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漆黑的虚无,似乎没有时间的概念,也没有任何方位的概念。

漂浮中,许悠然的身体虽然在一点点修复,可是修复的速度极慢、极慢。

在他的意识里,也许过去了一年,也许过去了一百年,他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神识一直在扩大,曾经能够辐射一公里范围的神识,如今辐射的范围远远超过了之前。

可他却无法衡量,到底增强到了什么地步。

能够被他的神识所探查的光点越来越多,有些甚至可以称之为裂缝。

越靠近那种大一些的光点,似乎从光点中涌入的未知能量就越充沛。

曾经路过一道裂缝时,那种疯狂涌入的充沛能量,让他的自然经运转速度陡增,浑身上下都感觉到一阵舒畅。

可是很快他又再次远离了那道裂缝,继续缓慢的恢复。

从那些光点和裂缝中,他探查到了很多、很多不同的世界。

虽然绝大多数世界,都是冰冷的死寂,可还是有些世界让他大开眼界。

有的世界满是液体,有的世界好像一个巨大的火球,有的世界被厚厚的云层和烟雾笼罩……

通过那些光点,他看到了璀璨的星云,也看到了浩瀚的星河。

好似冰寒却拥有极限高温的白矮星,从他的神识中掠过。

连光线都能扭曲的巨大黑洞,正在吞噬恒星。

还看到很多无法想象的巨大天体,不是规则的球形,却在围绕着恒星旋转。

甚至还看到一块漂浮在空中的大陆,广阔无边、巍峨壮丽好似一座巨山一般,好几颗恒星正在围绕着它旋转。

每一次神识扫过光点,都看到无法想象的壮阔景象,好像一个个全新的世界,正向他打开大门。

他也曾探查到拥有生命的世界,不过很少很少,甚至很多时候他都无法确认,那是否可以称之为生命。

曾经在一个光点的后面,他看到一个到处都是灼热熔岩的星球,有一些长有很多只脚的移动物体。

那些物体在滚烫的大地上行走,以岩浆为食,互相之间不停厮杀,最后融合成一只更大的移动物体。

在他模模糊糊的认知里,似乎没有任何生物能在岩浆里生活,所以他不确定那是生物。

能够确认是生物,而且还是人类的世界,他也遇到一次。

那也是一片荒芜、死寂的世界,天上似乎悬挂着不止一个太阳,却似乎距离太遥远,只有朦朦胧胧几团光晕。

星球上水域的面积并不大,绝大多数的陆地都覆盖着茫茫冰雪,凄厉的寒风肆虐整个世界。

许悠然神识扫到,无数形象跟地星人相差无几的人类,幸福、快乐的生活在这恶劣到极点的环境里。

这里的人们似乎每个人身体都很强壮,穿着单薄的兽皮,种植一些奇形怪状的植物。

感觉就连小孩子似乎都有三次觉醒者那种强健的体魄,成年人更是成批、成批的在空中穿梭。

咦!三次觉醒者,什么意思?

许悠然似乎对于自己脑海中,忽然出现的这个词,感到万分的惊奇。

觉醒者是什么?

我现在在做什么?

我是谁?

这些奇怪的念头不断的浮现在脑海中,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又渐渐陷入了混沌状态。

浑浑噩噩的漂浮中,神识扫过一个又一个世界。

在一个硕大的光点中,他扫到了一个真正鲜活的世界,那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的机械世界。

巨大无比的星球,整个被粉碎、肢解成了一座钢铁要塞,或者可以说那干脆就是一座围绕恒星运转的钢铁行星。

巨大狰狞的炮口,好像獠牙一般,指向宇宙苍穹。

无数体型巨大的机械怪物,遍布整个钢铁要塞,穿梭往来的空天战舰,在星球上空交织成一张巨大的交通网。

还有无数机械怪物,排着队蹬上战舰,飞向浩瀚的星空。

脱离星球引力后,瞬间加速,好似在漆黑的天幕上撕开了一道口子,整个战舰就消失无踪。

咦!战舰消失的方式,似乎给许悠然提了个醒。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

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离开?

好像遇到过这样的裂缝。

然后又是不知多少时间的浑浑噩噩,许悠然又忘记了一切。

又一个光点闪过,许悠然的神识探查进去的时候,惊得他识海都差点炸开。

这个世界用许悠然的标准来评判的话,依旧是那种环境极度恶劣的世界。

甚至可以用混乱、无序来形容这个世界,有些地方温暖如春,有些地方烈焰滔天,有些地方罡风肆虐,有些地方冰寒彻骨。

可在这些许悠然认为无比恶劣的环境里,却有无数的人自在的生活,空中来去都是脚踏飞剑,或是乘坐异兽。

有人在温暖如春的地带,饮酒作乐。

有人在烈焰滔天的地带,“叮叮当当”冶炼工具。

有人在罡风中挥舞着长剑、纵声高歌,好似神仙中人。

还有人在冰寒彻骨之地,疯狂战斗。

虽然只有两个人,可战斗的声势浩大无比,举手投足之间山崩地裂。

对撞之际产生的冲击波,好像超级炸弹爆炸一般的猛烈。

战斗中的任何一人,随意一击似乎都能毁灭一只黄金级变异兽。

咦!超级炸弹是什么?

黄金级变异兽又是什么?

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么多奇怪的事情?

忽然神识中似乎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这个小娃娃是哪里来的?才金丹期,怎么迷失在时空缝隙里了?”

一个好听的女声响起,“老师,金丹期进入时空缝隙,应该马上就死了吧。”

苍老的声音继续道:“这个娃娃有些奇怪,可能有什么保命的本事。也罢,遇到了就是缘分,我送你回去。”

那好听的女声也道:“小子,没人教过你吗?不懂规矩,神识不要乱扫。遇到脾气不好的,直接让你神魂俱灭了。”

许悠然还没来得及反应,忽觉一股大力扫在他身上,那力量虽然强大无边,却又偏偏很柔和。

他还来不及收回神识,就已经被这股大力推送向远方,速度奇快无比。

无数的光点、裂缝,好像连成了一道光线一般,擦肩而过。

转瞬之间他就好像移动了无穷遥远的距离,忽然前方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光芒万丈无法直视。

许悠然整个人一头撞进了那道裂缝,消失在这片虚无的漆黑空间。

“轰”许悠然好像从万米高空坠入大海中一般,全身上下被撞击的剧痛无比,大脑受到猛烈的撞击,一阵天旋地转,昏了过去。

可他潜意识里,一直用微弱的精神力在不停的修复身体,却没有停止。

当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感受到的是全身无处不在的剧痛,头疼的好像要炸开一般。

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锈迹斑驳的低矮铁皮屋顶,稍稍转动了一下头。

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非常狭小的铁皮房间内,身下似乎是一张破旧的单人床,紧挨着床的沙发上,摊着一张破毯子。

一扇小小的窗子,竖着十几根铁栏杆,窗外有阴郁的光线洒进房间。

一张破旧的桌子放在窗前,桌子上面似乎有水壶、杯子和盘子。

靠近门的位置,一个破旧的衣柜紧紧关着门。

许悠然觉得嗓子里面干的似乎能喷出火一样,肚子也饿的好像一个月没吃饭一样。

可全身的剧痛限制了他的行动,他只能勉强发出嘶哑的声音,“水……水……水……”

“哐当”唯一的那扇小小的铁门被打开了,一个身材高大、丰满,蓝发蓝眼的女孩走了进来。

竖着高高马尾的蓝发,好似倔强的野草,幽深、湛蓝的眼珠,好像两颗明亮的宝石。

美中不足的是本应俏丽、绝美的脸上,却刻画着两道狰狞的巨大伤疤,伤口明显也没有缝合过,微微有些外翻的伤口,让她的脸看起来好像魔鬼一样可怕。

她身穿一套破旧的半袖草绿迷彩作战服,脖子上围着一条猩红色的围巾。

看到床上的许悠然微微睁开眼睛,嘶哑着嗓子要喝水,连忙快走几步,从桌子上的水壶里倒了一杯水。

坐在“吱嘎”乱响的床边,微微扶起许悠然,想要喂他喝水。

“嘶”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全身的骨头好像都断了一样。

那个蓝发女孩,侧着杯子,让他喝了几口水,滋润了一下他好像正在燃烧的嗓子。

然后轻轻将许悠然放回到床上,狰狞的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用英语问道:“你是谁?”

许悠然眼神迷茫的思考了一下,虽然他因为常年生病的缘故,学习成绩一般,不过基础的英语对话还是没问题的。

可他迷茫的不是语言的问题,而是蓝发姑娘提出的问题,强忍着剧烈的头痛,思考了很久,才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我……是谁?”

“你不记得自己是谁了?”蓝发姑娘的神色更加的好奇,“我叫莉安娜,你有名字吗?你从天上掉下来,知道吗?”

“天上……天上掉下来?”许悠然眼神呆滞,目光茫然,“我为什么要上天?”

“完了,摔傻了,唉……”莉安娜发出一声长叹,“捡了个傻子”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