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悠然很郁闷,碰瓷计划进行到这种程度,还怎么继续?

他乖乖的点了点头,“无论是否有效,我都非常感谢你,康妮小姐。”

康妮的目光中带着无限的悲悯,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嫌弃,抬手放在了许悠然那布满疤痕的脸上。

周围的几人都非常紧张的盯着康妮的手掌,只见手掌上似乎散发出阵阵蒙蒙清光。

许悠然只觉得康妮的手掌上,似乎传来一丝丝的清凉,然后慢慢开始蔓延。

非常柔和的力量在层层渗透,似乎连全身上下时时刻刻传来的痛苦都削减了许多。

不远处的莉安娜看到许悠然迟迟不发信号,还有个漂亮的白人女孩将手掌放在他脸上,当时就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

不是说好了碰瓷吗?

现在真的变成仙人跳了?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啊,表弟,你堕落了!

快步走近的莉安娜很快就发现了,那个女孩似乎在给许悠然疗伤。

觉醒技治疗,确实效果很好,极大的缓解了许悠然的痛苦。

许悠然默默感受了一下,这种治疗的力量,似乎能够暂时压制伤势的恶化,缓解伤势带来的痛苦。

在这种情况下,他甚至可以停止施展拔苗助长,将精神力抽调出来使用其他觉醒技。

这种技能和他的拔苗助长,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拔苗助长只能作用于自身,而治疗却能作用于其他人。

不过单纯就治疗许悠然的伤势而言,拔苗助长虽然进展缓慢,却效果明显。

觉醒技治疗虽然缓解了痛苦,压制了伤势恶化,对于恢复却没什么效果。

良久,康妮缓缓拿开了手掌,看着许悠然完全没有变化的伤疤,有些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卡卡。可能我的觉醒技等级还不够,你的伤,我没有办法。”

许悠然细心感受了一下,那种舒缓的效果很快消失了,可伤势却没任何恢复的迹象。

他思考了一下,大概明白了原因,他的伤势是相当于钻石级的伤害。

一般品质的觉醒技,恐怕很难起到效果。

除非像拔苗助长这种类型的技能,每时每刻不停的在修复,才能一点点的恢复。

可是除了他自己,哪里再去找一个人能二十四小时,甚至是睡梦中,都在下意识的施展疗伤技能给自己。

他有些无奈,却很诚恳的鞠了一躬,“再次感谢美丽的康妮小姐,我的伤太重,不是你的觉醒技的问题。”

转身从莉安娜手中接过帽子和围巾戴上,又看向那个白人青年埃尔顿,“感谢你埃尔顿先生,现在已经难得见到你们这些好心肠的人了。我是2037.6班级的巴里卡卡,有什么为难的事,可以去我们班找我。”

康妮的疗伤技能,效果其实是非常强悍、有效的,只是没想到许悠然的伤这么重。

埃尔顿几个人再次跟许悠然握了握手,告别离开了,他们只是想帮帮这个可怜的卡卡,也没想过会要求什么回报。

许悠然和莉安娜面面相觑,碰瓷计划彻底失败……

看来集训营里的学员,也不全是脑子里都长满肌肉的家伙,还是有心怀善念的人。

莉安娜皱着眉,试探性的询问了一下,“要不,我去找人借点战功?”

“找谁借?这里你又不认识什么人。”许悠然忽然想到一个人,“要不我去找克拉克打一次吧,顺便跟他定个赌注?”

“我看行,就拿他开刀!”莉安娜发现目前最合适的冤大头,就是克拉克了。

许悠然很快接通了克拉克的电话,光幕上克拉克似乎正在指导其他学员练习徒手格斗。

“什么事?”克拉克的声音还是那么低沉。

“还打吗?”许悠然的问题一出口,就看到克拉克眼神里瞬间迸发了无穷的战意。

“打!什么时候?”

“想打就来挑战台,现在。”

“好,马上到!”克拉克答应的很爽快。

“要带赌注,五点战功。不,十点战功!”许悠然咬了咬牙,开了个高价。

“你有战功?”克拉克似乎有些意外。

“我没有,但是你怕我给不起吗?”许悠然讪讪的笑了笑。

没办法,人穷志短。

“挑战台有教官裁判,赌注要验证过才能比试……”克拉克提醒了一下。

“法克!竟然还有这样的规矩?要不你借我十点战功!”许悠然决定彻底不要脸了。

“法克!你这是什么脑回路?我借给你战功,跟我自己下赌注?”克拉克脑子都宕机了,让许悠然彻底干懵了。

“不敢借?你怕了?”许悠然准备无赖到底了。

“我怕?”克拉克眯起的眼睛里,带着狂热的战意,“挑战台等我!”

“好,不见不散!”许悠然挂断电话,看到一旁的莉安娜整个人都傻掉了。

许悠然挠了挠头,有些羞涩,“太穷了,没办法。”

“谁要是再说你是许悠然,我就打死他。许悠然要是有你这么不要脸,早就天下无敌了。”莉安娜向着许悠然伸出了大拇指。

“你懂什么?对待敌人就要像寒冬般残酷!”许悠然大手一挥,“走,提款去!”

挑战台其实并不是一块台子,而是一个小型体育场。

大型体育场可以举行正规足球赛,容纳五万名观众。

小型体育场则是用来举行一些小型体育赛事的场地,最多容纳一万名观众。

这里有一处裁判专用办公室,所有申请挑战的学员,都需要来办公室办理手续进行登记。

许悠然二人赶到这里时,因为没有人发起挑战,所以整个体育场空空荡荡。

来到裁判办公室,只有一个三十多岁的棕色皮肤教官在值班。

听说许悠然要发起挑战,开始例行的登记。

记录了许悠然的相关信息之后,裁判提出了最后一个关键问题,“你们的赌注是什么?进行挑战必须要有赌注。”

他一看班级编号就知道,这是才加入集训营的新学员,可能很多规矩还不懂。

本身实力不弱,在外面集训营的时候,都是三次觉醒者中的佼佼者,忽然来到天骄云集的核心集训营,难免会因为心高气傲,和其他人产生冲突。

这些新人确实需要给些教训,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社会的毒打。

“赌注?战功。”许悠然给了裁判一个肯定的回答。

“你是新人吧?有战功吗?”裁判有些疑惑。

“我没有战功,集训营发的五点免费体验劵,已经用完了,所以才要挑战。”许悠然很坦然,穷就是穷,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没有战功,你怎么下赌注?”裁判已经开始怀疑许悠然是不是在逗他玩。

“你等会就知道了,有人会借给我的。”许悠然连忙解释了一下。

“好吧,我等着。”裁判点燃一支雪茄,有滋有味的品尝起来。

没过多少时间,敲门声响起,克拉克到了。

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二人,克拉克点了点头。

“裁判,借我战功的人来了。”许悠然连忙指了指克拉克。

“克拉克,你借他战功下赌注?”裁判当然认识克拉克,这个战斗狂人是这里的常客。

不过在他的印象里,克拉克不会有这种闲情,会借战功给新学员下赌注。

“是的,我借他十点战功。”克拉克打开光幕,扫了一下许悠然的信息,已经将十点战功转账过去。

裁判有些惊奇的看着许悠然,这个新人不一般啊,能让克拉克借他战功下赌注。

他看了看办公室里的几个人,问许悠然,“你跟谁挑战?”

许悠然还没等回答,克拉克抢先说话了,“他跟我打,帮我登记一下。”

“法克!”裁判一双眼睛瞪得溜圆,难以置信的看着克拉克,“你借给他战功下赌注,跟你打?”

“嗯!”许悠然、莉安娜、克拉克,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法克!今天真是见了鬼,还有这样操作的。”裁判的脑子都差点宕机了,这克拉克应该非常憎恨这个新学员吧?

需要借战功出去,创造机会打他一顿?

裁判觉得这两个人简直是在侮辱他的智商,摇着头走了出去,“跟我来吧。”

因为没有其他人挑战,许悠然、克拉克又都不想其他人知道他们的战斗情况,所以偌大的体育场,只有四个人。

克拉克的实力,裁判是很清楚的。

对战的一方又是个新学员,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

不过他知道,这场挑战应该会很快结束。

克拉克在这块场地上完虐了很多学员,他也曾亲眼目睹过几次。

那画面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他有些怜悯和同情的目光扫了扫许悠然。

他弹出腕式手机的光幕,接通了医务室的电话,“老哈森,还活着不?”

光幕上出现一个头发斑白的白人老者,“什么事?里瓦奥。”

“准备一辆救护车,一会过来一趟。”

“又有挑战了?谁跟谁啊?马上月末历练了,不要命了吗?”光幕中的哈森皱了皱眉。

“肯定是重伤,不用去历练了。克拉克和一个新学员。”

“法克!又是克拉克,我一会就到。”

看着裁判里瓦奥挂断电话,许悠然举了举手,“那个……裁判,我们两个人的战斗,能不能不要公开,我们希望能隐私一些。”

里瓦奥有些不屑的点了点头,这小子还挺要脸面的,怕丢脸就不要来打啊。

看了看站在场地中心的两个人,裁判有些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开始!”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