伫立在雨幕中的所有人都没打伞,任凭这哀伤的雨丝洒落在身上,好似要借此洗去心中所有的痛。

一身黑色迷彩作战服的东方白,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巨大悲痛,两行清泪顺着脸庞默默滑落,混在雨水中难分彼此。

李璇站在不远处,也早已泪如泉涌,婆娑的泪眼看出去,整个世界好像都是模糊的。

不过一身戎装,明艳绝伦的东方白,还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看着许悠然的衣冠冢缓缓沉入墓穴,她看到站在最前排的东方白,探出细腻如玉的手抓了一把泥土,撒了上去。

然后又以家属代表的身份,第一个献上了花圈,李璇有些奇怪东方白的身份,她从未听说过许悠然有家人。

衣冠冢安葬完毕,一块汉白玉墓碑树立起来。

上面有许悠然的生平简介,还有他所有获得的功勋记录,最后的职位是少校营长。

墓志铭是楚新月上将亲手书写:这里长眠着一位战斗英雄,他是人民的儿子,也是全军战士的楷模!

望眉目有山河,清澈明朗。愿心中有丘壑,一往无前!

看到这句话,东方白朦胧的泪眼似乎又看到,许悠然将她挡在身后,独自面对兽群的那一幕(详情见第二章.莫非她是女主)。

这句话是楚新月上将,应东方白的要求加上去的。

许悠然短暂却又璀璨的战斗生涯,从这首诗开始,便也在这首诗结束。

国葬进行完毕,战争却还要继续,反击变异兽的大幕才刚刚拉开。

东方白和东方战,静静的站在雨中,看着洁白的汉白玉墓碑,宛如身处噩梦一般。

她多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她多希望天早一点亮,噩梦早一点醒来。

当日匆匆一别,竟然成了永诀,至此天人永隔。

李璇擦了擦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的水渍,缓缓走到东方白身侧,哭的嗓音有些沙哑,“你是悠然的什么人?怎么称呼?”

“悠然?”东方白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看了看俏皮可爱、明媚动人的李璇,“我叫东方白,是悠然的女朋友,从帝都来。”

“女朋友?”李璇虽然有些诧异,不过也能理解,许悠然站在东方白身边的话,那绝对是金童玉女一对璧人。

“我叫李璇,是悠然的战友,他救过我很多次。”她大大方方的伸出手,“你好,东方。”

“除了悠然,你是第二个这样叫我的人。”东方白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却比哭还难看,跟李璇握了握手。

虽然二人都想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可是在握手的一瞬间,却又都想起了天人永隔的许悠然。

不约而同的再次泣不成声,东方白放开手,上前一步用力抱住了李璇,泪水滚滚而下。

两名各有特色,却同样美丽绝伦的花季少女,在许悠然的墓碑前,相拥在一起抱头痛哭。

好似她在发泄着对这个世界的所有不满,又好似在倾诉着对这个铁血战士的无限柔情。

虽然她们互相之间并不了解,甚至许悠然也从未提及。

可在这一刻,她们似乎完全了解了对方对许悠然的一往情深。

可她们却对彼此没有任何的敌意,许悠然从未向东方白表白过,也从未说过喜欢李璇。

他曾说过,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似乎已经表达了他对人生所有的态度。

自他觉醒开始,几乎每一天都在战斗,不知疲倦的战斗。

以所有人无法理解的狂热去战斗,很多人都认为他傻,可偏偏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傻子。

许悠然短暂的一生,也是疾病缠身的一生。

很多人嘲笑过他,却有更多的人帮助过他。

他想回报那些曾经帮助过他的人,可他只有不断的战斗,才能达成他的目的。

他想找到自己的父亲,可是只有不断的战斗,才能让自己更有价值。

他想脚踏七色云彩去看望东方,可是只有不断的战斗,才能让自己更加强大。

他所有的梦,都在那千万颗太阳炸裂的瞬间破碎了。

但他一往无前的战斗精神,将会深深鼓舞这些依然还在奋斗的战友。

东方白、李璇、东方战、张海洋、成林、蔡炳……

还有依然躺在医院中的那五个三次觉醒者,他们还在和黄金品质的病毒战斗。

也许当他们的战斗胜利的时候,就是大秦军部再次增加几名四次觉醒者,再次向变异兽亮出獠牙的一刻。

分别的时刻,东方白和李璇交换了联系方式,大家心照不宣的将对方标注为悠然的战友。

以东方白的高傲,自然而然的认为自己是正牌女友,虽然许悠然已经牺牲,可这个位置永远是她的。

以李璇倔强的小暴脾气,自然也是将对方列为自抬身价那个行列,她不会轻易这样认输的。

前往机场的军车上,东方白打开手机光幕,看到025基地无数人,自发为许悠然发了一个纪念帖。

看着纪念帖上那张许悠然从容微笑的照片,泪水再次模糊了她的双眼。

她将自己的用户名改成悠然的东方,默默输入留言:若人间有情,那是开始,也是尽头。

看到她的头像,想到她出现在观礼的第一排,再联想到她的名字,大家似乎明白了什么。

纷纷给她的留言点赞,一万、十万、几十万,很快她的留言就被置顶了。

没过多久,又一个用户名为悠然的李璇发出一条留言:从此无心爱良宵,任他明月下西楼。

看到这个用户的头像,竟然是曾经因为与许悠然的合影,在025基地狂撒狗粮的那个姑娘。

大家似乎再次明白了什么,话不多说,就是点赞。

一万、十万、几十万,很快李璇的留言也被置顶了,仅仅挨着东方白的留言。

东方白看着李璇的留言,有些哭笑不得,却又被勾起了伤心事,一声长叹,收起手机。

战斗机再次降落在帝都军用机场的时候,东方白已经渐渐平复了心情,除了通红的双眼证明她曾经哭过,其他的一如平常。

走出机场,东方白便一眼看到在路边等待的军车。

军车旁站了一个二十八九岁的高大青年,刀削斧劈的脸庞,一双剑眉,略有些狭长的丹凤眼增添了一丝煞气。

整个人好似一柄出鞘的利剑,英姿飒爽、器宇轩昂,正是等了东方白很久的叶长空。

看到东方战、东方白兄妹走出机场,他立刻龙行虎步的迎了上去,先是跟东方战握了握手,又把手伸向东方白,“小白,等你很久了。”

东方白礼貌的跟他握了握手,“长空大哥,我们自己回去就行,还麻烦你来接,太不好意思了。”

“我也是担心你们,好朋友牺牲了,怕你情绪上有什么波动。”叶长空豪爽的笑了笑,向着军车一摆手,“上车吧,我们边走边聊。”

“不是好朋友,许悠然是我男朋友。”东方白微微一笑,语气却很坚决。

“好的,男朋友,男朋友。”叶长空无所谓的坦然一笑。

他听东方战说起过许悠然,知道是个非常不错的战士。

许悠然活着的时候,他都没怎么在意,何况现在已经牺牲了。

至于东方白的态度,他一向就很清楚,不过他对于东方白的感情,却也很真挚。

他是叶云灭元帅的儿子,自然也有他自己的骄傲,许悠然还在时,他就提出要公平竞争。

现在许悠然不在了,他决心用自己的诚意感动东方白。

上了车,东方白第一句话就让他一惊,“长空大哥,元帅是目前觉醒次数最多的人。你也觉醒了三次,应该有些经验吧?怎么才能更快速、更安全的感染病毒?”

“嘶”叶长空有些惊诧的看着东方白,“小白,感染病毒哪里来的安全?你不会是受刺激过度了吧?”

“你的意思是,无论怎么样,感染病毒的死亡几率都是一样的?”东方白很认真的问道。

“小白,你不要胡思乱想些没用的。你要为婶婶多考虑、考虑,你不是小孩子了。”东方战有些激动的打断了她的话。

“我想为自己活一次,也想为他活一次……”东方白知道从这两个人这里,得不到答案,目光投向车窗外面阴郁的天空,眼前出现的都是许悠然的笑脸。

李璇从陵园一回到营地,就找到她的连长,单刀直入张嘴就问道:“连长,怎么能够安全的感染病毒,再次觉醒?”

“嘶”三十多岁的连长,被她这个问题一下给问懵了,他茫然的抬手到李璇额头,试了试温度。

“丫头,你这是怎么了?淋雨感冒、发烧了?还是不要命了?”

“我身体好着呢,就是实力太差。想去送死都没资格,所以想快速提升自己。”李璇撅着小嘴,倔强的说道。

“感染病毒都是被迫的,每一次感染都有死亡的危险。不是所有人都能三次觉醒,四次觉醒的,更多人死在感染的过程中。”连长沉下脸,皱着眉看向这个好像是在闹脾气的女战士。

“好吧,我知道了,我会自己想办法的。”李璇转身就走。

“唉……唉……你这丫头,什么态度?你不要拿生命开玩笑!”连长被她搞得一点脾气也没有。

李璇一边走一边嘟囔,“什么三次、四次,我才一次觉醒,我就不信我运气那么差。”

悼念活动结束后,无数人被许悠然的事迹所感动,纷纷开始了行动。

悄然之间,一场求感染、求觉醒、求强大的活动,在整个大秦蔓延开来。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