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人类基地指挥部中,邹军长“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许悠然再次祭出飞剑,手持黄金品质长剑,宛如横空蛟龙一般,在空中闪躲着暴猿分身的攻击。

语气急促,甚至有些冷冽,“向我开炮,我扛不住了。它攻击力太强,我扛不了十五分钟那么久了。再不采取行动,它杀了我之后还有足够的时间逃跑。”

邹军长明白他的意思,这只狡猾的暴猿追不上许悠然,就采用围魏救赵的办法,逼许悠然跟它硬拼。

许悠然不去跟它硬拼,它就逃跑,这是个无解的命题。

只要人类不想让它逃离西山岛,进入人口密集区域,就必须要拦住它。

拦住它的代价,就是许悠然的性命相搏。

两位上将至少还有十分钟以上,才能到达战场,这段时间足够暴猿杀死许悠然好几次了。

看着光幕中明显越来越虚弱的许悠然,邹军长的心都在滴血,虽然不知道许悠然到底伤得有多重。

不过一向以悍不畏死著称的许悠然,自己都承认扛不住了,可见形势比所有人预料的都要糟糕。

邹军长快速切换了通讯频道,立刻向楚新月请示,“楚将军,许悠然扛不住了,可能他牺牲一条命也拖不住暴猿了。他请求,向他开炮……”

“哦……”楚新月下意识的回应了一句,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直升飞机机舱内、025基地指挥部、同时切入线路的帝都总指挥部,全都是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通讯频道中传来一声叹息,苍老的声音响起,“真是个好孩子,可惜不能和他见一面。我是聂狂澜,我命令,三分钟后实施打击。五万吨当量,全体撤离!”

机舱中的楚新月、姜轨齐声道:“元帅……”

邹军长听到指令,用力紧紧握住了话筒,握的是那样用力。

聂狂澜元帅的声音,再次传来,“行动吧,让他的牺牲更有意义。”

身为守望者军团的最高指挥官,一生戎马的聂狂澜元帅,经历过无数次的生离死别。

这样的紧急关头,如何取舍,作为一军的最高统帅,他只能选择壮士断腕。

和几万甚至更多人的性命比起来,许悠然的牺牲虽然无奈,却很有意义。

这样的好苗子,就要被自己人的超级炸弹毁掉,这是无论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损失。

可是聂狂澜站在全军战略的角度,替所有人做出了决定。

没有人认为在五万吨当量的超级炸弹打击下,许悠然还有任何生还的可能性。

包括许悠然自己,他很清楚,他请求的打击是一种自杀行为。

可他实在别无他法,他现在不止肋骨折断,身上至少折断了十几根骨头。

他不去跟暴猿刚正面,暴猿就跑,理都不理他。

可是他刚刚三次觉醒,金丹也才凝聚,现在只有超级炸弹才能彻底解决这只狡猾的暴猿。

而且,如果他没有时刻缠住暴猿的话,以暴猿的机动力,超级炸弹都很有可能杀不死它。

通讯耳机中,传来邹军长干涩、沙哑的声音,“三分钟后,开启打击。小许,还有什么心愿吗?”

许悠然再一次被暴猿一掌击飞了出去,血似乎都要吐完了,他干咳着、喘着粗气,“我拖住它……向我开炮!”

接近油尽灯枯的许悠然,不要说再次腾空,就连爬起来都疼出一身冷汗。

几乎干涸的真气,每一次高速运转,都带来全身经脉的抽痛。

反复压榨精神力,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精神力,莫名其妙凝聚了一颗金丹,现在他应该已经成了一个白痴。

定身法的破布早就被打飞了,那面三角旗子,也只能让暴猿稍微出现一丝精神恍惚。

制造幻境这种办法,往往就是第一次最有效,当敌人有了防备之后,效果就非常有限了。

就好像做噩梦一样,第一次通常都会把人吓一跳,第二次最多是吃惊,天天做噩梦就没有人会在意了。

无数光幕前,正在观看这一幕的上亿人,都吃惊的看着许悠然一次又一次冲向暴猿。

都有些不明所以,为什么青狼要这样做?

难道他是疯了?

这明明就是螳臂挡车啊,他明明可以逃走的啊。

很多脆弱的女孩,都已经不忍心再看这残忍的一幕,双手紧紧捂住了眼睛,有的已经开始了哭泣。

可是大家忽然发现,光幕的画面正在变小。

不,不是变小,而是负责直播的直升机正在飞速远离战场。

大家都有些莫名其妙、不明所以,互相询问起来,“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走了?”

“这是要放弃青狼了吗?”

论坛上出现无数的疑问,几万条、几十万条的提问出现在视频下方。

可是,军部没有做出任何解释,没有任何回应。

可是很多久经沙场的战士们,已经有了一些预感。

很多人大概猜到了,军部接下来的行动。

可是所有猜到了什么的人,没有一个人回复,没有一个人解释。

每一个上过战场的人,似乎都有这样的觉悟,如果一定要牺牲,那么请让我们牺牲的更有意义。

东方白好像也猜到了什么,她跪了很久,早就没了力气。

此时更是好像彻底失去了支柱一般,全身虚脱瘫倒在地,只是满眼绝望的看着光幕,静静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为防止意外,楚新月、姜轨两位上将乘坐的战斗机,还在以最高速度冲向战场。

他们要在打击之后的第一时间到达战场,如果变异兽扛住了这样的打击,他们将负责送它归西。

如果还能找到许悠然留下的一丝残骸,他们也会第一时间带回基地,虽然明知道这是幻想。

五万吨当量的超级炸弹爆炸的核心区域,几千万度的高温,几百米每秒的冲击波。

直径五公里范围内,寸草不留,那是粉身碎骨的绝境。

不用说许悠然作为一名普通的人类,哪怕是黄金暴猿,可能都不会有任何遗骸残留下来。

许悠然想死吗?

他当然不想死,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做。

他还没有找到他父亲,甚至一点线索都没有,这个神奇的父亲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他还想驾着七色云彩,去看望东方白,那个蕙质兰心的美丽女孩,那个他深深烙印在脑海中的倩影。

他还答应了李璇要请她吃饭,那个调皮可爱的小杠精,万般无奈被迫合影,却还要摆一下造型的倔强女孩。

他承诺过要帮郭子平,尽快凑够功勋,真正恢复自由,做一个真正的战士。

可惜,这些他都没有机会去做了,他似乎已经听见了战斗机在轰鸣。

他所有的遗憾都将成为真正的遗憾,永远无法弥补了。

不过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也是最无奈的选择,如果能够不死,那该多好。

面对一只暴猿已经让他苦不堪言,突破了生命枷锁的暴猿,无论是战斗力,还是智商,都可怕的好像妖怪。

它竟然还掌握了黄金品质的觉醒技,见血封喉或者是撒豆成兵,都是群战的终极大杀器。

对于同样掌握了见血封喉的许悠然来说,暴猿的剧毒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可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则是绝对的致命,甚至无法防御。

撒豆成兵的枯木暴猿,虽然没有本体那么强大,但也绝对远超白银级变异兽的战力。

而且跟本体完全心意相通,配合上天衣无缝,要不是许悠然脚踩飞剑的移动速度太快,暴猿早就将他撕碎了。

不过这些马上都要成为过去时了,许悠然面对着狡猾的暴猿,竟然一点也不感到愤怒。

内心一片平静,好似无波的湖水,灵台清明映照出身周一公里内,所有事物的一举一动。

他灵巧的躲避着暴猿分身的攻击,再次持剑刺向暴猿的后心。

空中飞行的速度,远远不如脚踩飞剑的速度快,所以他为了更高的机动性,不再用飞剑骚扰暴猿,而是专心拿来飞行。

在两只巨大的暴猿,疯狂的合击之下,宛如穿花蝴蝶一般,又好像在钢丝上跳舞。

这次暴猿的攻击,他没有选择硬抗,而是驾驭着飞剑,一个漂亮的旋转,绕到了暴猿前方。

趁着暴猿回身之际,他也不攻击暴猿,而是斜斜飞向暴猿的侧方。

现在开始的几秒钟,是最关键的几秒钟,他必须保证暴猿在他的牵制下一直处在超级炸弹打击的核心区域。

因为耳机中已经传来了一声低吼,“投弹!”

他知道,在他和暴猿的正上方,一枚五万吨当量的战术超级炸弹,已经投掷了下来。

这是代表死神的问候,也是代表毁灭的告别,人类震慑这个世界的终极力量,即将在他们的上空释放它强大的威力。

那将是他这一生看到的最美一次焰火,也将是他一生看到的最后一次绽放。

几千万度的高温,威力无穷的冲击波,会将这一带彻底夷为平地。

甚至连同西山岛,这座风景秀丽的小岛,都将从地图上永远被抹去。

虽然还在空中灵巧的躲避着暴猿的进攻,他的脑海中却浮现出这一生的所有过往。

好像电影画面一样,一帧一帧,却又快如闪电。

声音还没有传来,他却似乎看到了光,耳机中传来邹军长最后一句话,“无论你父亲身在哪里,他都会为你骄傲!我们也同样为你骄傲!祖国和人民,感谢你……”

后面的声音,许悠然再也听不到了,那团比太阳还耀眼千万倍的光,终于在他的上空炸开。

他曾经好几次看到过那团光,是那么耀眼、那么温暖,好像天堂的召唤、好像母亲的怀抱。

这一次,那团光出现在他的正上方。

无数人看着越来越远,晃动的越来越剧烈的光幕,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好像太阳炸裂一般的强光闪过,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升腾在空中。

视网膜上留下一片光斑,模糊间好像还看到一个小小的黑点,围绕着一个巨大的黑点疯狂的战斗。

万物寂灭,和光同尘!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