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中的三人,正沉浸在美好的期待中愉快的畅谈。

面前的几十部腕式手机,就是他们的武器。

看着网络上被他们肆意鞭挞的许悠然,无限的满足和快意涌上心头。

“哗啦”一声巨响,整个窗子被打得粉碎,玻璃、杂物四处纷飞。

寒风呼啸着卷了进来,窗帘好像飞舞的狂魔猎猎作响。

一身黑色迷彩作战服的许悠然高大的身影,宛如鬼魅一般闪进了房间。

马俊升在南江四处为非作歹、诱骗少女、花天酒地,自然少不了结交一些狐朋狗友。

丁祥身为财雄势大的恒顺置业少东家,自然也是他巴结的对象,曾经二人没少在一起鬼混。

被搜救人员带回了主城区,又过上了安全日子的马俊升和徐欣,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双双觉醒了。

虽然二人从没有想过要为保卫家园做什么贡献,但是觉醒者评议会的招募广告,还是让他们欣喜若狂。

他们自然也懂得背靠大树好乘凉的道理,所以第一时间就兴高采烈的加入了觉醒者评议会。

至于评议会是做什么的,他们才懒得操心,挂个职务好歹也算是官府公务人员了。

失去了花天酒地的土壤,令马俊升每日如坐针毡。

直到重新遇到了当年的酒友丁祥,二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聊起来之后才发现,都在许悠然手里吃过瘪。

略一打听就知道许悠然去荒芜区执行任务了,二人加上徐欣这个绿茶女,每日就是祈祷许悠然能平安的死在荒芜区。

结果却令三人大失所望,无论是评议会,还是事务局,都有消息传来。

许悠然不但没死,还立了大功,当其他人都在为许悠然的战绩拍手称赞的时候。

他们三人却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捶足顿胸、呼天抢地的抱怨老天不公。

直到更加阴险狡猾,更加有权有势的郭公子,找到了他忠实的马屁精丁祥。

这一系列的骚操作,不但是郭公子大为满意,负责具体执行的三人也是爽的不要不要的。

有了市长公子,又是强大的三次觉醒者的支持,三个人可谓是大展拳脚、尽展所能。

虽然马俊升、徐欣都是觉醒者,但要他们去抗击变异兽他们能吓得尿裤子。

坐在家里搞这些小动作,却是他们的强项,在他们兴奋的眼中,许悠然已经被他们搞到社会死了。

许悠然的战绩是否真实,已经不重要了,在网络上翻雨覆雨、呼风唤雨的三人,已经完全陶醉在他们的意淫中不能自拔了。

可就在此时,当他们以为即将踏上人生小巅峰,迎来人生大高潮时。

许悠然天神一般高大的身影从天而降,裹挟着雷霆万钧之势!

一道惊雷一般将这三人彻底从美梦中惊醒,又跌入了噩梦。

不只是窗外吹进来的寒风,还是看到许悠然凛冽的杀气,给他们造成的惊恐。

三人只觉得刹那间,浑身汗毛倒竖,身体瞬间僵硬无比,坠入了极寒冰窟一般。

惊恐、害怕、难以置信、做贼心虚,各种复杂的表情写满了三个人的脸。

徐欣的牙齿都开始打颤,发出“咯咯咯”的轻响。

许悠然话一出口,徐欣脚下不由自主的又留下一滩水迹。

现在的许悠然给她带来的恐惧,已经跟那个时候看到变异兽疯狂分尸一个级别了。

马俊升、徐欣都是觉醒者,也掌握了自己的觉醒技,平时也跟一群狐朋狗友炫耀过自己的觉醒技。

这两天在网上,他们隔着光幕感觉自己好像成了上帝,无所不能的挥斥方遒。

可是当他们真正面对许悠然的时候,感受到许悠然冷冽的杀气,和排山倒海的般的战意时。

他们才发现,自己不过只是远古猛兽脚下瑟瑟发抖的蝼蚁而已。

许悠然一挥手,将桌子上的几十部腕式手机,全部收了起来。

“是郭子平指使你们的?”许悠然的语气比冬天的寒风还刺骨,姿态悠闲的坐在沙发上。

这时三人才稍稍缓了过来,丁祥结结巴巴、战战兢兢的说道:“许排长,许……许排长。我们……我们也是被逼无奈,郭子平逼我们的……”

许悠然扬了扬下巴,示意他们三人坐下,“徐欣你们在觉醒者评议会混的不错吧?”

三人哪里敢坐下,颤抖着站在那里,徐欣此时也终于尿完了。

“咯咯咯,悠……然,悠……然,我真不是故意的。马俊升给张天兵送了很多钱,还让我陪张天兵睡了好几次……好几次。你要救我啊……”

许悠然被马俊升的操作,再次惊到了,现在这么流行送女人吗?

“许大哥,许大哥。你别听她胡说八道,她看人家张天兵实力强,自己贴上去的。给我戴了绿帽子,我还要假装不知道,要不然张天兵就会杀了我。”

我擦,你们这故事有点曲折啊。

当时,自己怎么就瞎了眼睛看上这么个女人。

看来被徐欣分手了,才是自己幸福的开始啊。

他抬了抬手腕手机,示意他在录制。

“你们继续,说点我想听的。”

徐欣迫不及待第一个抢着说道:“我说,我说。张天兵特别色,用评议会的待遇做要挟,睡了好几个女觉醒者,那几个觉醒者我都认识,我可以叫她们出来指证张天兵……”

徐欣还没说完,就被丁祥打断了,“郭子平收了好多人的钱,给他们搞征地,搞工程,还私下里招募觉醒者组建亲卫队……”

“张天兵下面特别小,他很多私事我都知道……”徐欣吓得有点口不择言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往外说。

马俊升也不甘示弱,疯狂爆料。

许悠然一边记录,一边暗暗咋舌。

这两个新成立的部门,才刚刚开始就这么多猛料,这么多大瓜,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原来刚才自己听到的,只是冰山小小的一角,这两个新部门早就暗中达成了协议,想要通过各种手段分化这些觉醒者。

本应是人类抗击变异兽的中流砥柱,却变成了他们加官进爵、捞取政治资本的垫脚石。

许悠然从荒芜区回到主城之后,一直被这样、那样的琐事搞的不胜其烦,反而在荒芜地区猎杀变异兽,更自由、更随意、更开心一些。

虽然时时刻刻紧绷的神经,让他感觉到深深的疲惫,但是那种无拘无束放纵杀戮的战场,才让他真正释放了天性。

听着、听着,忽然感觉有些索然无味,城外无穷无尽的变异兽海洋不断在压榨着人类的生存空间。

城内这些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儿们,却还在勾心斗角、蝇营狗苟。

他们一边依靠着军队抵抗变异兽,带给他们安乐的生活,一边又在挖军队的墙角,给自己谋取私利。

想到东方白在变异兽海洋中的血战,想到李璇在队友被杀害后的凄惨、绝望。跟她们一样的女性觉醒者还有很多,绝大多数都曾经为了守护家园舍生忘死、血洒战场。

可是却在这些人的要挟下,不得不出卖自己换取短暂的安全。

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在自毁长城,自掘坟墓。

“够了,不用说了。”许悠然皱起眉头,轻喝一声。

对面这三人穿的很少,寒风中吹了这么久,早就冻得嘴唇青紫,直打哆嗦了。

“穿上衣服,跟我走。”

三人好像得了圣旨一般,飞快的穿上衣服,跟着许悠然鱼贯出了房间。

坐电梯下了楼,走到空无一人黑漆漆的街头,冷风一吹,三人更是如丧考妣一样,也不知道许悠然要带他们去哪里。

许悠然打开吉普车的遥控器,片刻功夫军用猛士已经停在了公寓楼大门前。

几人上了车,许悠然设定了返回军营的导航。

丁祥三人挤在后排座位上,一声不敢出,他们一直在担心许悠然会一怒之下杀了他们。

许悠然将刚才录制的内容,全部发送给了邹军长,张秘书和张排长。

不过片刻,第一个打来电话的竟然是邹军长。

许悠然没想到邹军长竟然这么晚,还没有休息。

“小许,你这段视频是什么时候拿到的?”邹军长坐在办公室里,好像还在审阅文件,皱着眉问道。

“刚才我自己录制的,通过论坛上的一些蛛丝马迹,我想到了几个怀疑目标。让张秘书帮我查了一下地址,我自己过来侦查的时候录制下来的。”

“现在人在哪里?”

“人在我车上,我没动他们。”许悠然瞥了一眼,坐在后排仍旧在瑟瑟发抖的三人。

“没动他们?很好,你要记住,我们是人民的战士,不是执法者。我们可以侦查,可以取证,但是我们不能自以为正义就随意的审判。”

“首长您放心,我心里有数。因为几个垃圾,还不至于知法犯法。不过如果他们要是逃逸,或者是抵抗,我就很难保证我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了。”

后排座位的三人,听到这句话心中都是一紧,暗自庆幸自己还算配合,不然现在哪里去找尸体都不知道了。

许悠然的彪悍战力,他们哪怕没有亲眼看到,新闻也看得多了。

“小许,这段视频你还发给其他人了吗?”

“您当时指定张秘书负责的,还有一营的张营长是我的直属上级,我就发给这两个人了。”

“小许,你糊涂啊。这个视频里的很多事情,不适合公开啊。”邹军长有些焦急的说道,“军部有军部的难处,哪怕是和那两个部门有些分歧,也是我们内部的事情,可以调解。”

“首长,我还准备将视频全部公开的。我要还军部一个清白,还自己和李璇一个清白。”许悠然想自证清白,公开视频找出罪魁祸首肯定是最直接的办法。

“如果彻底激发了矛盾,马上开始的超级炸弹计划怎么办?超级炸弹打击之后的清剿计划怎么办?”邹军长忽然觉得许悠然,确实太年轻、太冲动了,有些不顾大局。

清剿计划?

许悠然忽然明白了邹军长的顾虑,超级炸弹打击之后,并不能灭杀所有变异兽,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到时候就需要大量的觉醒者作为先锋,第一批投入到荒芜区的变异兽清剿工作。

如果这个时候,激化军部跟那两个部门的矛盾,届时没有多少觉醒者愿意冒险参与进来,只凭借着025基地不到三百个军部觉醒者,确实有些捉襟见肘。

他沉默中思索了一下,说道:“这样吧,首长,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我暂时不会发出去。”

“好吧,小许。希望你慎重考虑清楚,当然了事关军部的清白和荣誉,也事关你的清白和荣誉,你有选择的权利。”

许悠然挂掉电话,一声长叹,原来这就是觉醒者评议会和新人类事务局,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底牌。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