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异兽在哪?”

“什么变异兽?”

“全部卧倒,都不许站起来。第一小队去里面,第二小队去窗口,第三小队分散搜索!”

杂乱的脚步声,各种口号、指令,强光手电、红外瞄准。

一时之间残破的办事大厅乱成了一锅粥,漫天飘洒的烟尘和四处纷飞的文件,影响了大多数人的视线。

几个拥有感知觉醒技的战斗人员,立刻大声呼喊起来:“不要慌,不要慌!”

“没有发现变异兽,没有发现变异兽!”

“请求支援,请求支援。需要大量救护车、需要大量救护车,很多伤者!”

许悠然高举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威胁,防止被误伤。

他轻蔑的看着被他打成重伤,却差点气死过去的赵督察,高声喊道:“没有危险,没有危险。我是守望者军团排长,正在处理特殊情况,请呼叫守望者军团战斗人员!”

“不要抵抗,高举双手,请表明你的身份!”几名战士和觉醒者,纷纷向着大厅中唯一还站着说话的许悠然围了过来。

“守望者军团中尉排长,许悠然,请求核实身份!”

“身份核实中,不要轻举妄动。”有战士弹出光幕一边汇报情况,一边核实许悠然身份。

外面传来救护车“嘀嘀嘀”的鸣叫声,大批战士和医护人员,开始进场救治伤员。

许悠然指了指李璇,“这是我战友,受了重伤,赶紧抢救!”

虽然李勋第一时间就被他抛了出去,根本就没受什么伤,最多是被烟尘呛得有点咳嗽。

但一群不明情况的医护人员,还是第一时间冲了上去。

李璇挣扎着被强行抬上了担架,气得她连声怒喝,“许悠然,你混蛋。我没受伤,让他们放下我……”

“快点救治,快点救治!她脑子被打坏了,说胡话了!”许悠然兴高采烈的煽风点火。

这时许悠然的身份已经被核实完毕,几个围着他的战士,一起行了个军礼,散开去救助别的伤者了。

许悠然来到楼下大门口,看着伤者纷纷被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

当李璇也被抬走时,他向着被押上救护车的李璇摆了摆手,做了个口型,“再见!”

网上的流言还在,对他、对李璇来说,甚至对于部队来说,都是一种抹黑。

这件事他必须要查清楚,而且他担心有人在背后操控,所以他要先把李璇从这个漩涡当中撇出去。

李勋还在守护者军团,而且她是025基地的本地人,家里亲人都在,与社会各界可能都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和牵连。

而他许悠然不同,他是孤家寡人。

大不了打破这天,让世人知道现在这个世界是什么人在做主。

让那些吃瓜群众和键盘侠知道,觉醒者不可轻辱。

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知道,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都是土鸡瓦狗。

四次觉醒者不出,他自信在这025基地,他可以横着走。

总不会有人用超级炸弹,对付他一个现役军官吧。

他参军是为了追寻父亲的踪迹,是为了儿时的憧憬,是为了保护人民群众、守卫一方和平,可不是来给部队抹黑的。

也许部队高层因为某些原因,可能还有顾忌,还需要平衡。

可他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受了委屈,自然是要冲动一点。

他就是要让人认为,他是一个冲动的小伙子,就是莽。

这时旁边的军部办公楼五号楼那边,跑过来几个人。

为首的正是那个机要秘书,旁边还跟着一个少校军官和几名穿着黑色迷彩作战服的战士。

许悠然看着他们几个,立正、敬礼,刚刚拍去灰尘,身姿笔挺,神态从容的许悠然,跟周围这混乱的场面格格不入,好像他也是刚刚路过似的。

“许排长,什么情况?首长让我来看看。”机要秘书抢先开口询问。

“正要向首长汇报,要不我们一起过去?”

“许排长,我是二营的杨书宁营长,听说这事儿跟你有关?”杨营长指了指好像战场废墟,还在冒着烟尘的办事大厅。

“别提了,先去跟邹军长汇报一下,一起跟几位首长汇报一下。”许悠然的表情极度的愤慨和无奈,还带着一丝丝委屈。

要是李璇看到此时他的表情,一定给他一个大大的赞,演技满分!

几个人又重新返回了邹军长的办公室,此时办公室中还坐了几个军官,应该都是听到消息从别的办公室过来的。

邹军长指了指,对面坐着的另一个少将军衔的军官说道:“这是咱们025基地的副军长孔德成同志。”

这个副军长孔德成,是个五十多岁的矮壮汉子,跟邹军长的精明强干不太一样,孔武有力,看起来像个练家子。

邹军长也没继续介绍其他人,表情有些严肃的直接问道:“许同志,怎么回事?你在现场?如实汇报!”

“报告首长,我和第七团的李璇同志,刚刚都在现场。”许悠然站着标准的军姿开始回答,将刚才的情况如实描述了一遍。

听许悠然汇报了之前的情况,办公室中的几人都皱着眉,半晌没人说话。

“军长,您看这个事情?”许悠然还是忍不住先询问了一下。

“小许同志啊,这个事情不能说完全是你的责任,但是你也有责任,你太冲动了。”邹军长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承认我冲动了一点,但这是对我们军团的严重抹黑。这些战绩是我一拳一脚打出来的,是我深入虎穴拿命换回来的。战功也是我们张营长亲自核实过的,这些人这样散布留言,其心可诛!”许悠然义愤填膺的说道。

“我同意许排长的意见,这个事情一定要查清楚,还许同志和李璇同志一个清白,还我军负责战功核查的同志一个清白。不然对我军士气会是极大的影响!”副军长孔德成也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意见。

此时敲门声响起,机要秘书去打开了门。

刚刚离开没多久的一营营长,张继坤听说发生了大事,还跟他许悠然有关,马上又转了回来。

邹军长让张继坤也在旁边坐了下来,沉思了一下说道:“这个事情追根溯源还是谣言的问题,小张你是小许的直接领导,你跟小许一起配合调查、取证,务必要做到准确详实。”

说罢,他又向着机要秘书指了指,“张嘉佳你全权负责这个事情,务必要协调好各方关系,不要引发跟其他部门的更大冲突。”

几人一起立正、敬礼,“是!”

邹军长挥了挥手,示意大家离开,看着众人纷纷走出大门,他向着副军长孔德成招了招手。

“老孔啊,马上要开始全面清理变异兽了。这个时候,正是和各地官府密切配合的时候,不能节外生枝啊。”这个突发状况让邹军长有些头疼。

“确实有点头疼,这些流言蜚语刚才我也大概看了一下。牵扯到我军的战斗英雄,还是谋杀战友这样的罪名。这个事情,背后恐怕不简单。敢放出这样风声的人,应该有些能量,而且用的就是我们的军用网络……”孔副军长能做到一军的副军长,肯定也不是鲁莽的武夫。

“超级炸弹计划之后,应该就是觉醒者撒网式清剿。我们军中的觉醒者,虽然普通战力强大,但是数量还是太少,不足以单独执行这个任务,还需要地方觉醒者配合才行。可是这个时候冲突的矛头又对准了地方觉醒者,这个小许啊。年轻人,太冲动了,还需要打磨啊……”邹军长身为战斗计划的全面执行者,自然要通盘考虑一系列的行动中的各种因素。

“现在地方觉醒者,要么是加入了评议会,要么是加入了事务局。分属不同的部门,没有其他单位的配合,我们军方也独木难支啊……”孔副军长摇了摇头。

“希望只是社会上的一些闲散人员,闲着无聊吧。要是真牵扯上了那两个部门,就有点难办了,处理也不是,不处理也不是……”邹军长叹了口气。

离开办公室的许悠然,当然不知道这里的门门道道,也不知道军方现在面临的诸多掣肘和顾忌。

大秦到底还是一个民主、自由、法制的国家,国家层面也好,军队层面也好,可以号召这些觉醒者为了保卫人民群众,而英勇战斗。

可是没有办法强制要求这些觉醒者,必须要去参加有生死危机的战斗,全凭国家和军方的号召力和大家的觉悟。

走出军部办公的五号大楼,许悠然看向张秘书,“您好,之前一直没问您的名字。”

机要秘书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白净的脸庞,戴着斯文的金丝眼镜,“我叫张嘉佳,许排长,你可以叫我张秘书。这个事情,我想还是从追查一下留言的源头入手。但是切记,不要轻举妄动,我们拿到了证据,汇报给首长再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好的,您放心。我会控制好我的情绪的。”

说罢,许悠然和张继坤分别跟大家握手告别。

张继坤临上车之前,有些哭笑不得的对许悠然说道:“许排长啊,我知道你是个猛人。但是很多时候,不是打就能解决问题的,你要多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我会找一些朋友从多个渠道了解一下情况,有了进展,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啪”许悠然端端正正敬了个军礼,“请领导放心!”

张继坤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上车离开。

许悠然看着那辆军用吉普离开了视线,打开腕式手机,选择了几个名字,开始拨打群聊电话。

很快,杨排长、廖副排长、张海洋、蔡炳、成林等一众人出现在群聊界面中。

许悠然面带愤慨之色,语气悲愤的说道:“各位兄弟,你们都看看论坛,小弟让人家冤枉了。刚才还差点让人家给抓起来,我委屈死了……”

光幕中的众人大概也都看过论坛,了解了一些情况,张海洋满面怒容,“谁这么无耻?这是妒忌你,这是给我们军团抹黑,兄弟你说怎么办?”

许悠然面色严肃,眼带寒光,冷冷的说道:“我现在就想知道,是谁在给我造谣!兄弟们,给我查!”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