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使者,很多人之前曾经来过燕京。

那些就算没来过燕京的人,也从很多渠道了解过这座城市。

车队行驶在繁华、热闹的燕京,所有使团成员都瞪大了双眼,嘴巴张大就再也没合拢过。

为什么?

因为没什么变化,这座城市和他们曾经过来的那座燕京,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繁华依旧,生机盎然。

所到之处依然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盛世景象。

眼前这一幕让所有使团成员,都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

我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我是不是穿越回几年前的燕京了?

全世界范围内,随处可见哀鸿遍野,这里却太平盛世。

这种反差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这里的繁华和里约热内卢富人区那种虚假繁华是完全不同的。

那里的繁华是以牺牲了普通人生活,甚至是牺牲了低级觉醒者的生活,为那些高级觉醒者创造的虚假繁华。

而这里的繁华是所有人的繁华,是普通人的繁华,是全体人民的繁华。

这里的街上也有觉醒者,低级、高级的觉醒者都有。

使团中不乏顶级高手,他们自然可以感受到街上人群中,那些高级觉醒者的强大气势。

可在这里觉醒者只是人群中的极少数,他们也没有什么所谓的特权。

相反,这些觉醒者在这个国家,在这座城市,还承担着更多的义务和责任。

他们和普通人一样,在街上自由的行走,逛街、购物、买菜、吃饭、消费、娱乐……

他们也会讲价、也会吐糟、也会骂街、也会避让行人、也会给人让座……

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和谐,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幸福的笑容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

除了人口数量的大幅降低,让这座曾经无比拥挤的大都市空旷了一些。

末日的悲哀、灾变的痛苦,在这里似乎完全不存在一般。

很多人停下脚步,看着庞大的车队缓缓驶过,还有小孩子像模像样的举手敬礼。

所有使者团成员都懵了,每个人心里都似乎都有共同的疑问和感叹。

这就是大秦?

这就是大秦!

这座城市有没有变化?

当然有变化,而且是很大的变化。

在这座城市的最外围,修建了一条全新的长城。

一条钢铁长城,巍峨矗立在这座城市的最外围。

上千名毁灭者军团战士、上万名守望者军团战士、十几万名守护者军团战士,在这条钢铁长城上,组成了一条坚不可摧的钢铁防线。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这句话既是大秦觉醒者的座右铭,也是他们生活的写照。

没有觉醒者欺凌弱小,没有觉醒者作威作福。

成长在红旗下,自然就有了成长在红旗下的觉悟。

所有觉醒者都曾前仆后继的赶赴前线,用他们强大的实力和无畏的牺牲,为所有普通人的安居乐业筑起一道生命防线。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这些使者感到难以置信,大秦的觉醒者难道都是傻瓜吗?

有了强大的实力,不是应该享受人生,接受大家的崇拜。

不是应该当上ECO,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小巅峰吗?

为什么还要舍生忘死的去保护普通人?

在他们自私狭隘的三观里,大秦看到的一切都是一种颠覆。

他们来到大秦,除了给大秦官府施压,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近距离观察和了解这个神秘而强大的国度。

现在他们迫切的希望,能够下车走进人群,去问问那些觉醒者,去问问那些普通人。

浩浩荡荡几百人的车队驶入垂钓台国宾馆,他们被安排在这里下榻。

东方白透过车窗,看到这一行人进了宾馆,长长舒了口气。

这一行人中没有五次觉醒者,这个级别的觉醒者,通常都是各大组织的领袖级别人物。

他们爱惜羽毛,不愿意抛头露面来吵架,也不愿意轻涉险地。

说白了就是怕死,怕来了大秦,被大秦的高手围杀。

当然了,他们这些人纯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何况现在还不是交兵,只是吵架而已。

不过,各大组织派出了很多麾下的高手,想来大秦试探一番虚实。

刚才在机场发生的一幕,并不是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四次觉醒者高手,惧怕东方白。

他们惧怕的是大秦,是站在东方白身后,那无数强大的觉醒者战士。

在团结而又强大的大秦面前,他们只能暂时低头,选择臣服。

天皇成仁只是他们的一个借口,又不是他们的亲戚。

只要这个借口不死,他们就有理由赖在这里不走,想尽办法达成他们的目的。

东方白作为新生代强者的代表,这段时间都需要留在燕京,约束好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强者。

不但是东方白,大秦军部临时从各大战区,抽调了很多新生代强者前来燕京。

李璇、张海洋、成林等人都已经来到了燕京,不过今天是东方白的主场,他们另有任务安排。

跟李璇一别,又是几个月,上次见面还是在025人类基地的公墓。

东方白告别了东方战等人,驱车独自前往约定的地点,今晚她要跟李璇等人碰个面,一尽地主之谊。

入夜时分,华灯初上的永安街车水马龙。

虽然没有过去的人潮汹涌,不过却也安宁祥和。

这座城市曾经生活着两千多万人,可是一场大灾之后,人口锐减到三百多万。

曾经的拥挤不见了,可这座城市的活力还在,这座城市的魂还在。

高大、庄严、肃穆的永安门,高耸入云的纪念碑,夏日的微风中,永安门广场上,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正在拍照留念。

他们正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告诉全国人民,告诉全世界人民。

大秦终于扛过了那段最艰难、最痛苦的至暗时刻,它又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

并且再次屹立在世界之巅,挥斥方遒、傲视群雄。

看到车窗外闪过这一幕幕画面,东方白会心的笑了,虽然还有些许苦涩和惆怅。

这一年多的征战,不但让她的实力突飞猛进,更是将她真正锤炼成一名坚强的人民战士。

无数次击溃变异兽,无数次死里逃生,无数次看到身边的战友倒下,又无数次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她曾经在杀戮中麻木,也曾在杀戮中迷失,却又在杀戮中重新找到了自己。

她也曾不理解许悠然,她也曾埋怨过许悠然。

可她现在完全能够体会,许悠然在说出向我开炮这句话时的心情。

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这句话看起来容易,可说出口时,那会是怎样的决绝和英勇?

没有人想死,没有人不怕死。

可是在自己的生命和几十万生命的天平上,许悠然选择了牺牲。

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东方白此时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小爱,什么是大爱。

她也曾无数次负伤、无数次倒下。

虽然现代医学和神奇的医疗系觉醒技,每次都能成功挽救她的生命。

可她的身上还是留下了很多道伤痕,曾经完美的玉体,如今已是伤痕累累。

哪个女孩不爱美?

洗澡时看着镜子里,自己遍布疤痕的身体。

那是她认为最美的自己,她喜欢那些伤疤,因为那才是最好的勋章。

每一道伤疤都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每一道伤疤都是她值得骄傲的回忆,每一道伤疤都是为国家为人民流过的血。

三里屯酒吧一条街,依然是这座城市夜生活的核心,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甚至很多战士轮休的时候,都会来这里坐一坐、喝一杯。

不是他们沉醉于美酒,不是他们沉迷于美色。

而是坐在这里,看到这繁华盛景。

可以让他们更加深切的感受到,他们的奋斗是值得,他们的血没有白流。

东方白的车子是一辆普通地方车辆,所以停在KOKOMO酒吧门前的时候,并不显眼。

早就换好便装的东方白,踩着高跟鞋走进酒吧。

身材高挑完美、容貌倾城倾国,绝美的东方白一路走来,引起无数人的注意和惊呼。

今年不过才二十五岁的东方白,风华正茂、青春靓丽,正是这一生最美好的年纪。

曾经她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大学生,和所有普通人家的孩子没什么区别。

这个年纪也许大学刚刚毕业,开始走上工作岗位,准备施展抱负开创自己的事业。

可是一场旷世天灾,彻底改变了所有人的生命轨迹,包括她的。

一个奇男子,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信仰,包括她的。

一年多以来的战斗,早已让她褪去了青涩和纯真。

她的脸颊依然青春美丽,她的身材依旧矫健完美。

可是她的心却早已千疮百孔,尸山血海中走来,见惯了生死离别,看淡了世事沧桑。

完美的绝世容颜,却有着一双璀璨如寒星,深邃如夜空的眼睛。

那似有似无的微笑,带着强大的自信和从容,像极了许悠然战斗时的微笑。

随意找了一个卡座,东方白示意服务员点了几瓶勇闯天涯。

很多身边的人都知道,勇闯天涯已经成了她的饮酒标配。

服务员有些诧异,来KOKOMO酒吧却只喝勇闯天涯,不得不说确实有些另类。

节奏分明的慢摇舞曲声中,酒吧内人造沙滩边,有巴西烧烤和桑巴热舞。

人声鼎沸的喧嚣中,无数俊男美女来去往复。

推杯换盏之间,欢声笑语、载歌载舞。

东方白慢慢品尝着勇闯天涯清爽的苦涩,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角落,轻轻抚摸着心里的伤。

相比于一年多以前,她强大、成长了很多、很多,却也消瘦、憔悴了很多、很多。

风华绝代的东方白仿佛和这热闹的酒吧、嘈杂的人群,分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整个人好像是P上去的。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