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级别的战斗,许悠然隔着十几公里都能感受到,一阵阵逸散的冲击波,还有强大的气浪掀飞无数的草木、巨石。

这种距离不但超出了他神识的探查范围,甚至都要超出他的视线观察范围。

可这不是一对一的钻石级强者单挑,是六个领主级强者在群殴。

无意中打空的掌力,随手打飞的巨石,都能让许悠然重伤。

三次觉醒者和五次觉醒者,实力确实存在着巨大差异。

凭借着飞剑超绝速度,许悠然也许能够在五次觉醒者手下逃生。

不过想要抗衡领主级强者的威能,他还差得太远。

到了领主级,战斗已经不只是在拼觉醒技,不只是在拼身体素质。

更多的是对于觉醒技的深度发掘,自身潜能的高度开发。

在自己觉醒的领域,不断加强感悟,让自己和觉醒技更完美的融合。

这是觉醒者走的路线,而变异兽走的路线,绝大多数与觉醒者不同。

它们通过觉醒技反哺肉身,在一条路线上不断强化下去,也许终有一天,这些变异兽可以脱离种族的桎梏。

而人类觉醒者所走的路线,却是想要融入天地之中。

第四次觉醒是人向非人进化的起点,第五次觉醒是非人进化路的关键节点。

据说六次觉醒者,成功晋级之后,将会实现万千伟力归于一身。

届时不会是火焰巨人在攻击敌人,不会是千手观音在攻击敌人。

而是火焰在攻击敌人,极致的高温,好似一颗恒星的降临。

那时的妮可·罗宾,可能会化身漫天神佛,无穷伟力将敌人碾压致死。

那种程度的觉醒者,一旦全力出手,无异于掀起一场巨大的天灾。

如果能够感染了全种类七大病毒,成为至强的七次觉醒者。

那将是这个世界至高的存在,觉醒者掌控的不再是觉醒技之力,也不再是元素之力,而是规则之力。

用整个世界的规则进行战斗,一掌挥出,这个世界所有关于力量的规则,会将敌人彻底粉碎。

那种战力将会如同灭世一般,出手就是世界末日级的恐怖威能。

所以第六次觉醒者也被称为天灾神将,第七次觉醒者被称为末日君主。

足以君临整个世界的强大存在,将会给他的敌人来去无法逃避的末日。

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已经出现了这样恐怖的强者。

可是在教团的集训营,教学内容里却已经有了详细的描述。

甚至每个境界的提升方式、注意事项、修炼方式,教团都有详尽的阐述。

难道教团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强者?

简直让人匪夷所思,这些知识是来自于哪里?

这些对于许悠然这样的三次觉醒小菜鸟来讲,距离还太远,他只能想想,然后默默的努力。

他在一众学员当中,已经算是非常出类拔萃了,甚至是鹤立鸡群。

不过和真正的强者比起来,确实还有一段差距。

哪怕是暴君熊那种四次觉醒者中的至强者,他都曾被人家虐的体无完肤。

不是他不够强,而是他还太年轻。

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失去了宝贵的一年。

在这里一年里,无数人突飞猛进,从一次觉醒的弱鸡,蜕变为强大的四次觉醒者。

而他因为硬扛超级炸弹,流浪在时空缝隙中,漂泊了无数年,才勉强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

如果不是有强者出手干预了一下,可能他现在还在时空缝隙中流浪。

时空缝隙带来的时间错位,让他回到地星的时候,地星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

所以用地星人的标准衡量的话,许悠然这一年相当于被抹去的空白。

现在的许悠然失去了这段记忆,可就算他恢复了这段记忆,他也不会后悔。

那种危急关头,和更多人的性命相比较,他的命不值一提。

六大强者之间的交手,越来越白热化。

两条森蚺似乎也知道危在旦夕,所以拼尽全力进行抵抗,试图凭借它们强大的肉身,能够逃出生天。

强大的冲击波,四散飚射的觉醒技,逼得许悠然不住后退。

直到退出距离战场将近三十公里,才算是勉强可以保证安全。

肉眼可见中,似乎有两座小山,已经被彻底夷为平地。

领主级强者的战斗力,堪比超级炸弹一样的恐怖。

毁天灭地的大战并没有持续太久,每一位五次觉醒者,都不想过度消耗自己辛辛苦苦积累的能量。

所以教团的四位高手,开局就是全力出手,强大的攻势宛如狂潮一般,瞬间将两条森蚺重创。

真正出手作为主力的其实只有三个人,草稚柴舟、妮可·罗宾、克洛克达尔。

Mr.one的叔叔麦哲伦,只是辅助进攻,他真正的目标是斯摩格。

恐怖的嘶吼声,夹杂着凄厉的哀嚎,地动山摇的大战,终于落下帷幕。

“嗷呜……”

“嗷……嗷……”

伴随着两声最后的哀鸣,两条强大的钻石级变异兽,终于在四名五次觉醒者的狂轰乱炸之下,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战斗的余波渐渐平复,许悠然心念一动,刚想冲过去观望一下形势。

只听一声穿云裂石的长啸,在夜空中不停的回荡,数座小山已经烧成了一片火海。

滔天烈焰之上,滚滚浓烟冲天而起,草稚柴舟状如神魔一般,身后是巨大的火焰虚影,矗立在半空。

“斯摩格,出来吧!”草稚柴舟的声音,好似洪钟大吕,传荡出几十公里还清晰可闻,“看看我带了谁来看你!”

“带了谁?”斯摩格的声音依然浑厚有力,听声音绝对不会认为他会是那种阴险小人。

“柴舟,你还以为我是那个,任你揉捏的四次觉醒者吗?”斯摩格的声音越来越响,似乎正从地窟中一步步走出。

“你以为水元素,烟雾化,就能保你不死?”草稚柴舟不屑一顾的说道,“你的逃生能力再强,今天也要饮恨于此。”

“呵呵,让我看看你哪里来的自信,口气这么大。”说话间,斯摩格已经走出了地窟,“法克!麦哲伦!”

“哈、哈、哈……”高大魁梧的麦哲伦,宛如天神一般,仰天狂笑,“烟雾化就是万能的?在我面前,你就是个笑话!”

斯摩格的烟雾化,战斗力不见得有多强,逃生能力绝对是一流。

无形无质,随风飘散,一般的觉醒者拿他还真没办法。

妮可·罗宾的千手观音确实够强,整座小山都能打成齑粉。

可是她却没办法杀死一团烟雾,再强大的力量也只能将烟雾打散,没办法将烟雾打死。

草稚柴舟的烈焰温度再高,拿斯摩格的烟雾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烟本来就是火的伴生物,除非草稚柴舟能让他的火不会产生烟。

至于克洛克达尔的沙尘暴,确实是物理结合了元素攻击的大杀器。

可是尘土飞扬之间,烟尘漫天,那些烟尘都将是斯摩格的藏身之处。

所以草稚柴舟带来了麦哲伦,如果不是因为Mr.one的原因,麦哲伦其实也不想趟这趟浑水。

可惜,斯摩格没有想到,他拿来做诱饵的一群觉醒者中,有麦哲伦议员唯一的至亲。

麦哲伦的剧毒是黄金品质觉醒技:见血封喉的升级版。

元素化的见血封喉,将会成为如孔不入、无物不染的终极大杀器。

尤其是对付斯摩格的烟雾化,简直就是天敌。

别的五次觉醒凭借强大的身体素质和元素针对性,或多或少还有些抵抗力。

可是斯摩格烟雾化之后,每一刻细微的烟尘都是他的本体,只要有一颗烟尘能够逃出生天,他就能够不死。

可惜麦哲伦的剧毒是超范围攻击,在他的攻击范围内,连分子、原子都是剧毒,更别提那一粒粒微尘了。

“麦哲伦,我跟你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干嘛要跟我过不去?”斯摩格的声音竟然带着一丝丝颤抖。

这是面对天敌的恐惧,也是所有五次觉醒者的悲哀。

理论上来说五次觉醒者强大无比,可是在晋级为六次觉醒者之前。

每一位五次觉醒者,理论上都存在自己的天敌,只是要看战斗环境和队友配合。

“废话真是多啊……”麦哲伦懒得和他再继续啰嗦,直接出手扑向斯摩格。

草稚柴舟、妮可·罗宾、克洛克达尔,三人分成三个方向悬浮在空中,随时准备着补刀。

可是在天敌面前,哪里还需要什么补刀。

身在半空的麦哲伦,忽然化作一片巨大的黑雾,好似无数细密的颗粒,甚至比微尘更小,瞬间笼罩了斯摩格。

斯摩格自然也不会束手就擒,“嘭”整个身体忽然炸成了一团烟雾。

青烟袅袅中,随风飘散,竟与那滔天烈焰中升腾而起的浓烟,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可是天敌的克制,哪里会这么容易被他躲避。

斯摩格化作的烟雾,好像每一颗微尘,都有那些细密的黑色颗粒附着。

空气中似乎传来一阵阵细密的灼烧声,“呲、呲、呲……”好像无数烟雾颗粒都在被迅速腐蚀一般。

远处的许悠然听不到,可是现场的几人都听到一声声,痛苦的哀嚎。

虽然声音不大,却是从每一颗烟尘中传出来的。

化身亿万的斯摩格,正在承受着亿万次的腐蚀,那种极致的痛苦,好像将他放在炼狱中灼烧一般。

如果一个人死去的瞬间需要承受巨大的痛苦,那么这种痛苦往往只有一次。

可是现在斯摩格的情况,简直惨到了极致。

他化身亿万,却也承受了亿万次这种痛苦。

此时的他恨不能立刻死去,五次觉醒者的强大生命力,却让他无法立刻死去。

天敌之名,果然不是凭空来的。

恨一个人,恨不能千刀万剐。

许悠然恨斯摩格,恨不能碎尸万段。

可是现在,斯摩格承受的却是亿万次凌迟,生命力在剧毒的腐蚀中飞速流逝。

许悠然远远看到这一幕,只觉得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如果刚才Mr.one指证了他,是不是现在享受极刑的就是自己了?

老虎的屁股摸不得,母老虎的更危险。

我能活这么大,也挺不容易啊……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