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被绳子捆住的暴猿,简直要气疯了,这些蚂蚱太可恶了。

看到暴猿再次被捆住,光幕前的众人都是一阵惊呼,战局似乎又迎来了转机。

看到光幕中的许悠然也能飞行,而且还施展出了飞剑,歼25战斗机上的两位上将,直到现在嘴巴都没合拢。

三次觉醒就能飞行,这是四次觉醒才能做到的,他是怎么做到的?

一截大概只有三十多厘米的飞剑,那是什么鬼?

飞剑就已经很神奇了,才三十多厘米莫非是飞行匕首?

光幕前的其他人并不清楚,三次觉醒和四次觉醒的差距。

只是看到许悠然被闪电劈了一下,不但跟暴猿一样毫发无伤,反而更强大了。

许悠然看到被捆住的暴猿,却没有继续攻击它,神识铺天盖地扫荡出去。

瞬间发现了其他几人,竟然一个都没死,虽然受伤都是极重。

他从腰间的夹层中,迅速拿出那块带有传送功能的蒲团。

脚踩飞剑,好像穿花蝴蝶一般,几个起落将还还有呼吸的几个战友,统统丢在了张天兵旁边。

落在地上,真气疯狂的灌输进入这块蒲团,随着真气的涌入,许悠然身侧打开了一扇光门。

这一连串的操作惊呆了所有人,这是从未有人触及到的领域,现在却真真切切的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许悠然抓起一个重伤的战友就丢向了光门,“张天兵,你们先走,我来缠住暴猿。”

张天兵也不矫情,暴猿随时可能挣脱束缚,大家的生死都在一线之间。

他拄着一根树干,勉强站了起来,顺手还把地上郭子平拎在手中。

刚要跨过光门,想了想把手上的那块破布和郭子平插在腰带上的三角旗子,一起递给了许悠然。

“两位上将正在赶来,你拖住它就行了,别逞强……”

“放心,我心里有数。”许悠然将剩下的两个战友,也一一丢向光门。

他现在的真气质量比二次觉醒的时候,强了很多很多,足以支撑他将传送距离设置的更远。

现在他是直接把光门开在了远离战场,十几公里外的一条公路旁。

他的打算是先送走这些战友,再由自己拖住暴猿,直到帝都赶来的那两位上将到达战场。

如果他也离开的话,怕这只暴猿会就此逃离此地,万一闯入人口密集区域,造成更大的损失。

所以他只能留下来缠住暴猿,以他的实力和机动性,虽然不能击杀暴猿,短时间缠住它应该问题不大。

看到张天兵拎着郭子平步入光门,他收回了真气灌输,再次将蒲团塞回了腰间的夹层。

看着渐渐挣脱束缚的暴猿,许悠然调整了一下呼吸,深吸一口气,凌空扑向暴猿。

“嗖”飞剑再次急速射向暴猿的脖子,暴猿瞬间歪了一下头,一道血光再次闪现在它的肩头。

“嗷”暴猿一声怒吼,终于挣脱了绳索。

反身抱住一颗大树,“咔嚓”一声粗壮的大树竟然被它拦腰折断。

“呼”劲风扑面,那折断的巨树被它,直接砸向了还在半空的许悠然。

虽然投掷来的巨树势大力沉,可以许悠然的机动性自然可以轻易躲避。

空中一个闪身,躲过了巨树,许悠然正要再次催动飞剑。

忽听身后似乎传来劲风破空的声音,许悠然大惊,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

已经被一只巨掌结结实实拍在后背,“咔嚓”一声,黄金品质冰甲被拍的粉碎。

“轰”砸落地面的许悠然,好像被大象踩了一脚似的,一边吐血,一边疯狂的向一旁蹿了出去。

果然一只巨大的脚掌,从天而降重重踩在他刚才落地的位置。

许悠然惊出一身冷汗,这是哪里来的攻击?

因为一直只面对暴猿一只变异兽,许悠然为了节省精力,并没有时时刻刻放出神识进行探查。

这次吃了个大亏,他迅速将神识扫荡了出去,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前方不远处是一只狂怒的暴猿,身后不远处竟然站着一只类似的暴猿。

只不过身后这只暴猿实力明显稍差一些,而且一身的树皮、枝条。

他瞬间醒悟过来,是他太大意了,他天真的以为暴猿和他一样应该都是感染了乙型肝炎病毒,才导致的进化。

同样的病毒,他跟暴猿掌握的觉醒技应该一样才对。

他刚才查看系统,确实有一种觉醒技和暴猿是一样的,都是见血封喉。

他就天真的认为,暴猿的另一项觉醒技应该也是恢复类的拔苗助长。

可没想到的是,暴猿的另一项觉醒技,竟然是撒豆成兵。

撒豆成兵:木属性觉醒技,黄金品质。用植物制造一个分身,让它为你死战。虽然实力稍弱,但绝对是你的神级辅助。

看到这一前一后两只形态相近的暴猿,不只是许悠然,光幕前的所有人都暗骂了一句,MMP。

战斗机中的楚新月紧紧皱起了眉头,“还有多少时间到达战场?”

驾驶员传来回话,“报告首长,还要十五分钟。”

姜轨不由得一声低喝,“该死!”

如果说刚才大家还对许悠然抱有一线希望,那么未来这十五分钟将是他的生死之局。

当然了,如果他一心想逃跑,架起飞剑,以他的速度应该可以跑得掉。

可是放走这只暴猿的后果,太严重了,简直难以想象。

许悠然也很清楚自己面临的危局,可他早已没有退路可言。

虽然他并不知道,现在正有过亿的人在看着他,可他的信念和坚持不允许他逃走。

耳机中传来指挥部的提示,邹军长低沉的声音,有些沙哑,“小许,两位上将还有十五分钟达到战场……你……还有选择……”

他的言外之意,许悠然很清楚,可他真的还有选择吗?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首长,让你看看我的选择!”

“呀!”许悠然一声怒吼,“嗖”飞剑以闪电般的速度射向面前的暴猿。

身体也好像炮弹一样弹射了出去,手中长剑指向暴猿的咽喉。

“噗”飞剑的速度奇快,再次给暴猿留下一道伤口,可对于暴猿庞大的体型来说,却影响不大。

暴猿的巨掌直接正面撞上了许悠然的长剑,“噗”又一道血花,长剑刺穿了暴猿的手掌。

许悠然却被暴猿以伤换伤拍飞了出去,口吐鲜血的他还没来得及调整姿势,另一只枯木一般的巨掌又拍在他后背。

好像皮球一样被击飞的许悠然,全身的冰甲早已碎裂,肋骨好像也断了两根。

强忍住体内的剧痛,他在半空召回了飞剑,顺势一个滑翔再次扑向暴猿。

“卡啦”冰甲再次武装,“唰”又一柄长剑凝聚在手中,给自己来了一次拔苗助长恢复了一下体力和伤势,许悠然脚踩飞剑好像悍不畏死的蚂蚱。

一直跪在街边的东方白,看着光幕中被拍皮球一样,在两只暴猿之间被打来打去。

整颗心感到撕裂般的剧痛,看到他一次又一次顽强的爬起来,再次扑向暴猿,好像飞蛾扑火一般。

她的嘴唇都咬出了鲜血,通红的眼圈,却没有哭。

她时时刻刻都记得,自己是一名战士,她必须坚强,哪怕看到许悠然每时每刻都在遭受着黄金变异兽的暴击。

她也只能选择坚强,她会为他祈祷,她会为他担心。

此时此刻,却绝不会为他哭泣,因为她知道,这一幕是他身为一名战士的选择。

正在撤离的越来越远的直升飞机内,被众人牢牢捆住的李璇,一言不发,只是死死的盯着光幕。

那个挽救过她好几次生命的许悠然。

那个告诉她背靠黑暗,逐光而行的强大战士。

那个一脸灿烂的笑容与她合影,拿来撒狗粮的心上人。

正在经受着非人的折磨,每一次扑向暴猿都是在拿生命做赌注。

迫于无奈的每一次硬刚,都让他伤上加伤,他正在透支自己的生命进行战斗。

她恨不得能以身相代,可惜她还是只是个弱小的一次觉醒者。

她的眼中布满了血丝,她轻薄的唇角溢出丝丝血迹。

可她只能看着,这一幕在不断重演。

025基地指挥部中,邹军长等一众高层指挥官,鸦雀无声的看着光幕中发生的这一切。

邹军长刚才已经很明确的提示了许悠然,他可以选择逃走,以他的速度也绝对可以逃走。

可是许悠然给他们看到了自己的选择,义无反顾的投入了战斗,还是生死之战。

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两位上将的降临,也都在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在许悠然这个奇迹之子身上,发生过太多的奇迹了,他们坚信这次也会看到奇迹。

可战斗中的许悠然,却发现一件非常不妙的事情。

他已经竭尽所能的在伪装全力战斗,摆出一副誓死击杀暴猿的态势,也在尽可能的伤害暴猿,吸引它的注意力,激起它的怒火。

可是暴猿的双眼却越来越清澈,好像越来越弱的愤怒,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像人类那种蕴藏着智慧的眼神。

面对着速度奇快,半空之中犹如苍蝇一般的许悠然,暴猿也很清楚,恐怕它很难再杀死这只讨厌的蚂蚱了。

再次拍飞了许悠然,暴猿竟然没有追击,而是嘴角挂起似有似无的嘲讽笑意。

好像想明白了什么的暴猿,或者说被那扇光门提醒了什么的暴猿,闪身向着西山岛外冲去。

它竟然放弃了击杀许悠然,准备逃走了……

这个变故让许悠然,包括光幕前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许悠然想也没想,手中长剑一摆,脚踏飞剑宛如流星一般刺向暴猿的后心。

正在逃窜中的暴猿,却在此时猛的转身,一只巨掌“嘭”的将许悠然拍飞了出去。

“咔嚓、咔嚓”长剑碎裂,冰甲碎裂,许悠然受到了开战以来最重的一击。

暴猿却理也不理许悠然,再次转身向岛外飞奔。

许悠然万般无奈之下,强撑着身体,躲过暴猿分身的一爪,再次扑向了暴猿的后背。

暴猿脸上露出诡计得逞的阴险笑容,再次回身狂殴许悠然。

这只暴猿的智力水平,简直是骇人听闻。

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到了对付许悠然的办法。

只要它做出想跑的姿态,许悠然无论如何都要阻拦它,这时它再攻击许悠然,每每就能得逞。

这一击真正打在了许悠然的死穴上,所有人包括许悠然,心下都是一片冰凉。

如果许悠然不能眼看着暴猿逃走,那他势必就要冲上去阻拦,他这样冲上去阻拦跟暴猿刚正面,无疑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再有几次,搞不好许悠然就要被暴猿彻底打死。

许悠然再次挣扎着爬起来,急速升空,看着装腔作势还要逃跑的暴猿,无奈的一声长叹。

他知道,面对智力水平这么高,又这么强悍的暴猿,他已经没有了选择。

打开通讯耳机,声音低沉却坚定,“首长,向我开炮!”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