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无可忍、奋起反击的大秦,让全世界为之震惊、为之恐惧。

出闸的猛虎、惊醒的雄狮,挣脱束缚的大秦好似入水的蛟龙。

东北战区打响东北反击战的同时,大秦东南方向,夏港市空军基地。

犹如乌云盖顶一般,数百架歼31战斗机,上千架武装直升机。

在巨大的轰鸣声中,迅速升空,直奔一海之隔的列岛。

“轰!”一声暴响,领主级强者楚新月上将,腾空而起,瞬间突破音速。

方向东北,雷霆一击!

列岛省,台台市,最高政务院。

几百个政客正在吵闹的不可开交,男的骂、女的哭、老的闹、少的叫。

这里不像是一群政府高层在开会,倒像是农贸市场在打群架。

这里几乎所有人都是觉醒者,是列岛的最高层政府官员。

实力最强的觉醒者,毫无疑问是现任执政长官刘英语女士。

有些年老发福的微胖身材,大饼子脸,参差不齐的齐耳短发,微肿的眼泡,好像没有睡醒似的。

站在主席台上,看着台下乱成一片的各级政府官员。

她皱着眉,脸色铁青,阴沉的就要滴出水来。

“嘭!”实在看不下去的刘英语,一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

全场瞬间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蔡英语。

有的男性官员挽起了袖子,有的女性官员脱掉了上衣。

有的男性官员,正揪着某个女性官员的头发。

有的女性官员,手里正拿着高跟鞋。

众人全部愣在那里,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各位!列岛即将大难临头,你等还要如此胡闹。”刘英语有些恨铁不成钢,声嘶力竭的咆哮着。

“刘长官,你说怎么办?大秦国力之强盛,千古罕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颤巍巍站起来,“我等小小列岛,如何还能负隅顽抗?无数百姓正在惨遭变异兽的屠戮,你们不想着拯救百姓,却在这里争权夺利。”

“你个糟老头子,你在说什么?”一个女性官员,指着那个老头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要出卖祖宗的基业?”

“出卖?认祖归宗也叫出卖?”那个老头年纪虽大,声音却很宏亮,“我们都是大秦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我就出生在魔都!”

“这么大年纪了你怎么还不去死?”另一个男性官员站了出来,“我们有米国和欧盟的支持,怎么会怕他们?”

“米国?欧盟?现在除了大秦,哪里还有国家?”那个老头眯起的眼睛里闪烁着寒光,死死盯着那个男性官员,“你是不是拿了共济会什么好处?我怀疑你那个小老婆,就是狗屁米国自由基金会的!”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要是拿了好处就不得好死!”那个男性官员,声嘶力竭的为自己辩护。

简直是笑话,跟我吵架?

你个死老头子难道不知道?

本局长可是干啥啥不行,吵架第一名。

一时之间,全场无数的男女官员,好像全部忘记了刚才的敌对。

一起将矛头对准了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呵斥、怒骂响成一片。

每个人都是一副恼羞成怒、狗急跳墙、气急败坏的模样。

因为这个老头说的话,说到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坎里去了。

在座的所有人,都拿到过共济会、骷髅会的好处。

他们的目的和任务,就是搞风搞雨,制造两岸矛盾、制造两岸对立。

以此来达到,他们牵制大秦、压制大秦、瓦解大秦的险恶目的。

“别吵了,都安静!”台上的刘英语又是一声怒喝,“怕什么怕?他们还敢真打过来?放心好了,他们喜欢吃我们的凤梨,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台下众人似乎听到了最好的消息一般,纷纷舒了口气。

是啊,我们有全球最好吃的凤梨。

大秦人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他们喜欢吃我们的凤梨。

“嘿嘿……”一道清冷的女性声音忽然响起,声音虽然不大,却非常具有穿透力,回响在每一个人的脑海中。

“谢谢你哦,刘英语,还记得我们喜欢吃凤梨。”一道矫健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主席台上。

“以后我们想吃凤梨了,可以自己过来拿,就不劳你费心了。”楚新月一身上将军装,崭新、笔挺、英姿飒爽,容颜秀丽、娇美。

这位年纪看起来才三十多岁的绝色佳人,漫不经心,有些随意的走向刘英语。

“轰!”整座政务院的天棚,瞬间化为飞灰。

这群自诩青天白日的小丑,立刻统统曝光在青天白日之下。

五次觉醒者,领主级强者,跨海飞天而来,发丝都未曾散乱。

大气磅礴、气度恢宏,举世第一强国的煌煌天威,犹如压在众人心头的大山一般。

所有人瞬间几乎停止了呼吸,在楚新月上将的威压笼罩之下。

每个人都在瑟瑟发抖,冷汗顺着脑门滑了下来。

就连刘英语也不例外,看着楚新月缓缓走向自己,她全身颤抖、膝盖发软、手脚冰凉,心里慌得一批。

可她是这里地位最高的人,背后还有多股势力的暗中支持和保证。

在没有见到楚新月之前,她知道大秦有五次觉醒者,可却没将五次觉醒者放在眼里。

什么狗屁五次觉醒者,姐姐背后有金大腿,怕你个毛线。

当楚新月神秘莫测的现身会场,滔天之威瞬间粉碎屋顶的时候。

她知道,要凉……

这个楚新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怎么敢出现在这里?

大秦不是在对付东北的变异兽吗?

怎么还有余力来到列岛?

她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带着大部队来的?

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似乎只有楚新月一个人,想到了她的米国‘爸爸’、欧陆‘干爹’,立刻又鼓起了勇气。

“谁……谁让你来的?”刘英语哆哆嗦嗦、结结巴巴的说道,“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泱泱华夏,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败类?”楚新月微微摇了摇头,“你简直是大秦的耻辱,你简直是女人的耻辱。刘英语?你这么喜欢英语,我就送你去找你的米国‘爸爸’!”

“你……你敢……”刘英语的脸色瞬间涨得通红,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在飞快的涌上了脑袋。

不是羞耻、不是恐惧,也不是她不想反抗,而是她无力反抗。

这是觉醒技,这是领主级强者施展的钻石品质觉醒技,也是元素化的一种另类应用方式。

就在这主席台上,几百人的目光注视下,楚新月给所有人上了一课。

关于领主级强者,钻石品质觉醒技的活学活用。

刘英语体内水分含量最高的就是全身的血液,在楚新月的无边伟力之下,瞬间疯狂涌上了脑袋。

“嘭!”蔡英语的整个大头,承受不住强大的血压,被自己的血液生生冲击爆碎。

刘英语很有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因为高血压、脑溢血,而死的最凄惨的一个。

喷涌的血泉飚起十几米的高度,洋洋洒洒飘落下来,却一滴也不曾落在楚新月身上。

“背信弃义、数典忘祖、残害同胞、背叛祖国!按罪当诛!”楚新月冷冷看向下方的几百个政府官员,“首恶已诛,你等同罪。按照我大秦律法,一律诛杀!”

话一出口,台下顿时乱成一团。

几百个政府官员,瞬间好似没头苍蝇一般。

“轰……”顿时炸了营,所有人立刻四散奔逃,恨不得爹妈少生了两条腿,不管不顾的亡命逃窜。

这些人中的最强者蔡英语的下场,他们刚刚已经看到了。

在领主级强者楚新月上将面前,不用说反击,就连抵抗,甚至是逃跑都是一种奢望。

“轰、轰、轰……”上空的云层中,铺天盖地的歼31氦3战斗机,已经显露出身形。

“嗖、嗖、嗖……”三千多名身穿黑色迷彩作战服的毁灭者军团战士,闪电来袭。

好似神兵天降一般的壮观景象,瞬间惊呆了所有想要逃走的官员。

这三千多名毁灭者战士,在数十位四次觉醒者带领下,已经完成了对他们的合围。

刚才还气焰嚣张、牛逼闪电的一群政客,此刻全部懵逼了。

卧槽!

这么多觉醒者,这么多高手,这么强大的实力。

我们竟然还想要跟这样强大的祖国作对?

他么的,我们是脑袋被门夹了吗?

什么米国‘爸爸’,什么欧陆‘干爹’。

你们这些老阴逼,坑死我们了……

可是现在再想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他们在为他们的金大腿摇旗呐喊的时候,他们忘记了自己的祖宗,他们忘记了自己还是大秦人。

不远处,这些官员的追随者们,也有很多觉醒者。

楚新月出现的太突然,动手的太果断,杀伤力太强大。

他们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几千名毁灭者战士从天而降,对他们形成了合围。

他们也很清楚,他们的主子倒下之后,必然就会轮到他们了。

所以他们瞬间做出了选择,和他们的主子一起负隅顽抗、垂死挣扎。

三千多名强大的毁灭者战士,开始履行他们毁灭一切强敌的职责和光荣使命。

三千多对五百多,这是一场实力完全不对等的碾压和屠杀。

战斗在开始的瞬间就注定了结局,华夏之威岂能轻辱。

十几分钟之后,战斗全部结束。

三千多名久经沙场的强大战士,每一位都是从变异兽的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

实力强悍、经验丰富、配合默契,哪里是这些吸食民脂民膏的贪官污吏能够比拟的。

卖国贼们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只有场中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得以幸免,茫然四顾、神情呆滞。

楚新月从头到尾,只是背负着双手,面色淡然的看着这一切。

都是同胞,都是大秦人。

如果还有那么一丝可以争取的机会,她也不想挥起屠刀。

可是这些卖国贼、这些跳梁小丑,在祖国的列岛上蹿下跳了将近一百年。

大秦给予他们无限的宽容和援助,换来的却是赤裸裸的出卖和分裂。

三千多名毁灭者战士,无一战损,完胜!

第二梯队的守望者军团战士登岛完毕,正在展开大面积清剿变异兽。

第三梯队的守护者军团战士已经登岛,正在进行全面接管。

接二连三的战况汇报,传入楚新月的耳中,也传到了大秦战时指挥部。

期盼了一百年的梦想,全体大秦人民的愿望,终于在今天实现。

列岛重新回归了大秦的怀抱,祖国山河大一统。

壮哉!

我泱泱华夏,今日、此时,何人能挡?

楚新月淡然的表情,渐渐化开。

俏丽的脸庞,展现出欣慰的笑容。

看着眼前这一幕,耳边仿佛回响起聂狂澜元帅的话。

心中有佛,手中有刀。

菩萨心肠对人,金刚手段做事。

走心时,不留余力。

拔刀时,不留余地!

ps:真的好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一幕。祖国山河大一统,亿万华夏儿女的心愿,希望就在不久的明天,我们都能看到这一幕。

明天要开一天车,去普陀山,怕没时间更新,所以两章连发了。各位大大,看得爽了,投个票票呗,谢谢!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