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装备越看越感觉到神奇,许悠然歪头看了一眼张秘书,“这未知文明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秘书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我只是个秘书,知道的并不多。如果不是因为这场战争,可能这些我都不知道。不过从这些残破的装备,能看出来,绝大多数的使用者应该是人类。”

“人类?史前文明?”张天兵有些好奇的追问。

“不知道是不是史前文明,不过应该是曾经非常强大的文明。这些残破的装备,都是从遗迹的最外层捡到的。或者准确的说,是类人型生物。”张秘书其实对这些了解的也是一知半解。

“可是这些装备,看样式明显至少是两种以上的文明风格。”许悠然拿起一件好像手套一样的装备。

这是应该是一只手套,也分成了五指,不过非常巨大,触感上好像是金属质地,重量却非常轻。

许悠然的身高在人类中,算是中等偏上了,可是他的手伸进去却宽松的吓人。

按身体比例计算,至少身高三米以外的人,才能使用这只手套。

说明书的解释是,需要强大的能源支持,可以发挥出十倍于常人的力量。

这只手套没有任何的花纹描绘,只是冰冷的金属光泽和难以想象的制造工艺。

而这里大多数勉强可以使用的装备,都是那种贴近人类形体,并且带有精密花纹的。

“根据科研院的专家分析,需要能源支持的应该是一种机械文明的科技产物,类似于我们。也许人类再发展无数年,可能就会走上这条路。可专家的归类总结是,哪怕是同属于机械文明的科技产物,也至少分成十几类。”张秘书从旁边武器的架子上,拿起一柄小小的斧头形状的武器。

“这柄武器,很有可能并不是斧头。至少我们觉得它像斧头而已,它跟你那只手套明显就属于不同文明的产物。”

张秘书放下斧头,又拿起另外一件描绘了精细花纹的飞梭,“这件飞梭和张天兵那块破布的花纹,就有非常大的区别,可却是同类型装备。”

“嘶,看来这个世界,远比我们了解的复杂的多啊。这些文明遗留的东西,威力都这么强大,可是这些文明为什么都消失了?”许悠然紧紧皱起了眉头。

很多人看到这些神奇的装备,想到的都是如何使用。

而他从那两截断剑和传送门得到的反馈,却让他对这些未知文明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为什么这些东西在别人手里都很平常,在他手里却那么不平常?

他除了体质的特殊,就是修炼了自然经。

他也曾经在网络上查找过自然经的信息,网络上无数版本的自然经,不过都大同小异,跟他修炼的自然经完全不是一回事。

如果非说有什么联系的话,就是网络上流传的自然经,更像是一篇说明文件,是他修炼的这篇自然经的说明书。

那么到底是体质特殊的原因,还是自然经的原因呢?

他跟这些神秘消失的未知文明,又有什么联系呢?

未知文明到底来自哪里?

这么强大的文明又是如何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

这个问题,不但许悠然在疑惑,全球的科学家们也同样很疑惑。

除了这些散乱在全球各地的遗迹和碎片,几乎找不到任何他们存在过的证明。

算了,想不明白就暂时不想了,他开始专心挑选起装备。

看到这些未知文明的装备,他的心里隐隐的升起一种莫名的不安。

不过无论如何,强大自身总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任你风狂雨骤,我自一体擒拿。

最后的结果是,许悠然赖皮赖脸又拿了一块破布,破布上的花纹有点像云纹。

效果是绑在脚上,用精神力激发可以大幅提高移动速度,正好可以弥补许悠然速度不够快的缺点。

不过许悠然心里清楚,如果他用真气进行激发的话,效果肯定是飞一般的感觉,爽到停不下来。

郭子平选了一杆残破的旗子,光秃秃的旗杆只有三十厘米长,一面三角形的暗红色旗子。

不过这面暗红色的旗子,好像被焚烧过,只剩下了一半左右,上面描绘的是半只不知道什么种类的异兽。

说明书解释这面旗子,用精神力激发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影响敌人,产生幻觉,让敌人找不到方向。

算是一件辅助类的防御型装备,可以弥补郭子平防御力不足的缺点。

他曾经用过的那件,可以加强火属性觉醒技的护腕,他依然保留下来。

张天兵除了那个有定身效果的破布,又选了一根脏兮兮的绳子。

绳子的效果是用精神力激发后,能够飞出去捆绑敌人,配合他的压缩和定身,进一步加强了他的控制能力。

看着三人目光中熊熊燃烧的贪婪之火,张秘书连拖带拽的,总算是把三个强大的毁灭者战士弄出了库房。

临走的时候,邹军长一再叮嘱,那个蒲团来自昆仑天宫,一定要还回来。

许悠然笑嘻嘻的一边答应,一边跑掉了,到了我手里那就是我的,谁让你们想坑我的功勋。

看着三个年轻人兴高采烈的拿着新装备,风一样跑掉了,邹军长无奈的笑容中却带着欣慰。

即将面临更加艰苦的战斗,三个主力战士,却还能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也是一件好事情。

“小张,这次打通主干线的任务,不容有失。你把老孔他们再叫来,我们再好好合计合计。”邹军长虽然想尽快行动,可惜大军集结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

许悠然回到营房,马上开始盘膝打坐,恢复真气。

他想尽快将这两件新装备的特性搞清楚,用真气进行激发的话,效果跟说明书上的解释完全是天差地别的。

不过也可以理解,貌似至少目前为止,他没有听说谁在修炼修真功法。

大家都是用精神力来进行激发,明显不是这些装备的正确使用方式。

正确的使用方式,应该是用真气,进行激发那些带有花纹的装备。

可这又涉及到自然经的秘密,这是父亲让他永远不要外传的功法,所以也没法说出具体原因。

而且自然经功法是靠吸收病毒修炼的,自己有系统,感染病毒也不会死。

可是其他人不一样,如果外传了自然经功法,别人为了修炼功法,故意去感染病毒,结果因此死去,那将会让自己内疚一辈子。

至于东方白,就没当她是外人。

而且一起并肩作战一年之久,对这个蕙质兰心的女孩太了解了。

她坚持要去做的事情,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止的。

她想要去感染病毒变得更强大,就一定会去感染病毒的,自然经只是给她加了一道保险。

她有自己的追求和坚持,虽然受到了家族的羁绊,但却从未放弃自己的执着。

许悠然相信,如果有一天,东方白足够强大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回馈她的家族。

然后会彻底斩断家族的羁绊,去追求她想要的生活。

只是不知道她想要的生活里,是不是一直会有自己相伴左右。

许悠然缓缓收功,九转完成,一身真气恢复的接近圆满。

他想要毫无保留全力出手,试试传送门的威力,这种可以跨越空间进行传送的装备,太神奇了。

他拿出那直径大约三十厘米的蒲团,开始注入真气,全力激发。

脑海中不停回想的却是他最熟悉的地方,自己的家。

“嘶”光门再次打开,却不再是邹军长的办公室,而是燕京西路和燕京东路的交叉路口。

还好光幕开启的位置比较隐蔽,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他迅速收回真气,“嘶”光门快速关闭。

明显这是传送门打开的位置更远,但却不是自己意念中的位置。

这里有什么地方可能他操作的还有问题,仔细回想了一下,他又试着调动了一下精神力。

蒲团有了一些微弱的反应,许悠然此时才恍然大悟。

为什么大家用精神力也可以激发这件装备?

原因应该是,这件装备的正确使用方式,应该是真气用来激发,精神力用来定位。

而其他人只有精神力,所以只能定位,却不能激发传送。

精神力应该是相当于这件装备的导航,真气才是这件装备的动力源。

想通这一点,他开始疯狂的向这个蒲团灌输真气和精神力。

直到他感觉到真气都即将完全枯竭,精神力也陷入彻底消耗殆尽的地步,“嘶”一道光门再次打开。

眼前熟悉的一幕,让他不由得眼圈微微泛红,这是他的家,那个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

他拿起蒲团毫不犹豫的跨步进了光门,“嘶”光门慢慢缩小,直到完全关闭。

看着空荡荡的客厅,再次落满了灰尘,他曾经留下的那张纸条还在原处。

他知道,他的父亲还是没有回来。

虽然早就意料到这个结果,他还是长长叹了口气。

回到自己房间,从柜子里拿出被子,清洗了一番躺回了自己的床上。

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他第一次回家睡觉。

睡在自己的床上,似乎又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无比香甜的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重新精神抖擞的许悠然,看着似乎更加残破的蒲团,心中有所明悟,似乎这块蒲团的使用寿命也不会太久。

不过,他总算是彻底搞清楚了,这块蒲团的正确打开方式。

他相信将来的大战中,这块蒲团可能会发挥难以想象的作用。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