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洛克达尔不怀好意的瞥了一眼麦哲伦,只见他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克洛克达尔诡异的笑了笑,又看了看草稚柴舟和妮可·罗宾,这两位也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小鬼,现在我们可以进去看看了吧。”克洛克达尔指了指那深窟的入口。

现在四位领主级高手,许悠然也不敢放出神识探查,不过之前已经探查了一个大概。

这个洞窟非常深,他的神识最后被一层高能量体阻挡在外。

他其实并不确定那层高能量体,是灵石矿或者是其他别的什么。

不过能在这里出现两条钻石级变异兽,五次觉醒者斯摩格又想尽办法要进去,里面肯定有大好处,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许悠然一马当先飞向那深不见底的洞口,森蚺长期盘踞的洞窟,一阵中人欲呕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第一次探索这样的地方,许悠然的心情还是非常激动的。

虽然有四大高手就在身旁,他还是忍不住探出了神识,不过范围不敢太大。

巨大的石窟好像并不是天然形成的,四周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却并不光滑。

直径大约只有十几米,深度却至少有几百米,石壁上到处都有森蚺盘踞过的痕迹。

这巨大的深窟并不是直上直下的,而且似乎深窟的尽头有隐隐的光芒折射出来。

虽然非常微弱,可是那种青蒙蒙的光线,还是让大家眼前一亮。

其实这四个五次觉醒者也很清楚,这座深窟里不见得是灵石矿,但一定有好东西。

两条森蚺死守着这里,斯摩格拼命想进入这里,这都是很明显的证明。

能让一名五次觉醒者趋之若鹜,他们几人自然也非常好奇。

“这应该是是一条山体裂缝,后来被人开凿修整了一下。”妮可·罗宾探出手,抚摸着石壁上人工开凿的痕迹,正在仔细的观察。

克洛克达尔指着一处拐角说道:“这里应该是封闭的,可能是因为年代久远或者是地震,导致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

“莫非,这里并不是灵石矿,而是埋藏着未知文明的遗迹?”妮可·罗宾有些疑惑。

如果是灵石矿,那么这些人工痕迹就说不过去了。

没有道理发现了灵石矿,不进行开采,反而掩盖起来的。

几人一边下行,一边不断的探索和分析。

前面也许有巨大的好处,可是几人都是老成持重之辈,分析成因也会有助于遗迹的开发。

沉默了半天的草稚柴舟,缓缓说道:“这里应该是全封闭的,地震导致出现了巨大的裂缝。有人发现了这里,进行开发的过程中,却被森蚺袭击了。”

不得不说,这个判断还是有些道理,也比较符合这些痕迹的新旧程度。

转过一道巨大的裂缝,众人眼前一亮,终于看到了深窟的底部。

“嘶……”就连几名五次觉醒者,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眼前的一幕不止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甚至有可能超出了全体人类的想象。

他们终于知道那隐隐的青光是来自于哪里了。

同时,一种扑面而来的舒爽感,瞬间充斥了全身。

他们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森蚺要占据这里,斯摩格为什么进来的原因。

那种浓郁到极致的天地灵气,在这里几乎形成了一层薄雾。

而这层薄雾,似乎又被什么牢牢束缚在深窟地底。

深窟的底部,应该是一条并不很大的裂缝。

这条裂缝大概不到两米宽,形状好像一只巨大的眼睛,长度大概三米左右,呈现极度不规则的梭形。

那蒙蒙的青光,来自于那道裂缝上覆盖的一层东西。

好像是一层光线交织的薄膜,又好像是薄薄的蓝色水晶。

那浓郁的灵气之雾,好像就是从那层光膜中逸散出来的。

却又围绕着那层光膜盘旋、漂浮,青光的亮度非常微弱,可是对于这些高手来说,却已经足够了。

怪石嶙峋的深窟底部,还有很多类似的岩石裂缝。

甚至还有更大的裂缝,似乎吹出来阵阵阴风。

隐隐可以听到流水的声音,大概是通往地下暗河。

几人并没有着急去研究那层光膜,反而分散开,将整个深窟地底探查了一下。

可以确定的是,这里并不是地窟的最深处。

更深处应该通往地下暗河,怪石嶙峋、沟壑丛生、阴气森森。

可能是森蚺常年盘踞的原因,这附近没有任何变异兽出没的痕迹。

整个洞底,最有可能有问题的就是那层光膜。

所有人再次将视线集中在那道裂缝上。

透过薄薄的光膜,可以将那道裂缝观察的非常仔细。

裂缝里面是一片死寂的漆黑,似乎什么也没有,就是一个普通的岩石裂缝。

可现场这五个人都不是普通人,他们的身体素质都提到过极大提升。

甚至可以说生命层次跃迁之后,他们已经全部都是非人的存在。

强大的感官,可以让他们隔着几十公里看清东西,可是他们看不到这条裂缝的底部。

类似的裂缝在这附近有很多,正常的山石裂缝,他们一眼就能看到裂缝深处。

许悠然的神识探查更是夸张,可以深入每一条裂缝进行探查。

可是那层蒙蒙的青光竟然屏蔽了他的神识,而且通过肉眼也无法看穿裂缝里面到底有什么。

所有人心中都同时浮现出一个问题:这是什么?

这看起来绝对不像一种自然现象,反而像是人为制造的,至少是智慧生命制造的。

没有人清楚这是什么,也没有人清楚这是做什么用的。

不过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在这样的环境里修炼,绝对是一等一的修炼圣地。

难怪两条森蚺盘踞在这里不走,难怪斯摩格要想尽办法来到这里。

在这个洞底,哪怕是不修炼,每天沐浴在这样浓郁的天地灵气之后,也会进步飞快。

许悠然看了一眼手机,没有信号。

这时他已经明白了,第一次试炼回来玛纳斯的时候,他拨打了几次斯摩格的电话,都是没有信号。

那个时候斯摩格应该就在这里,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出去了。

妮可·罗宾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我来查探一下?”

草稚柴舟点了点头,“你用你的千手试试,注意安全。”

妮可·罗宾点了点头,忽然她的身后凭空出现了一只手,一只宛如无骨的纤纤玉手。

那只手好像并非实体,而是她的元素化觉醒技,却又介于虚幻和现实之间。

那只美丽的手,缓缓接近了那层光膜,蒙蒙的青光包裹了她的手。

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任何变化。

终于,那只手放在了那层似有似无的光膜上。

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可是那层光膜却好像一层屏障一样,阻挡了她的手继续前进。

她的手开始沿着光膜探索,没有任何发现,光膜和裂缝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没有一丝丝空隙。

妮可·罗宾抬头看了看其他几人,那只手也缓缓消散,“没有任何感觉,没有温度、湿度,好像是一层空气墙一样。”

说罢,她自己伸出手,触摸向那层光膜。

接着她抬起自己的手,“似乎灵气是从光膜里面逸散出来的,却又被光膜吸附在这附近,无法扩散。所以,我们在外面完全感受不到这里的灵气。”

“这是做什么用的?”麦哲伦看向妮可·罗宾。

“不知道,完全没有听说过类似的东西。”妮可·罗宾摇了摇头。

大家都很好奇的探手摸了摸那层光膜,许悠然也伸手去摸。

真的就好像一层空气墙一样,明明知道对面有东西,可就是无法穿越过去。

他暗中加大了力度,那层光膜却是纹丝不动,一点反应也没有。

想想这也正常,斯摩格和那两条森蚺在这里那么久,如果这层光膜能被破坏,早就被破坏了。

能够逸散出这么浓郁的灵气,傻子也知道光膜覆盖下的东西绝对不简单。

“要不要我们将周围挖开,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草稚柴舟征求了一下大家的意见。

这种布置肯定是有很重要的原因,他也没办法确定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几位五次觉醒者都尝试过一遍,这层光膜就连他们也无法撼动丝毫。

甚至将身体元素化,也无法穿透这层光膜。

至于挖开这道裂缝,会不会出现什么不可预知的后果,谁也不知道。

“挖开吧,也许光膜下面会有更好的东西。”克洛克达尔第一个表示同意。

其他几人也都点了点头,妮可·罗宾身后忽然出现几十只手臂。

画面一时有些惊悚,许悠然吓了一跳。

之前出现一只手臂的时候,还稍稍有些美感,忽然出现这么多手臂,那就不是美感了。

在庙里的时候,看到千手观音,可能大家都觉得很正常。

如果在现实生活中,忽然你朋友身后出现一千只手,那绝对是大型灾难现场。

妮可·罗宾向着许悠然歉意的微笑了一下,几十只手同时探了出去。

强大的拉扯力量作用于洞底的裂缝周围,开始疯狂的撬动周围的石头。

“卡啦……”

“哗啦……”

“嘭……”

大片大片的碎石,被妮可·罗宾的几十只手,撕扯着向一旁脱落。

能够打倒一座山峰的强大觉醒者,挖掘这样的小石缝还是非常轻松的。

随着周围的碎石被清理开,众人的面上同时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除了许悠然,他也极度的吃惊,可是他吃惊的原因肯定和其他人不同。

妮可·罗宾的强大力量,很快将光膜周围的碎石,清理开一大片区域。

周围依然是普通的碎裂岩石,展现在他们眼前的依然是那层光膜覆盖的一条裂缝。

随着挖掘范围越来越大,甚至那道裂缝下面都被掏空了,众人的神色越来越惊骇。

无法理解的一幕出现在他们面前,除了许悠然,所有人都懵逼了。

真的就只是一道裂缝,一道悬浮在空中的裂缝。

那道无尽漆黑的裂缝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光膜。

这个画面很普通,可如果它悬浮在空中,那就很惊悚了。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