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悠然虽然惊骇,但还是习惯性的用神识迅速的扫了出去。

不远处一座矮山的山脚,一个巨大的黑洞,似乎正有阵阵阴风吹出。

许悠然的神识疯狂探查进去,那巨大的黑洞好像通往地底一般,无比幽深竟然探查不到尽头。

不过那遥远的尽头似乎有一层浓郁的灵气,竟然浓郁到屏蔽了他的神识。

许悠然的心中狂喜,一切都跟斯摩格的描述对得上号。

两条森蚺,似乎蕴藏着无穷灵气的深窟。

唯一的差别,就是这两条森蚺,简直就是两条蛟龙。

强力强悍的简直没边了,怎么可能是他们这十几个四次觉醒者能够拿下的猎物。

从那两条森蚺的眼中,许悠然似乎看到了狡诈、凶残的戏谑。

如果他现在还认为这两条森蚺会比他笨,那他才是真的笨。

一边是实力超强、智商超高的两条森蚺,一边是一盘散沙一样的乌合之众,实力和智商都是碾压。

这怎么打?

许悠然微微纠结的一瞬间,斯摩格竟然一声怒吼,带着队伍直接扑向了那两条森蚺。

“法克!”许悠然都惊了,这些自由觉醒者这么猛?

完全看不出实力差距?

还是眼睛都瞎了?

没办法,虽然不是什么好队友,不过大家都冲上去了。

许悠然一咬牙,也是一声怒吼:“杀!”

手持双金圣剑,一马当先扑了下去。

其他五个队友也不含糊,虽然钻石级森蚺的造型就已经无比惊悚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退缩。

大战瞬间展开,滂沱暴雨之中,狂风怒号、电闪雷鸣。

许悠然的飞剑在所有人接触森蚺之前,“嗖!”已经如闪电一般飚射了出去。

裹挟着漫天雷霆之势,卷起一团狂风暴雨,疾如闪电、迅如奔雷。

“轰!”巨大的气浪轰鸣声中,“嘭!”一团妖异的血花,盛开在无边雨幕之中。

无往不利的超品飞剑,在一条有些泛着暗红的森蚺脊背上,刺穿了一个大洞。

那好似金属打造的鳞片,也不能阻挡飞剑的锋锐。

看到这威风凛凛的一剑,斯摩格等人一阵欢呼,各种觉醒技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彩砸了下去。

可是许悠然看到这一剑的战果,心下顿时一片冰凉。

超品飞剑确实锋锐难挡,可是飞剑临身的一刹那,那条森蚺微微扭了一下身躯。

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开在它背脊肉最厚的地方。

飞剑确实带出一蓬血花,可是那点出血量,大概相当于一个成年人被缝衣针刺了一下而已。

要多少针才能将一个成年人放血致死?

碗口粗的血洞,足以置人于死地。

可是对森蚺来说,不过就是针刺一下而已。

而且森蚺有了防范之后,下次想再偷袭得手就会非常困难了。

“轰!”

“嘭!”

“啪!”

十几个四次觉醒者的强大觉醒技,已经轰在了一条森蚺的身上。

火球、火龙、烈焰、岩浆、火箭弹……

水炮、冰刺、水晶长枪、碧绿的毒水……

锋锐的长剑、霸道的大刀、金元素切割、一大团长满尖刺的铁球……

一排排闪烁着金色寒芒的土刺、从天而降的巨石、崩裂的大地翻滚的熔岩……

木刺、藤蔓、雷刃、连锁闪电、无数的荆棘缠绕……

十几种黄金品质觉醒技,好像不要钱一样砸在那条暗红森蚺身上。

烈焰消散、火光熄灭、烟尘散去,森蚺周围似乎被超级炸弹轰炸过一般的惨烈。

硬扛一次集火的森蚺,高昂的蛇头依然悠闲的吐着信子,冰冷的双眼嘲弄的盯着悬浮在半空的众人。

这条森蚺庞大的身躯确实被轰击的东倒西歪,不过鳞片上只留下一片片焦黑和翠绿。

十几个觉醒者的一次集火,竟然连血都没打出来。

“法克!”

“谢特!”

“偶买噶!”

斯坦培克·哈里、埃丝特·弗莉达、李嘉图·刘易斯,这三人跟商量好了一样,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就跑。

其他几人还在犹豫的瞬间,那三人已经飞出去几十米远了。

剩下这些人,包括许悠然都暗暗后悔,应该直接就跑的。

明知道有问题,还非要测试一下火力。

现在把森蚺彻底激怒了,想跑的话,来不来得及?

答案显而易见,晚了。

包括那逃跑的三个人,全部都晚了。

另外一条一直看戏的森蚺出手了,如果被集火这条森蚺是那条火蟒的话,另外一条就是水蟒。

全身闪烁着幽蓝色光华的水蟒,“嗷呜!”好似龙吟一般,嘶声怒吼。

从天而降的暴雨瞬间改变了轨迹,裹挟着狂风拍打向众人。

每一颗雨滴都好似重型狙击枪子弹一般,劈头盖脸打了过来。

四次觉醒者的身体素质,已经非常强大、非常强大了。

重型狙击枪的子弹,哪怕是打在身上,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精神力护罩可以抵消一部分冲击力,甚至有可能将子弹挡在精神力护罩之外。

可是这样铺天盖地而来的雨滴,好似无数枚重型狙击枪子弹。

这哪里是四次觉醒者的精神力护罩能够抵挡的?

可能只有五次觉醒者的元素化,才能躲过或者是免疫这样的物理攻击。

许悠然手中长剑挽个剑花,单人独剑挡在了一众队友的身前。

长剑好似在身前盛开的鲜花一般,舞动的寒光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防线。

“叮、叮、叮……”一连串好似雨打镜面的清脆撞击声响起。

同时还伴随着,隐隐的“咔嚓、咔嚓、咔嚓……”碎裂声。

密集的暴雨子弹疯狂扫射过后。

“哗啦……”许悠然的黄金品质长剑片片粉碎。

“咔嚓……”一阵细密的碎裂声响过,黄金品质冰甲粉碎。

“噗!”承受了巨大反震力的许悠然,一口鲜血狂喷了出去。

身上出现无数道细小的伤口,甚至还有几处贯穿的血洞。

许悠然整个人被打飞了出去,身在半空还不忘记一声怒吼:“天劫!”

那转身就逃的三人,已经在半空就被打成了筛子,全身都是恐怖的血洞。

好像三个被打漏了无数小洞的破水袋,浑身上下到处喷涌着血泉,直直摔了下去。

只是那条水蟒的一声嘶吼,威力竟然恐怖到如此地步。

而那两条森蚺其实还未真正出手,接下来活着的这十个人,必然将要迎接更加恐怖的打击。

除了许悠然受了重伤,浑身浴血,那四个自由觉醒者也是人人重伤。

能够扛过这一阵暴雨形成的枪林弹雨,还要归功于许悠然挡住了大部分弹雨。

这是真正的弹雨,不是人类热武器的弹雨。

被许悠然护在身后的五名队友,却只有艾斯和克拉克受了一点轻伤。

面对水蟒一击的滔天之威,还活着的小队成员都彻底惊呆了。

想到过钻石级变异兽一定很强大,可是强大到这种地步就太扯了吧。

“咦!”

“奇怪!”

“好像哪里不对!”

许悠然的神识一直笼罩着战场,所以他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他们一共来了十四个人,三个想逃跑的被弹雨打成了筛子。

还应该剩下十一个人。

可是现在怎么只有十个人?

还少一个人呢?

“法克!斯摩格呢?”

许悠然虽然重伤,身体被打飞了出去,心念电转之间,神识疯狂扫了出去。

战场上确定没有斯摩格的身影,他在哪里?

忽然许悠然神识的边缘扫过那无底深窟时,似乎扫到了一抹青烟。

那抹青烟似乎还在向着地底更深处飘散。

“操!”极端愤怒的许悠然,忽然用大秦话,爆出一句国骂。

全身元素化!

斯摩格根本就是五次觉醒者!

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猎杀这两条森蚺,他组织的这个队伍根本就是帮他吸引火力用的。

他在战斗中趁乱利用元素化,悄然潜入地窟深处。

许悠然包括他的队友,还有伊塔夸蒂亚拉那几个自由觉醒者,全是他找来的诱饵。

所有人都被他貌似忠厚老实的外表迷惑了,所有人都被他描绘的巨大宝库吸引了。

所有人都以为是跟着他来捞好处的,却不想被他转身就卖了。

许悠然因为那截剑尖,莫名其妙就卷了进来,甚至还额外帮他多拉了几个诱饵。

许悠然恨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灵石矿对他的吸引力太大了,他对自己的实力也过于自信了。

贪婪、自大,不仅害了自己,甚至还有可能会连累到队友。

今天如果有任何一个队友死在这里,都是他许悠然的责任,他一辈子恐怕都难以原谅自己。

伊塔夸蒂亚拉那几个自由觉醒者,还说不上是队友,甚至还很敌对。

可他身后这五个人,都是他从集训营带出来的,都是他真正的战友。

大家一起猎杀变异兽,大家一起篝火晚会,大家一起出生入死。

面对如此强大的两条森蚺,不用说这五个队友,自己能不能保得住性命都是个大问题。

他现在恨不得能活吞了斯摩格,这一路走来的种种疑点,一一清晰无比的闪现在他的脑海。

明明是互相敌视的两个团队,斯摩格却从未想过要调和一下。

现在想想就这样生拼硬凑的队伍,想要猎杀钻石级变异兽,简直就是个笑话。

斯摩格应该是亲自来过这里,沿路的地形和路线他非常熟悉,几乎毫无阻碍的就带着他们找到了这里。

现在想想自己真是个傻子,自以为聪明,却被人卖了还要给人家数钱。

斯摩格!

如果能逃出生天,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