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这样一个有趣的问题,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永远不会出现半个。

半个苹果、半堵墙、半个月亮、半只手、半碗水……

什么东西不会出现半个呢?

答案很简单,也很有趣。

洞!

谁见过半个洞?

有人曾经跟你说过?

你看,地上有半个洞。

可是现在,出现在众人眼前的貌似就是半个洞。

虽然这种说法很古怪,甚至很不准确。

可是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这种古怪。

众人面面相觑,都傻掉了。

这是什么鬼?

那层光幕下面已经被完全掏空了,可是那个裂缝,或者说那个大洞还在。

通常说到洞,至少应该有一定深度。

哪怕一厘米,我们可以说那是个小洞。

如果只有一毫米,我们可以说那是个微洞。

可是谁见过完全没有深度的洞?

现在看到的就是一个没有深度的洞,完全掏空了附近的山石之后。

那个巨大的裂缝显露了全部真容,那是一个没有深度的大洞。

所有人都看得到光幕下面是一个大洞,无比的深邃、漆黑。

可是它竟然是平面的,裂缝下方什么也没有,用手用任何东西都可以轻易的测试出来。

这个大洞好像是存在于二维空间的一道裂缝,薄的肉眼都无法察觉。

侧头去看完全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一层灵气薄雾悬浮在空中。

只有正面去看,才能看到这道巨大的裂缝,里面是深不可见底的大洞。

许悠然非的惊诧,可是他的想法和其他几人完全不同。

这种裂缝他见到过,至少是曾经见到过类似的裂缝。

而且不止一次,是很多很多次。

不过那些裂缝都没有这种光膜覆盖,所以他的神识可以伸展进去,甚至可以超大范围的进行探查。

那种范围要远比在地星上探查的范围大的多,这是目前他还不知道的原因造成的结果。

时空缝隙中漂浮了无数岁月,他见过无数这种裂缝。

有大有小,相比较而言,这道裂缝比他见过的那些裂缝都大得多。

通过这些裂缝可以深入时空缝隙,或者是穿梭到其他世界。

他应该就是通过这样一道裂缝,回到了地星。

让他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样一道裂缝,而且貌似是被封印住的。

这层光膜,在他的理解来看,应该就是一种封印。

当然了,只是跟他遇到的那些时空裂缝很像,不代表这就是一道时空裂缝。

穿过这道裂缝,也不知道会去往哪里。

如果穿过这道裂缝,能够进入时空缝隙,他宁可离这道裂缝远远的,再大的好处都不想沾染。

那种无尽岁月的漂泊,连时间都被遗忘的流浪,让他想起来就不寒而栗。

那是一片无尽深邃的死寂,只有偶尔擦身而过的时空裂缝,才能带来一点变化。

在那里甚至时间都毫无意义,生命也许永远不会终结。

按照他的记忆,他应该漂浮了无尽悠久的岁月,几千年、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

可是回到地星之后,好像时间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出走无尽岁月,归来仍是少年。

有一点他可以确认的是,那种时空裂缝,绝对不会出现如此大量的灵气。

虽然那里存在稀薄的灵气,却绝对不会有这么大量。

而且时空缝隙中的灵气,都是从一些这样的裂缝中渗透进入的。

怎么可能会出现反渗透的现象,将灵气输送到裂缝外面。

许悠然还在思考,其他几人却已经开始了讨论。

“怎么办?”克洛克达尔有些懵逼的看着其他人。

草稚柴舟伸手抚摸着那层光膜,触感好像在触摸一道空气墙一样,五次觉醒者的力量也无法破坏。

没有厚度,却能逸散出如此海量的灵气。

“真是奇妙啊……”草稚柴舟发出一声感叹,“这道裂缝好像存在于二次元中,根本不像我们这个维度的东西。”

“是啊。”妮可·罗宾也发出一声感叹,“简直难以想象,在我们地星上竟然还有这样神奇的东西。”

“教团的所有记载中,都不曾出现过类似的物体。”麦哲伦皱着眉头,“不过这里倒是修炼的圣地。”

“小家伙,看来你的灵石奖励要泡汤了啊。”草稚柴舟瞥了一眼许悠然,却发现许悠然若有所思的神情,“你知道这种东西?”

“不知道,就是觉得奇怪。”许悠然连忙摇摇头,很多东西,注定是不能和人分享的,因为根本没有人会信。

“要不要我们先在这里修炼一下,感受一下具体情况,然后上报议会。通报全体议员,将这里作为一处修炼圣地进行开发?”麦哲伦也觉得现在有点难办。

这玩意明显拿不走,又无法破坏,看来只能在这里使用。

教团中高手众多,他们这次的行动也是教团批准的行动,肯定要给教团一个说法。

草稚柴舟沉吟了一下,将手放在灵气薄雾中,细细的体会着,“我们先试试效果,可以召集一些三次觉醒、四次觉醒都来测试一下,然后收取战功,计时修炼。”

“几位大人,这里修炼会不会有危险啊。”许悠然对那时空缝隙,已经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万一这层光幕后面封印的是通往时空缝隙的裂缝。

大家在这里正修炼的开心,忽然裂缝打开了,所有人全部掉落进时空缝隙,那就太惊悚了。

“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草稚柴舟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貌似这小子就是三次觉醒者啊,让他也修炼一下试试。

“对了,大人。灵石矿没有了,这里成了公用修炼圣地,我的奖励是不是就没了啊?”许悠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不过灵石的好处没了,总要捞点别的好处,好歹也是他们小队拼死战斗发现的地窟。

“你想要什么好处?”克洛克达尔轻蔑的瞥了他一眼,“你也可以拿战功来修炼啊。”

草稚柴舟等人都微笑的看着许悠然,想看看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又有什么新花样。

“克洛克达尔大人,我确实可以拿战功来修炼。我是百强战榜第一名,享受1%的折扣。我的战功还有两千多,足够我在这里修炼到五次觉醒的。”许悠然偷偷看了一眼麦哲伦。

还是要从叔叔这里下手啊,对不起了叔叔。

“可是我的队友没那么多战功啊,大家都在这里出生入死的。我不能放弃他们,自己独享好处啊。”许悠然幽幽的叹了口气,“尤其是Mr.one,她可是牺牲很大的。”

“噗!”妮可·罗宾直接笑出了声,带着一脸怪笑看向麦哲伦。

麦哲伦好气又好笑,“卡卡同学说的有点道理,柴舟,你可以跟议员们申请一下。都按1%的折扣收取战功吧。”

虽然许悠然在这里耍了点小心思,不过总算还惦记着他侄女。

麦哲伦忽然觉得,薇娅的眼光好像也不是那么差了。

草稚柴舟也是被许悠然的骚操作,搞得啼笑皆非。

这小子还知道抱大腿,我还以为他就知道莽呢。

“可以,这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草稚柴舟也不介意给麦哲伦送个人情。

“那几位大人先修炼,我来帮几位大人警戒?”许悠然问道。

“你?你个小小的三次觉醒者,不要被变异兽吃了,还连累了我们。”麦哲伦歪了歪嘴,“你的实力还不如薇娅呢,还是你先修炼吧。我来警戒,一会薇娅他们到了也一起修炼,先看看效果。”

“好嘞!谢谢,叔叔!”许悠然答应的这叫一个痛快,能修炼谁愿意守夜啊。

笑呵呵的跑到裂缝中间盘膝坐下,有四位五次觉醒者在场,他倒是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

至于修炼起来,席卷的灵气过于浓郁的问题,许悠然早就想好了,就推说到失忆前修炼的功法上去。

反正所有人都知道他失忆了,而且他在十三号集训营修炼的时候,闹的动静就不小。

每一位强者,都有自己的修炼秘密,如果不是想翻脸,或者是好处太大让人无法抗拒。

轻易不会有人去关心别人修炼的秘密,别人修炼的再夸张,总不能改修别人的冥想法决吧。

人家是雷元素觉醒者,你一个火元素觉醒者,拿着人家的功法也没法修炼啊。

研究了半天,许悠然早就对这里浓郁的灵气垂涎欲滴了。

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在这里修炼了,他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其他五次觉醒者简单商议了一下,麦哲伦和克洛克达尔先负责警戒,草稚柴舟和妮可·罗宾先修炼。

他们也很好奇,这样浓郁的灵气,修炼起来到底会是什么效果。

既然决定了要上报教团,那么从三次觉醒者到五次觉醒者,每个等级的觉醒者修炼,会有什么样的效果,自然也在汇报的内容里。

可是还没等草稚柴舟二人开始进入冥想修炼,四个领主级高手就惊呆了。

看着盘膝坐在裂缝中心的许悠然,心中同时浮现出一个词。

法克!

这是在修炼?

这简直就是一台鼓风机!

灵气浓郁到形成了薄雾,那需要多么汹涌澎湃的灵气?

在这种环境里,许悠然如鱼得水,开心的一批。

自然经功法疯狂运转起来,瞬间就在身周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灵气漩涡。

以他为中心,好似微型龙卷风一般汇集。

正常人如果处在他的位置,绝对是立刻爆体而亡的下场。

他却不知不觉舒爽的呻吟了一声。

这四大高手,就算不认识他,也听到过他的名字。

以三次觉醒者的实力,第一次历练就成为百强战榜榜首,那绝对有非同一般的过人之处。

可是绝没有人想到,他竟然这么过人。

这种修炼声势,他们四个五次觉醒者加起来都比不了。

这样疯狂的吸纳灵气,难怪会成为榜首。

真是个妖孽啊!

众人的惊叹还没完,接下来的一幕,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就在四大高手的眼皮底下,每个人都在呆呆的看着许悠然疯狂的席卷灵气。

惊变陡生!

“唰!”

没了!

没了……

没……了……

法克!

人呢?

许悠然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消失了……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