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炸弹那团光,好像千万颗太阳在炸裂一般,如此的璀璨夺目,却又如此的温暖。

可那是致命的温暖,那是几千万度的灼热高温,那是太阳核心的极限威力。

当所有人都认为许悠然难逃一死的时候,他自己的头脑却很清醒,面临死亡的瞬间,他没有自怨自艾,没有放弃抵抗。

他很清楚,自己还有最后一条生路,那就是传送门。

虽然那块蒲团上的纹路,已经模糊不清,整块蒲团濒临破碎。

但是绝对可以最后使用一次,只要能扛住开启传送门时,那段最初的灼烧。

黄金品质冰甲防护全身,长剑早就转化为大盾,举在头顶。

光线如雨般洒下时,将许悠然和暴猿,全部笼罩在了杀伤范围内。

强烈的光芒闪烁中,视觉早已起不到任何作用,许悠然的神识却在时刻探查着周边。

从天而降的璀璨光芒,吸引了暴猿的注意力,抬头观望的暴猿,双眼第一时间被刺瞎。

它还来不及惨嚎,黄金级防御力的皮毛就开始燃烧,这时超级炸弹的轰鸣之声还没有传来。

许悠然知道,这只暴猿完了,接下来就该他完了。

黄金品质的大盾举在头顶,正在几千万度高温的炙烤下,飞快的融化,他似乎已经听到了“嘶嘶”作响的融化声。

“唰”他用最快的速度拿出了那块蒲团,整块大盾已经彻底融化、消散。

灼热的光线洒在黄金冰甲上,“嘶嘶”的融化、碎裂声,细密传来。

单纯从防御角度来说,冰甲是不如大盾的,冰甲只是胜在防御比较全面。

他虽然紧闭着双眼,却已经感受到了那一片白茫茫的光海,全身上下传来剧痛。

那是好像投身岩浆般的灼烧,冰甲只是帮助他抵抗了短短一瞬间的时间,就开始飞速的融化。

伴随着冰甲的消散,直面打击的就是他的本体,他感受得到头发瞬间就化为了飞灰。

接下来是撕心裂肺的剧痛,黄金品质的冰甲还在勉强支撑,可是高温伤害已经提前透过冰甲,传递到了他的本体。

这样猛烈的打击,黄金品质的大盾和冰甲都抵抗不住,瞬间瓦解。

手中那块蒲团却不为所动,依然完好无损。

可此时此刻,许悠然哪里还有心情,赞叹未知文明科技的强大。

他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全身从头到脚都开始在融化,集中全部意念在手中的蒲团上,所剩无几的真气拼命的激发。

“唰”一扇椭圆形的光门,已经在身侧打开,光门的另一侧却不是熟悉的场景,而是一片好似星空一般深邃的黑暗。

全身的皮肤已经在光线的灼烧下,开始融化,疯狂的压榨精神力不停的催动觉醒技拔苗助长。

可是以黄金品质的拔苗助长,都无法修复这么严重的灼伤,觉醒技覆盖上去,还没来得及发挥效果,新的伤害再次来袭。

“咔、咔、咔”破旧的蒲团,终于来到了使用寿命的尽头,正在快速的崩溃。

面对光门另一侧那好似星空一样,无尽深邃的黑暗,许悠然再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哪怕再延迟一秒钟的时间,蒲团可能就会完全粉碎,而自己的下场一定跟暴猿一样,灰飞烟灭。

他艰难的挪动着身体,一头栽进了光门之中,超级炸弹的第一波高温杀伤,不但加速了蒲团的碎裂,同时也为传送门提供了无穷的动力。

“咔嚓”留在原地的蒲团,完全粉碎化为飞灰,光门一闪而逝。

“轰”强大的冲击波打击,终于降临,狂猛炸裂的冲击波,瞬间将整个西山岛夷为平地。

整个岛屿在陆沉,平静的太湖掀起滔天巨浪,整个西山岛灰飞烟灭。

跌入光门的许悠然,好似瞬间进入了一条长河一般,又好像坠入了一片虚无。

身体在不断的漂移,却完全没有方位感,四周是死寂一般的漆黑,只有偶尔闪过一丝亮光,好像流星在不远处划过一样。

好像可以呼吸,又好像完全不用呼吸,这似乎是一片完全与世隔绝的奇异空间。

可许悠然已经再也没有心思去感受周围的一切了,他的全身上下都好像融化了一般,整个人好似刚从火堆里爬出来一样。

所有的毛发都已经烧成了灰,全身上下覆盖着一层烧焦的皮肤,只有双眼微微半睁着。

神识的大量消耗、精神力的极限压榨,让他的脑海中每一秒都在轰鸣。

撕裂般的剧痛不止来源于身体,更是来源于识海和大脑,那种内外交加的剧痛,让他整个人似乎都陷入了宕机状态。

只有大脑停止思考前,那下意识的拔苗助长,还在疯狂的运转。

枯竭的精神力恢复了一丝丝,就马上投入到觉醒技的施展中,每一次觉醒技的施展,又让他的身体机能恢复了一点点。

可是这样严重的伤害,远远不是这一点点恢复可以抢救回来的。

身体的状况一直在恶化,精神力却又源源不断的施展觉醒技,进行修复。

许悠然整个人就在这种奇妙,而又脆弱的平衡中,好似植物人一样飘荡在这一片虚无的黑暗中。

潜意识中,强大的求生意志,让他的身体在一遍遍的拔苗助长中,慢慢修复,缓慢却又顽强。

在他过去二十多年不断生病的过程中,他的求生意志磨炼的无比强大,让他一次次从死神手中抢回了自己的命。

他微弱的意识,相信自己这一次也一定可以,永不放弃的信念让他要死中求活。

这一片虚无的黑暗,好似永远没有尽头一般,没有方向,甚至都没有时间的概念。

在许悠然微弱的意识中,他好像已经漂浮了无尽纪元,又好像只漂浮了短短一瞬。

一点点、一点点在恢复的身体,让他知道,可能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

可是脑海中撕裂般的剧痛,雷鸣般的轰响却从未停止,漫长的漂浮生涯,甚至让他忘记了自己是谁,只有本能的施展觉醒技不停的修复身体。

渐渐的眼睛可以勉强睁开了一点,可是无尽幽暗的虚空,视线所及全是黑暗。

睁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完全没有任何区别,他再次虚弱的闭上了眼睛,下意识的开始运转自然经心法。

不知从何而来的游离能量,艰涩的在他碎裂的经脉和丹田中流转,缓缓修复他的经脉。

微弱的神识,完全是无意识的延伸出去,范围有限,却随着识海的恢复在缓缓扩张。

这片虚无漆黑的空间,充满着那种类似于病毒的奇异能量。

当自然经开始缓缓运转,这种能量就代替了人体所需的所有养分,开始滋润许悠然的全身。

当许悠然的神识探查范围进一步扩大时,一道好似流星一般的光点从他的神识范围内掠过。

宛如活死人一般的许悠然,瞬间感应到了什么,那光点好像一个小孔,一个极小极小的时空缝隙。

擦身而过的一瞬间,许悠然感应到了光点背后的世界,那应该是一个荒芜的星球。

一片灰暗、死寂,毫无生气,没有任何移动的物体,却有无数的撞击坑,一层铁灰色的粉尘遍布整个世界。

感官上好像是月球,却又和月球差异巨大。

虽然只是透过那个极其微小的时空裂缝,惊鸿一瞥,许悠然却好像看到了整个世界一般。

无比漫长的漂浮,让他早已习惯了这漆黑和死寂,几乎已经崩溃的识海,近似于枯竭的精神力,让他的思想早已停滞在宕机的那一刻。

可是这个小小的时空裂缝,带给他无比的新鲜感,下意识里他知道自己不属于这片虚无的空间。

他渴望感知到外界更多的刺激,他努力的拓展着神识探查的范围,疯狂的催动真气修复着识海。

可氦3超级炸弹的打击,太猛烈、太强大,不是短时间内可以修复的,他只能一边缓缓的修复,一边疯狂的探查,希望会有新的收获。

他知道那对他而言,非常非常重要。

那种一闪而逝的光点,在这片漆黑的虚无空间并不多见,而且往往都距离他很远、很远。

终于在他多次努力后,神识覆盖范围的边缘,再次划过一道光点。

这个光点似乎比之前遇到那个,要大一些,不过也就是针尖与大头钉尖端的差距。

光点般的时空缝隙对面似乎是一片海洋,无比广大的海洋,完全覆盖了整个星球的海洋。

许悠然甚至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海洋,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那是覆盖了整个巨大星球的液体。

几百米、几千米高的巨浪,好像一堵水墙一般,在那片海洋上疯狂的推移,横扫一切。

海洋中看不到任何生物,只有那几千米高的巨浪,在整个星球表面疯狂推进。

神识感应中,那颗光点越来越远,许悠然心中微微有些遗憾。

可是在这样的虚无中,他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只能漫无目的的漂浮下去。

好像在时间和空间的长河中,不断的穿行,不知来处,不知所终。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