但一定要有把握。杀一个人之前,要先切断他所有的关系,这样你才杀的安心,不会有后患。’

可是看到那些青铜级材料,突然暴涨的贪婪让他丧失了冷静,悍然出手的结果就是眼前这凄惨的结局。

可是谁又能想到,轻易可以碾死的蝼蚁,竟惹来了这么恐怖的存在。

最后的求生欲望,让他断断续续对着向他走来的许悠然,说道:“我……我是郭市长的儿子,我是新人类……新人类事务局的人。你敢杀我……我哥哥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许悠然有些无语了,死到临头还这么狠,智商都让狗吃了。

郭市长?

好像哪里听到过,有些耳熟啊。

对了,好像跟那个丁祥有点关系。

“新人类事务局?那是什么鬼?”许悠然有些疑惑,叨叨咕咕的走到那人身前,捏住那人脖子。

“咔嚓”许悠然直接将那人的脖子拧断,送他去了地狱。

李璇这时也吐的差不多了,看着一片狼藉的战场,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她的小队,除了她侥幸逃出生天,其他几人被这六人摧枯拉朽一般团灭了。

虽然有受伤,又加上偷袭的因素。

但是这六人的强大,她是亲眼目睹的。

可现在许悠然单枪匹马,短短片刻时间,好像杀几只小鸡一般将这六人全部灭杀了。

简直好像是在做梦一样,是不是自己太恨他们,太害怕他们所以产生幻觉了?

她用力抽了自己一记耳光,“啪”,很疼。

不是做梦,那六个好像恶魔一样的觉醒者,被这个好像魔王一般的许悠然团灭了。

人生大悲大喜转折太快了,她还来不及悲伤,已经报仇了……

正在拿着白银级独角,挨个给尸体补刀的许悠然听到声音,回身看了一眼李璇。

这孩子吓傻了,还是吐傻了?

打自己干嘛?

现在的孩子真是理解不了……

他也不理李璇,回身继续挨个补刀,然后收集战利品。

腕式手机全部摘了下来,堆在一起,用脚踩得粉碎。

至于尸体丢在这里,不用一个小时,肯定连骨头都剩不下。

收拾好这一切,他转头看了看还在发呆的李璇。

“王大哥他们的仇已经报了,虽然我也很遗憾,但是人死不能复生,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悲哀,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许悠然捡起李璇的背包,递了过去。

李璇神情呆滞的接过背包,眼神中一片茫然,好似失了魂似的。

许悠然声音低沉的说道:“带我去王大哥他们遇害的地方看看。”

李璇神色黯然的在前方带路,没走多远,转过一条街,许悠然就看到了他们之前的战场。

虽然只过去不长的时间,但是早已看不到任何人的尸骨了。

一只变异野狗嘴里不知叼着什么人的一块碎肉,后面一只变异野狗正在追赶。

很快,两只野狗就跑远了。

只有地上没有完全干透的血迹,还能证明曾经有人死在这里。

冬天的寒风打着旋儿,吹起几片枯叶。

一片破败、死寂好像李璇此刻的心。

见过了太多的生死离别,李璇自认已经足够坚强了。

可是朝夕相处的战友,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全军覆没。

她的耳边好像还在回响着王泽志浑厚的嗓音,在让她快跑。

可是现在连尸骨都找不到了,生死无常这四个字让她悲从心来,却又欲哭无泪。

也许是看到太多战友死去,眼泪早已流干了吧。

整个小队只剩下她一个人,接下来呢?

回到军营,继续组队,继续战斗,再次看着战友倒下,或者让战友看着自己倒下?

李璇的身高大概只有160多公分,此情此景下,她再也不是那个专门和人较劲的执拗女孩了。

寒风中看上去格外的凄苦,许悠然伸手拍在她肩上,“这就是我们的命,觉醒者的命。也许有一天倒下去的就会是我,就会是你。这世界上有好人,自然就会有坏人。有光就会有影,我们的选择只能是背靠黑暗,逐光而行!”

“背靠黑暗,逐光而行。”李璇微微斜靠在许悠然的胸前,幽幽地说:“答应我,如果有一天,我战死了。不要让我的尸体被变异兽吃掉,我想死后也是美美的。”

“嗯!”许悠然重重的应了一声。

空旷、荒凉的街头,北风扫落了最后几片黄叶。

远处似乎还传来变异兽隐隐约约的嘶吼,萧杀的寒冬中紧紧依靠在一起的年轻男女,好像在互相取暖、互相安慰。

良久,李璇迷茫的眼神慢慢变得坚定起来。

她站直了身子,看向基地的方向,“走!我们回去,我会继续组队,继续战斗,把队长他们那一份一起活下去!”

“好!”许悠然看了一眼,好像又重新活过来的李璇,抡起硕大的背包当先走去。

身后李璇也抡起了背包,想背在背上,却不曾想背包的带子松了一根。

“当啷”一声,一块满是锈迹,巴掌大的金属片掉落在地上,弹了一下落在许悠然脚下。

许悠然很自然的弯腰去拿,想还给李璇。

也许是他捡取的角度有问题,“啊”许悠然一声轻呼。

手指被那块满是锈迹的金属片,划了一道小小的伤口。

一点鲜血沾染在碎片上,他拿起碎片,有些疑惑。

他是二次觉醒的青铜斗士,虽说没有强化系的觉醒技,但是身体素质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加之他的自然经修炼已经快要结成金丹,身体每日受到真气的滋养,也远比普通人强悍的多。

日常家居的普通刀具,已经很难这样轻易划开他的皮肤了,这小小的碎片为什么如此锋利?

他一边仔细端详着这块碎片,一边随意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也是青铜级材料?”

李璇凑了过来,看了一眼,说道:“这个好像是我们在玄文湖一带猎杀一头水里的变异兽,在那只变异兽体内的。收拾东西的时候,忘记扔了。扔了吧,没什么用。”

许悠然更纳闷了,这块碎片这么锋利,肯定不是寻常物品。

思索中,他自然而然的用神识探查了一下。

厚厚的锈迹下是一片薄薄的金属残片,应该是某一样东西上的碎片。

有两个侧边异常锋利,另外两个侧边却是断裂的痕迹。

这碎片上布满了细密、古怪的纹路,许悠然的神识好像探入了一片汪洋大海一般,无比的深邃、神秘,却又仿佛隔着一层迷雾。

他很清楚,这是因为他的神识强度不够的原因,这块碎片非常不简单。

他又用精神力去感应这块碎片,那些细密、神秘的纹路好像在引领着他的精神力,不断的向着碎片内部探索一样,却又在断裂处戛然而止。

可能是因为他的血沾染上了碎片,他拿着这块碎片,感觉非常的亲切,好像在握着自己另外一只手一样。

许悠然心中宛如掀起了惊涛骇浪,这块碎片绝对是重宝。

虽然他现在还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的碎片,又是什么东西将它打碎,但是这绝对是一件世所罕见的重宝。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