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雷劫落下时,不只是现场的战友和暴猿,光幕前的很多人都愣住了。

许悠然在冲击三次觉醒者,很多人看得明白,包括正在火速赶来的两位上将。

变异兽提升到黄金级,质的改变是掌握了觉醒技,虽然觉醒技的品质和人类觉醒者的相同,不过战力的提升是非常巨大的。

人类的觉醒者突破到四次觉醒时,质的改变是飞行,好像在体内自成世界一般。

利用身体世界的磁场和地星磁场的斥力和引力,能够让觉醒者们好像飞鸟一样飞翔在空中,虽然速度没有战斗机那么离谱,勉强也追得上直升机了。

无论变异兽也好,人类也好,在经历这次质变的时候,好像都会发生这种不容于世界规则的现象。

那就是天劫,是对生命进化发生质变的一次洗礼,经受过这次洗礼,才算真正的突破了物种的天然枷锁,实现生命层次的跃迁。

可许悠然只是刚刚三次觉醒,为什么就会引来天劫?

楚新月和姜轨面面相觑,都感到莫名其妙,姜轨看了看光幕中正在渡劫的许悠然,“看来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秘密,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楚新月有些意味深长的看向光幕,“我对这个孩子更好奇了,很想马上见到他。”

狂暴的雷劫轰击在许悠然头顶时,虽然全身都好像撕裂了一般剧痛。

不过自然经却运转的更加疯狂,对它来说这是更好的原料,自然经真气贪婪地吸纳着雷劫的每一丝能量。

这些能量再由自然经真气循环全身,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细胞的在改造着许悠然的身体。

沐浴在雷劫中的许悠然,和刚才的暴猿一样,七窍流血、痛苦不堪,这是物种在进行生命层次跃迁,挑战种群限制的天花板时,必须要经历的洗礼。

透过被汗水和血水遮住的眼帘,许悠然看到那五个人类觉醒者战士,正在被暴猿疯狂的攻击。

以暴猿的实力早就可以将这五人撕得粉碎,可是它为了报复刚刚被按在那里痛殴,竟然没有选择立刻杀死他们。

而是将他们好像玩具一样戏耍,不时抛在空中,接住再砸向另外一人。

连稍稍移动都很困难的许悠然,忽然想到自然经中关于本命法宝的描述。

凝聚了金丹就可以祭炼自己的本命法宝了,祭炼过的本命法宝可以收入识海,时时刻刻用神识祭炼。

本命法宝不同于其他类型的武器,是可以随着主人实力的提高,而提高的武器,是自己永远不会丢失的武器。

可是自己的黄金品质长剑,是觉醒技凝聚出来的,原则上来说,根本就不能算一件武器。

忽然他想到了那两截残片,未知文明的科技水平超越地星太多了,材质的坚硬是地星上任何材质无法比拟的。

就是尺寸太小了,最多算是一柄飞刀,不过想到那两截残片拼凑在一起的样子。

许悠然狠了狠心,反正现在想要移动都很艰难,他拿出了一直贴身带着的那两截残片。

真气、神识、精神力,还带着一丝丝雷劫的电光,蔓延向其中一截残片。

“噗”一口精血喷在残片上,这截残片那无数细密的花纹,立刻好像活了一样。

疯狂的吸纳着真气、神识、精神力、雷劫的电光,许悠然的精血好像渗入进了残片一样,很快就消失不见,那细密的花纹却微微泛起一丝暗红色。

许悠然心中一阵狂喜,这截残片应该是某件武器的碎片,他竟然真的可以祭炼。

心神之中传来一阵莫名的悸动,在他和残片之间瞬间,建立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联系。

“唰”残片犹如虚幻的投影一般消失在他手上,出现在了他识海中。

他终于有了自己的本命法宝,甚至很有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本命法宝的人。

现在他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的确认,所谓的病毒在修真功法看来,应该只是一种很高级别的修炼原料。

也许还有人在修炼修真功法,不过不一定会用病毒做原料来进行修炼。

就算同样用病毒做原料来修炼,没有系统护体,感染病毒之后,病发死去的概率会更大。

病毒、系统、修真功法,三种前所未有的巧合,造就了今天的许悠然。

已经祭炼了一块残片的许悠然,再次一狠心,又拿起了第二块残片。

用祭炼本命法宝的方式,再次祭炼这块残片,当心神中的那种悸动再次传来的时候。

许悠然都要惊呆了,自然经也没说过可以祭炼两件本命法宝啊。

此时他识海中的那截残片,好像感受到了什么,蠢蠢欲动起来,好像要跳出他的识海一样。

许悠然抬手将那块残片招了出来,两块残片沐浴在同样的真气、神识、精神力、雷劫力量之中。

“咔嚓”最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两块残片瞬间连接在一起,所有的纹路严丝合缝,好像从未断裂过一般。

看着手中这自动修补为一体的残片,许悠然差点都停止了呼吸。

不到三厘米的宽度,暗青色微微泛着血丝的细密花纹,精美的好像一件艺术品。

这绝对是一柄狭长的细剑断裂后的残片,而且被祭炼成本命法宝之后,竟然可以自行修补、完善。

这未知文明科技绝对和修真文明有极大关系,甚至就是修真文明的遗迹。

无论是病毒还是系统,都是这个世界从未出现过的事物,所有人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许悠然不断强化的觉醒技,其实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只不过大家都是第一次经历,没有人能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许悠然说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大家也勉强能够接受。

也许是因为许悠然同时凝聚了三颗金丹,所以雷劫的强度明显要比暴猿高很多。

不过在他疯狂的吸收之下,终于完成了对雷劫能量的吸收。

看着还在疯狂虐待战友的暴猿,他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狂怒。

抬手给自己来了一记拔苗助长,本就被真气和雷劫能量修复的差不多的肉身,再次状态全满。

“嗷!”一声长啸,冲天而起。

“卡啦”黄金品质冰甲全副武装,“唰”右手黄金品质长剑在手。

直扑黄金暴猿而去,抬手就是一个黄金品质土墙。

被他一声长啸惊动的暴猿,抬头看向半空的许悠然,“咔嚓”一声巨响,暴猿的身周瞬间出现一座巨大的囚笼,将暴猿封锁在其中。

“嗖”一道流光,闪现着梦幻一般的光彩,从囚笼栅栏的缝隙穿过。

“噗”一道巨大的伤口出现在暴猿的肩头,鲜血狂喷。

暴猿剧痛之下,“嗷呜!”一声怒吼,巨大的双爪“轰”一下撕碎了囚笼。

漫天的烟尘中,暴猿挥舞着双爪,疯狂抓向半空的许悠然。

黄金品质的囚笼,在暴猿的巨力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这是许悠然绝对没有想到的。

他的本命飞剑虽然速度奇快,锋锐异常,但是因为体积差异太大,对暴猿造成的伤害也非常有限。

按照这种伤害程度计算,暴猿站在那里让许悠然切割一个小时,能不能拖死它还是个未知数。

许悠然心中暗惊,这下麻烦了,没想到自己的计划,在暴猿变态一般的实力面前,竟然都没起到什么作用。

这是被暴猿一力降十会了?

电光火石之间,暴猿的巨爪已经拍向了他。

距离还有很远的时候,他就感觉自己似乎被一股奇特的压力,给压制住了一般,想要躲避似乎都很艰难。

那是力量过于强大产生的气浪冲击,巨爪挥舞的力量过于强大,目标附近的空气都被它强大的力量抽空。

勉强在空中移动了一下身形,手中长剑瞬间改变成大盾的形状。

“轰”许悠然被巨掌擦到了一点边,“咔嚓”黄金品质土盾被扫了个粉碎。

“噗”仅仅被扫到了一下就吐出一口鲜血,“哐当”许悠然重重的砸在地上。

万幸黄金战甲帮他抵御了不少冲击力,受伤并不严重。

摔倒在地的许悠然,毫不犹豫的脚下一蹬,斜着飞了出去。

“轰”暴猿的另一只巨掌,拍在了他刚刚摔倒的位置,地面上瞬间被砸出一个大坑。

兔起鹘落之间,一人一兽你追我赶,厮杀在一起。

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厮杀在一起,而是黄金暴猿一直在追杀许悠然。

对于这个击杀了它二十几只同族的罪魁祸首,它恨到了骨子里,疯狂嘶吼着,不顾一切的一掌、一掌拍向许悠然。

许悠然胜在身法灵活,偶尔还能飞上天空进行躲避,一旦脚踩本命飞剑,移动起来更是变幻莫测。

可是他不敢飞高,也不敢飞远,战场上还有几个生死未知的战友。

他怕自己一旦远离暴猿,那几个战友就成了他的替罪羊,暴猿绝对会第一时间,把怒火发泄在那几个战友身上。

他可以逃,但是不能逃。

战斗进行到这里,其实许悠然已经算是惨败了。

但若给他足够的时间,熟悉全新的技能和全新的战斗方式,他一定可以找到办法,哪怕拖也能拖死暴猿。

可是,对他已经恨入骨髓的暴猿,哪里会给他这个时间。

狼狈逃窜的许悠然,只要稍有放松就是被拍成肉泥的下场。

正在此时,异变突起。

“嗖”一根残破的绳子,闪电般从地上弹起,再次捆住了暴猿。

张天兵坐在一个土坑里,浑身是血的看着许悠然咧开了嘴,笑了起来,“最……最后帮你争取一点时间……”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