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营之后,许悠然陆续接到了来自张秘书和张营长的电话。

二人都委婉的表达了,对许悠然处理方式的担心。

他们也知道,许悠然虽然年轻气盛,可不是意气用事之辈。

许悠然跟葛团长打了个招呼,将丁祥三人关押了起来,禁止任何人接近他们,也不用审问。

站在营房门口,许悠然让寒冷的北风吹拂着自己,希望可以借此清醒一点。

听清城墙方向,偶尔传来的热武器轰鸣和变异兽的哀嚎,许悠然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忽然手腕一震,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许悠然有些疑惑,陌生号码,什么人这么晚了还会打电话给我?

弹出光幕,接通电话,却是意想不到的人:张天兵。

“张委员您好。”许悠然语气淡漠。

“许委员,这么晚了打扰你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张天兵开场第一句,就让许悠然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有个评议会荣誉委员的职务。

“您是真委员,我是假委员,挂个名而已。您别这么客气,这么晚了有什么指示?”

这个人在许悠然的心中,原来只是好像搞传销的,现在被徐欣这样一加工,顿时形象丰满起来。

想起徐欣对他的评价,下面有点小,许悠然情不自禁的想笑。

“你是我们评议会的荣誉委员,就等同于委员。关于赵督察他们违规执法的事情,我深表遗憾,也诚恳的跟你道歉。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咱们都是一家人,反而让外人看了笑话。”

“这件事情都过去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大家都没控制好情绪,所幸没造成什么伤亡。”

“还要感谢你手下留情啊,呵呵”张天兵干笑了几声,“这样啊,许委员,这么晚打电话给你,想问你个事儿。咱们评议会有个新加入的办事员叫徐欣,听说之前跟你有点过节。不知道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就这么算了吧。”

“徐欣?”许悠然明白张天兵这么晚打电话什么意思了,“小屁孩,过去那点小事儿,根本没放在心上。”

“那就好、那就好,今天交代了她一点事情去办,本来约好了晚上碰头把事情处理一下的,可是电话又打不通,家里又没人。”张天兵终于说到了正题,“许委员,你清楚她去了哪里吗?”

这么晚了还谈公事?

张天兵是在骗鬼吗?

应该是张天兵打不通电话,找过去之后看到房间里的情况有所猜测了。

“你找徐欣算找对了,她在我这里,还跟我谈了很多。”许悠然有些促狭的看着光幕里的张天兵。

“许委员,明年咱们评议会有一个推荐去帝都的名额,不知道你感兴趣吗?”张天兵犹豫了一下,说道,“去帝都深造,甚至可能直接进入评议会总部。”

“帝都我会去的,也不需要什么推荐。我的拳头,就是最好的推荐。”许悠然明白,这是开始利诱了,“不是应该郭公子打电话给我吗?”

“郭公子?呵呵,他的身份不好出面。我来做个和事佬怎么样?你也是明白人,既然话都说开了,想必马俊升、丁祥都在你那里吧。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看你们想让多少人知道,就会有多少人知道。帝都那边我也有朋友,昨晚才给我电话聊起这事儿,也很关注。”

“许委员,别那么激动啊。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几个小孩子不懂事,又对你有些抵触情绪。私下里可能有些小动作,也都是无伤大雅的几句话。要不这事儿就这样算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任何要求?”许悠然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当然了,想去帝都,明年推荐你去帝都。想必你也清楚,在025基地,还没有什么是郭公子和我张天兵解决不了的。甚至是想要大批觉醒者配合军部行动,这个功劳我们也可以算在你头上,如何?”

许悠然很清楚,这件事可大可小。

有确凿的证据在手,人证物证都在,闹大了张天兵可能只是面子上不好看,能否保住职位还是个未知数。

但对于郭子平来说,作为主谋和策划者,就不是能否保住职位的问题了。

如果同意他们开出的条件,那么不但有大好的前程,还能顺利解决清剿变异兽的人手不足问题,算是帮邹军长解决了后顾之忧。

迫在眉睫的超级炸弹打击计划,让这些牛鬼蛇神肆无忌惮,也让真正为国为民的人左右为难。

许悠然略一沉吟,“这样吧,让我思考一下,明天上午给你们答复。”

不等张天兵说话,就挂掉了电话。

这些人的警觉性确实很灵通,不过他们也低估了许悠然的判断力和执行力。

对于得罪人并不多的许悠然来说,字里行间轻易的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凭许悠然的实力,雷霆万钧的拿下几条杂鱼还是小意思。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选择,选择妥协意味着高官厚禄、大好前程,还能解决很多实际问题。

选择刚正面的话,可能不但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反而容易激化矛盾,自己也失去了更好的晋升空间。

张天兵的背景他不知道,郭子平的后面可站着025基地官府的一把手。

哪怕拿下了郭子平,如何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

025基地是自己的老家,如何面对父母官的潜在压力?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貌似自己还杀了他的另一个儿子。

他对生死战场上,一起走过来的李璇是充分的信任。

可如果郭市长不是傻子,他必然会从各个渠道去了解和查证,有可能在那一带出现过的觉醒者。

要是能证明自己确实有灭杀那个小队的实力,郭市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搭上这条船还是鱼死网破?

带着这个问题,许悠然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许悠然轮休,他起床正常参加了早操,吃了早饭,换上一身正式军装,驱车离开了营地。

自从执行了任务回到基地,他就感觉自己好像被套上了无数的无形枷锁一般。

好像是个木偶一样跑东跑西,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也和他想象中的强者生活南辕北辙。

东方战从遥远帝都打来的电话,东方白无奈的选择,都让他一直积蓄着一种情绪。

一向泼辣的李璇,这两天出奇的选择了沉默,也让他好像有种不吐不快的愤懑。

有时候他自己也在问自己。

我做错了什么吗?

李璇做错了什么吗?

军部做错了什么吗?

难道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

很久以前有人开玩笑说,没有什么事儿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两顿。

现在许悠然想的是,没有什么事儿是一顿暴打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两顿。

因为怕牵连到其他人,他没有汇报给任何首长,也没有告诉任何朋友。

自己一个人驱车直奔燕京东路100号,市官府所在地。

上午十点左右,“吱”刹车声响起,一辆东风猛士军用吉普车停在燕京东路100号正门前。

看到是一辆军车,几个站岗的卫兵上前盘查。

许悠然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拿出军事证件递给卫兵,“我要找新人类事务局负责人,郭子平郭主任。”

卫兵一边核查证件,一边打电话联系。

“郭主任在二号办公楼,请您过去。”卫兵恭敬的将证件还给许悠然。

与此同时,二号办公楼内郭子平的办公室,他皱着眉头打通了张天兵的电话,“他来了。”

随后挂断了电话,许悠然找上门来,这是他意料不到的情况,这是来谈条件的?

市官府大门前,许悠然拿回证件,小心翼翼的在贴身口袋放好,正了正军帽。

表情严肃,眼神冷冽,态度坚决的说道:“我不进去了,你告知他一声。他涉嫌操纵一起恶意攻击大秦军部的指控,同时还涉嫌参与了多起违法犯罪行为。我现在代表025基地守望者军团,要将他带回去配合调查。请他放弃抵抗,不要做无畏的挣扎,出来跟我回军营。”

此言一出,几名卫兵,一片哗然。

纷纷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许悠然,这个军官是疯了吗?

跑来市官府门口,要抓走市长的儿子,觉醒者办事局的最高负责人。

他们几个怕是自己听错了,有些疑惑的再次问道,“请你再说一次?”

许悠然运转真气,纵声怒吼,宛如龙吟虎啸一般,响彻云霄、穿云裂石,“郭子平,出来!你的事儿犯了,跟我回去配合调查!”

这一声好似晴天霹雳一般,浩浩荡荡传扬开去,方圆一两公里几乎都被他的怒吼震惊了。

路上的行人,市官府内的办公人员,各级领导,甚至是郭市长本人。

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都被彻底惊到了。

这是谁?

精神病患者?

来市官府闹事?

这是嫌自己活得久了?

无数的疑问,在无数人心头出现。

正在主持会议的郭市长,听到这句话,顿时大怒。

“啪”一掌拍在桌子上,震的会议桌上茶水杯东倒西歪。

“会议结束,叫子平来我的办公室。”说罢怒气冲冲的走出了会议室。

看着被他惊吓的面无人色的卫兵,许悠然嘴角挂起一抹微笑,“通知郭子平,我给他五分钟时间出来束手就擒,不然后果他承受不起。”

几天来处处掣肘的烦闷,随着这一声怒吼,似乎得到了宣泄。

既然下定了决心,他就要用自己的拳头,给这个世界一次深刻的教训。

要闯就闯祸,要打就打破!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