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去哪儿了?

许悠然在天堂吗?

无数人在怀念他、无数人在纪念他、无数人在寻找他……

背负了无数期盼、想念、疑惑、责任、信念的许悠然。

此时,无比的懊悔。

他认为自己做了一件,全世界最愚蠢的事。

竟然在那半个洞的光膜上,修炼自然经。

此刻的遭遇,让他再一次惊醒。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古人诚不欺我。

悬空出现的裂缝,神秘莫测、无法破坏的光膜,这样诡异的所在,他竟然敢大模大样坐在那里,修炼自然经。

真是no作no die……

总是在绝境中创造奇迹,在涅槃中获得新生,让他对自己过于自信了。

在他盘膝坐下,开始修炼自然经的时候。

疯狂席卷的浓郁灵气,让他有些忘乎所以的兴奋。

却没有注意到,口袋里那块一直贴身带着的牌子,隐隐散发出一丝温热。

他关注的重点就是灵气、灵气、灵气,疯狂涌入体内的灵气,不止来自于周围那逸散的灵气漩涡。

更是从他身下的光膜另一侧,汹涌而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似乎自己已经和光膜融为了一体。

脚下如海潮、如怒涛一般狂暴的灵气,让他几乎瞬间迷失了自己。

贴身珍藏那块牌子已经不只是温热,甚至开始有些灼热了。

许悠然豁然惊觉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

“唰!”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响,他穿过光膜,坠入了那个二次元裂缝。

坠入这个词,形容的还不够贴切,准确的来说,应该是被一种无法抗拒的惊天伟力,瞬间拉扯进裂缝。

虽然他始终没有说,因为就算他说了,也没有人会相信。

不过他猜测光膜的另一边,应该是时空缝隙。

那曾经让他迷失、流浪了无数年的时空缝隙。

在那无边的死寂的黑暗中,空间纷杂错乱,时间甚至都失去了意义。

无数年的流浪,让他连记忆都能遗忘。

可是回到地星时,现实世界的时间才过去一年。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有大能出手相助,他可能会永远迷失,再也不会出现。

很多人认为他勇猛无比、不惧生死,三次觉醒就敢去怼钻石级变异兽。

可是每个人都会有弱点,都会有自己恐惧的东西。

那些恐惧有些会表现出来,有些会始终潜藏在心灵的最深处。

比如有些人恐高,有些人晕血,有些人有密集恐惧症。

而许悠然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自己恐惧什么。

可是他自己知道,那段永无止境的流浪,才是他心中最深的恐惧。

那种寂寥、空虚、绝望、孤独,甚至比死亡更让他恐惧。

被那无边伟力扯下光膜的一刹那,许悠然惊得是魂飞魄散、心胆俱裂。

电光火石之间,他想明白了一件事。

自然经加那块小小的牌子,将他坑入了绝望的深渊。

带着那块牌子并不会穿透光膜,单独修炼自然经应该也不会穿透光膜。

可是带着那块牌子,修炼自然经,好像触动了光膜的某种禁制、机关。他自然不甘心就此束手,他想挣扎一下,他想自我抢救一下。

我还没有找回记忆,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做,我还有莉安娜需要照顾。

他么的,法克!

我还有这么多战功没有兑换啊!

自然经真气瞬间鼓荡全身,拼命抵抗那巨大的吸引力。

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力,他的御气飞行没有任何效果。

在那无边伟力的拉扯之下,强大的许悠然好像一只渺小的飞蛾,就连煽动一下翅膀都做不到。

他感受得到自己的高速移动,那种高速超过他所有的认知。

如果勉强可以比较一下的话,有些类似那位绝世大能,送他回地星的速度。

没有空气的摩擦,他所在的地方,也就是光膜的另一面,应该是一片真空,或者是一片虚无。

他在这片虚无中,以他难以想象的速度移动。

眼前却不是那深邃的漆黑,而是无数的光线,各种颜色的光线。

他的身体在一片虚无中一条彩色的光线通道中,甚至以超越光的速度前进。

时间好像又失去了任何意义,好像很久,却又好像一瞬。

值得他庆幸的是,他并没有一头钻入虚无中。

就在他魂飞魄散、疯狂挣扎,却毫无效果的时候。

“噗!”他的身体好像穿了一层薄薄的光膜,那种无法抗拒的拉扯之力瞬间消失。

“轰!”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传来,许悠然一头扎进空气之中。

“噗!”正在疯狂运转真气,用来抵消那种拉扯之力的许悠然,被巨大的反震力,震的口吐鲜血。

一时之间,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

“嘭!”许悠然重重砸在地上,激荡起无数的尘土。

眼前一黑,终于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许悠然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依然好好的活着,稍稍转动了一下身子。

“嘶……”传来一阵剧痛,好像是全身上下所有的骨骼,都碎裂了一般。

眼前一片朦胧渐渐清晰起来,入眼是一片灰蒙蒙的天空,好似无数的乌云遮蔽了天空,又像一层无比厚重的雾霾笼罩着他一般。

强忍着撕心裂肺的剧痛,缓缓坐了起来。

神识默默感受了一下身体,却发现应该只是受了猛烈的撞击,骨骼都还完好。

这种伤势对他来说,最多就是一顿饭的功夫就能修复。

天空中灰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扭头四处看了看,一片无比荒凉的大地,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

光秃秃的大地上,几乎什么都没有。

许悠然的神识迅速扫了出去,依然一无所获。

神识范围内什么都没有,一片荒芜、寸草不生,连块石头都没有。

他疑惑万分,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抬头再次看向天空,那里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可是自己应该是从那个方向坠落下来的啊,为什么一点痕迹也没有?

更重要的问题来了,这是哪里?

他隐隐有种猜测,那道裂缝确实应该是通往时空缝隙的。

因为那种感觉,他实在太熟悉了。

没有办法不熟悉,时空缝隙中漂流了无数年,那种感觉是他心里最深的恐惧。

那道光膜现在看来应该是一种屏障,用来封闭那道裂缝的阵法、禁制,或者是保护。

他在时空缝隙中流浪时,曾经遇到过无数那种裂缝,很多、很多裂缝中渗透出的灵气,让他在虚无中勉强维持住了生命。

可是他们在地底深窟发现的那道裂缝却有些不同,似乎反而有大量的灵气渗透去了地星。

那道裂缝似乎也被人利用,改造成了一个传送通道。

而传送的终点,就是这里,一片荒芜的世界。

浓郁的灵气应该也是来自于这里,许悠然早已感受到了这里无比浓郁的天地灵气。

这种浓郁的程度,远比地星那个深窟地底还要浓郁。

甚至让他隐隐有种似乎要窒息的感觉,就好像人类呼吸都需要氧气。

可是氧气的浓度超过一定标准之后,对人类反而是有害的,醉氧甚至会造成死亡。

氧气?

许悠然常识性的大口呼吸,重新感受一下这里的空气含量。

氧气浓度略高,但不是很离谱。

难道这里还在地星上?

我只是被时空缝隙中的传送通道,传送到地星上的另外一个地方了?

可是这浓郁的天地灵气是怎么回事?

许悠然知道现在绝不是坐下来修炼的时候,忽然被传送到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第一时间需要搞清楚这是哪里,有没有什么危险,怎么回去?

可是浓郁的天地灵气,却让的自然经真气,自然而然的开始缓缓运转。

不运转不吸纳也不行啊,再这样站下去,很快就要‘醉氧’了。

这样缓慢的运转,当然与专心修炼无法媲美,不过总算可以缓解一下‘醉氧’的风险。

一边吐纳着浓郁的灵气,许悠然开始向前走去,重力好像也没什么差异。

奇怪,难道自己真的还在地星上?

这解释不通啊,神秘的空间裂缝,强大的光膜守护,超越光速的传送,就是为了把人送到这里来?

“嗖!”飞剑已经被许悠然召唤出来。

脚踏飞剑的许悠然,才是真正的许悠然。

翱翔于无尽的天空,才是强者真正的战场。

许悠然御剑而起,直冲那灰蒙蒙的云霄。

管他么这是哪里,剑仙的世界就是这么潇洒。

“轰!”一声巨响,高速起飞的许悠然,离地最多只有五公里,一头撞在了一层空气墙上。

“砰!”巨大的冲撞反震力,将剑仙许悠然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噗……”激荡起一阵巨大的烟尘,许悠然又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当啷……”飞剑跌落出去老远。

全身的骨骼这次似乎真的碎裂了很多,不只是眼冒金星,好像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眼前一黑,潇洒剑仙许悠然,再次昏了过去。

这次不是别人,是他自己超速驾驶,直接撞在了一道看不见的墙上,自己把自己撞昏了过去。

狂放不羁的仙剑许悠然,昏过去之前,最后一个念头:超速驾驶害死人啊……

ps:皮浪、热血的钢铁直男许悠然,再次上线。最强战士,即将回归。

祝各位大大五一快乐!我在海天佛国,为各位大大祈福!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