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上无数正在看直播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郭子平到底做了什么,但是看现在的情况,貌似不妙。

邹军长将目光投向了许悠然,满是探寻。

许悠然看看郭市长,再看看邹军长,沉思了半晌,微微皱眉说道:“令公子的事情,造成的影响太大了。直接导致的结果,可能会有无数的民间觉醒者敌视军部,进而离开军部。间接的结果,为了完成清剿任务,可能需要投入更多的普通战士,会有更多的战士死在这些战斗中。”

郭市长点点头,“许排长,你是12月20日那天回到基地的吧?”

许悠然心中一动,管理着上千万人口的大都市,这个郭市长必有过人之处。

想来他是有所猜测了,日期都调查的这么准。

“不错,我是12月20日那天回来的。”这事儿想瞒是瞒不住的。

“我的小儿子,郭子铭也是那天失联的。”说罢,他意味深长的看看四周一片狼藉的战场。

目光炯炯的看向许悠然,饱含深意。

邹军长此时也反应过来了,“嘶”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眯了起来,也同样看向许悠然。

果然还是瞒不住了,有心人查看一下往来记录,再对照一下时间。

其实很容易圈定怀疑对象,只是这个怀疑对象够不够资格被怀疑而已。

郭市长可能也曾调查到许悠然头上,只是郭子平也曾做出个判断。

哪怕是他这种三次觉醒者也做不到,将整个小队六人全部灭杀,却让这六人无法发出警示信号。

可是今天,许悠然用他彪悍的战绩,向郭市长证明了,他是凶手的可能性有多大。

以许悠然这种实力,如果再有帮手的话,比如掌握束缚类觉醒技的李璇。

那么确实不难在那六人发出警示信号之前,将那六人全部灭杀。

许悠然苦笑一声,他知道会有这种可能,但仍然期望着郭市长的疏忽大意。

事实证明,他还是低估了这些老家伙的精明。

同时也低估了。这些老家伙的隐忍。

现在郭市长心里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确认,他的小儿子死在许悠然的手中,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

可他依然努力控制着情绪,权衡利弊之下,一个死去的儿子绝对不如一个活着的儿子。

他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救下这个活着的儿子,哪怕这个儿子犯了重罪。

人都是有私心的,他也曾为国为民做出过贡献,他认为他这点要求并不过分。

许悠然摇摇头,打开手机光幕,搜索蓝牙范围内的手机信号。

找到邹军长和郭市长的手机号码,他发送了一份视频过去给二人。

虽然他希望郭市长永远不会找到他头上,那么他就永远也不会用到这段视频。

现在他不用这段视频不行了,邹军长是个绝对公正的人。

如果真是许悠然无故杀害了郭子铭,下一个被拿下的肯定是他许悠然。

所以许悠然必须拿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个解释就是那天他开始杀戮之前,就打开了录像功能。

不是他有特殊癖好,而是身为一名现役军官必须具备的素养。

虽然画面角度不是很好,到底许悠然不是在搞直播,不可能一直抬着手进行录制。

但是声音是全程清晰可闻的,很多关键性画面也都很清晰。

当时许悠然刻意的举着手,对那六人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将事件的起因清晰记录了下来。

周围人很多,出于对郭市长这个老父亲的保护也好,出于同情也好。

许悠然低声说道:“私人模式观看。”

邹军长和郭市长也是人老成精,选择了私人模式。

只看了短短片刻,就双双关闭了视频,这些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郭市长沉默良久,缓缓闭上了眼睛,眼角两行泪水,顺着有些苍老的面庞滑落下来。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他慢慢抬起双手,捂住了脸蹲下了身子,无声的哭泣。

两个儿子冒着生死危机,选择了觉醒。

他本以为这两个儿子出息了,郭家以后可以大兴了。

哪成想大儿子利欲熏心,竟然打起了军部的主意。

二儿子为了私利,残杀抗击变异兽的军部觉醒者。

遇到了许悠然竟然贪图许悠然的材料,还要斩草除根。

自己一辈子呕心沥血的为国家工作,虽然不敢说德行圆满,至少也是贡献巨大。

可是自己对孩子的教育,为什么会这么失败?

一个已经惨死在许悠然的手中,尸骨无存,他连报仇的理由都没有。

难道许悠然就活该被抢走材料,活该被灭口吗?

这是遇见了强大的许悠然,如果遇到的是另外一个觉醒者。

很有可能郭子铭的手里,还要再添两条人命。

剩下这个大儿子,甘冒奇险觉醒了三次,他也给予厚望。

现在又是新人类事务局的一把手,按照过去的惯例,就是省厅级大员。

不到三十岁的省厅级领导,这是历史性的创举。

可是现在等待他的,也许只能是以死谢罪了。

一向沉稳、老练的郭市长,堂堂省厅级大员,终于悲从心来,老泪纵横。

郭市长身后的一众官员,都是被这一幕彻底惊呆了,网络上无数的群众也是彻底失声。

他们心目中,作风大胆、行事果决、雷厉风行,遇到问题眉头都不皱一下的郭市长。

今天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看了一段视频之后,哭的如此伤心。

此时此刻的025人类基地,集体失声。

邹军长看着如此伤心的郭市长,心中也是不忍,走上前几步蹲下身子,扶住了郭市长的双肩。

他用力拍了拍郭市长,低声说道:“老伙计,我们一军一民,配合多年。这两个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确实没想到啊……”

许悠然思索了片刻,已经做出了决定,朗声道:“郭市长,您是有功之人。这兄弟俩或许也曾为抗击变异兽,立下功劳。可是功过不能相抵,太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看了一眼邹军长,继续说道:“我不能代表军部来审判任何人的罪行,但是为了将损失降到最低。我要公开郭子平那段视频,然后由军部来进行公证的裁决。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争取留下他的性命,戴罪立功,再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邹军长和郭市长听到许悠然的话,都一起抬头看向许悠然。

此时的郭市长哪里还是那个叱咤风云、主政一方的政要大员,他只是一个很可能两个儿子都要失去的苍老父亲。

许悠然眼神坚定的看着他,铿锵有力的说道:“我许悠然向你保证,一定争取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三次觉醒者是我们人类最宝贵的财富,不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磨在人类内斗中。他就算是死,我也宁可他死在变异兽海中!”

许悠然的话,仿佛唤醒了郭市长一般,他擦了擦泪水,站直了身体。

眼神从绝望到悲伤,再慢慢的恢复清明,到重新焕发了斗志的无比清明。

“是的,那是我郭长青的儿子,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为人民战斗的战场上!”

邹军长看到这个老朋友,好像又找回了自己一般,也是感到无比的欣慰。

他也朗声道:“我会将整件事情,完整的上报军部。同时,我也愿意和小许一起为他担保,准许他戴罪立功。”

郭市长转头看了看邹军长,又看了看许悠然,转身大踏步向市官府的方向走去。

他挥挥手,示意一众官员一起返回,一边走一边说道:“人,你们带走吧,我等你们的消息。”

就此离去,再也没看一眼躺在地上的郭子平。

邹军长一挥手,警卫员和医疗兵迅速将郭子平抬了下去。

许悠然看向郭军长,讪讪地笑道:“首长,我是不是鲁莽了?”

邹军长示意警卫员关闭了直播,轻叹一声道:“郭市长老年丧子,难免情绪有些激动。不过总的来说,他还算是一位称职的父母官。我们还是尽量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保住郭子平一命。至于你的问题,我们事后再说,上级首长可能也会有指示,你做好心理准备。”

许悠然“啪”敬了个礼,“请首长放心,如果能争取到让他戴罪立功的机会,我会一直盯着他的。我能打倒他一次,就能打倒他第二次。”

邹军长走到许悠然面前,用力的一拳捶在他的胸膛,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你小子,天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马上要开始超级炸弹的计划了,你给我老实点,那些觉醒者不是被你打伤了,就是被你打跑了,到时候你要出大力了哦。”

许悠然“嘿嘿”一笑,“请首长放心!”

看着邹军长慢慢走远,李璇、张海洋、于跃、成林等一众战友都围了上来。

七嘴八舌、问东问西,许悠然差点没当场就倒下。

他连忙挥挥手,“各位大哥、大姐饶了小弟,我马上在论坛上发视频,你们看视频就知道了。”

众人虽然好奇,也只能耐心等待。

许悠然弹出光幕,登录论坛。

刚刚警卫员关闭直播视频之后,通过网络直播来了解情况的人们,就陷入了巨大的震撼当中。

大家都在回味刚刚发生的战斗,还有战斗之后发生的一切。

所有人脑海中,都是无数的惊叹号和无数的问号。

整个论坛一片安静,没有任何人发声,大家心中已经隐隐有了预感,可能还有更大的事情要发生。

果然,片刻之后,一段视频被发到了论坛上。

视频的录制时间是昨天晚上,视频的标题: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会到!

许悠然自己抢了个沙发,第一个回帖。

[这就是觉醒者!]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